8.0

2022-08-31发布:

终于轮到杨幂狠打自己脸

精彩内容:

最近在網上看到一段視頻,是張偉麗參加綜藝《她有情緒又怎樣》的片段,鐵拳手對著鏡頭聊女生情緒,有一份帶著反差萌的柔軟。

在阿姨以前的認知裏,世界冠軍張偉麗該是現代女性勵志文裏的人物。

她剛強有力,打破“男強女弱”,在女性社會地位的推動進程中揮下有力的一拳。

世人眼裏仿佛她就該是無堅不摧的鋼鐵強者,他們都用張偉麗鼓舞那些脆弱女性要堅強,但身爲女性的張偉麗,卻在節目中露出一些對“脆弱”的渴望。

她在格鬥訓練房盤腿靜坐,說,“比起女拳手,我也特別希望別人拿我當一個小女生。”

她穿粉色襪子、做美甲、種睫毛、愛吃甜甜小蛋糕,做一切“小女生”會做的事。

非常生動立體,我們看到一個“勵志雞湯”背面的她。

在賽場上,她有恐懼,在生活中,她也愛哭,她指導後輩“不要把情緒帶到訓練場”,但這不意味“女戰士”沒有發泄情緒的權力。

常常有人將“情緒”視作貶義詞,尤其當它與“女性”相結合,成爲一個經典刻板印象。

哭是懦弱,怒是心機。

猶記得楊冪在最當紅的時候有個金句:

“我已經戒掉情緒了。”

當時很多雞湯刷屏轉發,順便教教大家管理情緒的幾大tips。

但不知怎的,看著這個在采訪裏遊刃有余的大冪冪,阿姨卻有些心疼。

弗洛伊德的心理學理論曾說,人類最深的精神層面是遵循快樂原則而行動。

要快樂,莫過于嬉笑怒罵都隨心。

但隨著我們人生經驗的增長,理性有了更多擁趸,我們開始學著和現實妥協,接受外界制定的那些“金科玉律”,也接受痛苦。

“情緒化”好像成了女性的負面標簽,我們一遍遍被教育“不要帶著情緒去工作”、“愛人面前要控制情緒”……那些憤怒和悲傷,恐懼和厭惡,被偷偷隱藏。

阿姨之前曾寫過楊冪活成東方女性的反面,那些把情緒壓制住的自律和自抑,某種程度才是她站在流量頂端的墊腳基石。

是成功的,是讓人欣賞的,只是偶爾阿姨也會想起青澀時代的她。

十年前,楊冪還沒靠《宮》飛升流量花,從不吝啬表達自我,表達女明星爬上位這一路的蠅營狗苟。

早年的她在博客裏很多愁善感,聽一首歌會難受,把自己比作“支離破碎的半殘體”。

有時也能讓人窺見女藝人之間的爭鬥,偷偷diss和自己有競爭的同行,其實誰背地裏沒罵過幾句髒話呢,現在很多小孩把這些曆史當做所謂的“黑料”,阿姨只覺得,這段十叁點往事比她現在的程序化怼人有意思多了

還有前幾天被翻出來17歲的她“拉踩”範Joey的采訪,一個“nobody”說自己比“時任頂流”年輕有靈氣,現在哪個小花敢有這種“危險發言”。

每日旁窺貴圈吃瓜,早就看膩了那些無新意的出軌劈腿橋段,女星們真實的情緒抒發,有時比戲劇好看。

爽子在綜藝現場青筋暴起怼裁判不公、章娘娘和女星合影匆忙脫下外套搶鏡頭、那姐在微博書寫金句“最煩裝X的人”……

一出出皆是活色生香。

最近有個新冒頭的女明星,在阿姨看來倒是挺虎的。

走紅5個月的趙露思,算是把攢下的“路人好感度”折損一半了。

和“前頂流”肖戰的烏龍绯聞尚未處理好,又被毒舌記仇的“死丫頭”于正盯上,團隊公關手段不見高明,更“要命”的是,她本人也像是“不太聰明的亞子”。

朝花夕逝的當代娛樂圈,沒一個真正意義上腳跟穩的明星,所以一般藝人及其團隊在遇到事情時都會選擇低調冷處理。

趙露思卻在忙著自己的情緒輸出。

被傳出疑似表白肖戰又秒刪的截圖,肖戰粉絲氣呼呼接下這口鍋,趙小姐倒是開朗發自拍強調“沒有傷害任何人”。

于正在社交平台發茶葉照片,吃瓜群衆說他在內涵趙小姐“綠茶”,趙露思也不打算忍的,轉頭就在直播裏大咧咧cue“綠茶”梗。

幾樁雞毛小事這麽一來二回,群衆忍不住從中解讀一點陰謀深意。所以哪怕事後解釋了肖戰事件是P圖、于正這次並沒內涵,趙露思依然成了粘在熱搜上的那塊牛皮癬。

一向愛出風頭話又多的于正在微博發長文:

“既然幹了這一行,就要坦然面對公衆的審視,不能有玻璃心,不能被打倒,更不能上別人的當,四處掃射。忍耐、前進、提高才華是唯一的道路……”

老生常談,卻又是當下貴圈主流生存法則。

不過,預想到當趙露思學會在公衆面前“收斂情緒”,娛樂圈又多一個好好偶像,阿姨的無聊感又多了幾分。

好懷念那個明星把社交平台當朋友圈的時代啊。

一直記得楊冪早年在博客裏傷春悲秋的一段話:

“你永遠覺得自己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最後發現,都是徒勞,像是孫猴子能耐再大,也翻不出那五根手指頭。你只能順其自然,被一路這麽虐待著成長起來,或被虐待死去。”

後來她選到了自己的生活,在“虐待”中修煉出一顆爲人稱道的鑽石心,但很神奇的是,最近楊冪新劇《斛珠夫人》開播在即,粉絲的宣傳風向又齊刷刷變了——

他們發現了,偶像想成“人民的演員”,首先要做到的,是“不要戒掉情緒,要擁抱情緒”。

想起來“戒掉情緒”炒最火的時候一位記者采訪楊冪,問她,現在還有什麽事情能虐到你,

她突然降低音量說,“能虐到我的事情還挺多的,但我覺得還是別虐了,年紀大了,希望老天爺對我好點兒。”

這位記者後來說,在難得情緒外露的示弱瞬間,是這個女明星最動人的時刻。

不如我們不要強求“鑽石心”了吧。

有悲有喜,有哀有樂,也有憤怒甚至心機,就這樣活成閃著光的“鑽石面”才更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