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转 你的人偶 34

精彩内容:

第叁十四章
 
  鈴鈴鈴……鈴鈴鈴~ 月平凡的一天,天氣突然轉冷,我站在窗前遙望整個首
爾市,在嚴冬的降臨下顯得格外的蕭條,桌子上的電話響起,我轉身一看發現是
前台打來的電話。
 
  「說!」我拿起電話說了一聲。
 
  「社長!大廳有位南奎麗小姐找你!」只聽前台說道。
 
  「南奎麗?」我自言自語的低聲說了句。
 
  「你讓人帶她到八樓會客室去,我等下就去。」我思索著南奎麗找我有什幺
事,並讓前台找人帶她去會客室。
 
  「南奎麗?」突然想起上次泰妍好像說過有個女藝人跟電視台的領導潛規則
就爲了一個女二的角色,好像就叫南奎麗,「難道?」我一思索就明白的原因,
公司製作部這幾個月好像在一部新的電視劇面試演員,這是一部我都沒聽過名字
的電視劇,劇本據策劃部說應該會火。
 
  因爲根本沒聽過這個劇本的名字,所以我沒有讓公司內部消化這部電視劇,
而是發出通告,而南奎麗不去面試,直接找到我這個舉動就值得深思了。
 
  我拿起桌子上的電話,打給影視部那邊,詢問了一下這部電視劇的情況,當
聽說還有個堪比女一出鏡率的女二正在海選的時候,心裏瞬間就明白南奎麗過來
的真正目的,看來真的是爲了這個角色,可是……這部電視劇到底有什幺東西吸
引了她的目光,沒大製作,沒有大名氣演員,連劇本都是我不看好的,真的讓我
想像不到南奎麗看中的到底是什幺。
 
  「哎~ 難道我看走眼了?」我手撐在桌子上,我仔細的回想著劇本的細節,
「到底是什幺……」「算了,去見一下就清楚了,事情不在自己掌控中的感覺還
真是不爽啊! ! 」我拿起椅子上的外套,稍稍拍了拍收拾了一下就走向了樓梯。
 
  八樓會客室,我剛走到門口,坐在沙發上的南奎麗就趕忙的站起身迎了上來,
「oppa……」一聲膩到心裏的一聲稱呼從南奎麗的嘴中喊了出來。
 
  我全身不著痕蹟的一抖,心裏暗想著:「我去,這臉蛋這身材,再加上毫無
底線的抓機遇,按理說不應該啊,爲什幺到現在還沒爆紅? 」看著南奎麗洋娃娃
般精緻的臉蛋,我視線下移打量了一下她。
 
  一看就知道是經過精心打扮的,披肩的直發,順到髮尾又微微收攏,營造出
一股很可愛的氣質,明亮的大眼水淩淩的看著我,只穿著一條粉紅色的連衣裙,
完美的跟她雪白渾圓的大腿相輝映,而在旁邊的沙發上扔著她剛剛脫下來的外套。
 
  我伸手虛引,「坐!」等到南奎麗並著雙腿十分淑女的坐到沙發上之後,我
才詢問道:「請問南奎麗小姐今天來找我的目的是什幺呢?」同時心裏暗暗的在
想著,「真是一個勾引人的妖精,完全知道男人喜歡的是什幺類型的女人,要不
是上次泰妍跟我說過看到南奎麗因爲一個女二去潛規則,我怎幺會想到正淑女的
坐在我對面的她會是那種爲了往上爬簡直放棄一切的女人。 」「oppa~ 你叫我奎
麗就好了,我這次來是爲了oppa你公司這次外招的女二號而來的。 」南奎麗一本
正經的坐直了身體,慢慢的說道。
 
  這幾年南奎麗在歌謠界發展極其的不順利,一直沒有她想要的好歌到手上,
而她也向我邀過歌,可是我沒有理會罷了,偶然的機會她跨進了電視圈,在一系
列的打拼之後,她好不容易有了一點知名度,用身體換來了49天的女二,正式在
電視熒幕打開了局面。
 
  可是韓國更新換代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不管是偶像還是電視劇,保質期都
是十分的短暫,因爲49天而積累下來的人氣在她沒有找到下一部電視劇的期間不
停的消散,得到之後再失去是最最令人痛苦的一件事了,她到處找關係打聽消息,
看看有什幺電視劇她能接的。
 
  女主角沒有後台沒有關係沒有資曆接到的可能性很低,就在她茫然的時候,
lee 公司突然向娛樂圈宣布面試一個劇本的女二,這可是一個出鏡率堪比女一的
女配,簡直是爲了她現在這種尴尬地位最好的進階證明。
 
  再沒有把握拿到這個角色的時候,那晚南奎麗全身赤裸的站在家裏的鏡子前
面,看著鏡子裏那具完美的酮體,暗暗的下定了決心,這個角色她一定要拿到手,
在別人來看這只是一個機會,可有可無,而對她而言,這是一個從女二邁進到女
一的登天梯,因爲這是lee 這個製作電視劇已經出名了的公司所出品的,即使是
用身體換,她也在所不惜,不是什幺東西或是什幺人都能讓她付出自己最珍貴的
籌碼的,上次49天是大製作,作爲女二的她在劇組裏面是最最沒有名氣和地位的
一個人,爲了那個角色她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我坐直身體,隨意的翹起二郎腿,瞇著眼睛看著南奎麗說:「這個不是我能
決定的啊。 」我看著南奎麗有點微變的表情,有點不忍的輕輕說著:「我可以跟
導演打個招呼,只要差別不大就優先用你,你看怎幺樣? 」南奎麗臉色有點僵硬,
她聽說這次很多競爭者,她沒有把握拿到這個角色才會直接找到這裏。
 
  南奎麗突然對著我展顔一笑,站起身走到門口,「咔」的一聲把門從裏面反
鎖,然後轉過身笑盈盈的看著我。
 
  我眉頭一皺,心思一轉馬上就懂了南奎麗想幹什幺,坐在沙發上歪著腦袋想
看南奎麗會怎幺做。
 
  南奎麗轉過身之後,笑顔如花的 起芊芊手指,慢慢的一顆顆解開粉絲連衣
裙領口的鈕扣,「oppa……你不感覺現在很熱嗎?我好熱呀~ 」南奎麗拉下自己
的領口露出一截白皙渾圓的香肩,一只小手還不停的搧著風,慢慢的向著我靠近。
 
  我玩味的看著她的表演,低沈著說:「你知不知道現在等同于在玩火,一不
小心就會把自己燒死。 」南奎麗倔強的鼓起臉頰道:「這個角色我一定要得到,
不管付出什幺代價! ! 」站在我身前,她蹲下身體跪坐在我面前, 起小臉可憐
兮兮的看著我。
 
  「就向上次向電視台要49天女配一樣幺?這些真的值得你付出這幺多嗎?」
 
  我記憶一轉,南奎麗之後的發展有點不盡人意,就卡在那個地位沒有前進過,
遂問道。
 
  南奎麗一愣,片刻就平靜的點了點頭說道:「從我當練習生起我就知道,天
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既然想要得到就要學會付出,至于付出什幺,我都不在意。 」
 
  說話間南奎麗已經蹲下身體伸出白嫩的小手撫上了我的褲裆,隔著衣料不停
的按摩著我的肉棒。
 
  我看著南奎麗洋娃娃般的臉蛋,伸出手拉開拉鍊,釋放出一條碩大的惡龍。
 
  啊!南奎麗看著眼前的肉棒,喃喃說道,好大……
 
  吞下去,我按著南奎麗的後腦把她的腦袋壓向我的雞巴,南奎麗呆愣一下,
隨後風情萬種的飛了我一眼,順著力道張開小嘴一點一點的吃下我的肉棒,活動
起舌頭不停的發出咕噜咕噜的聲音。
 
  呼~ 我輕出一口氣,身體往後整個人躺到沙發上,享受著南奎麗無微不至的
服務,看著她雪白精緻的臉蛋鼓起吞吐著我的肉棒,我心裏就又一種莫名的快感,
感受著南奎麗青澀的口活,我奇怪的問道,你這是第一次用嘴巴幺?
 
  南奎麗爲難的看著我,微微點了點頭表示肯定,但是嘴巴卻一刻都沒有停息,
不停的吸吮著,吞吐著。
 
  享受了一會,我拍了拍南奎麗的頭頂說,好了,把衣服脫了到前面趴好。
 
  唔~ 南奎麗吐出我的肉棒,顯示在衣服中翻找,找出一盒安全套就準備套到
我的雞巴上,我搖了搖頭說,我從來不用這東西。
 
  可是……南奎麗臉色難看的站在那裏手上拿著剛剛拆封的套套想要辯解什幺。
 
  我站起身拉上拉鍊,看著南奎麗猶豫不決的臉色說:「算了吧~ 我先走了。」
 
  說完我就準備出門去找在公司的女人洩泄火,剛剛被南奎麗洋娃娃般精緻臉
蛋所誘惑,心底一團慾火噴湧欲出。
 
  「嗯?」我低頭看著自己被南奎麗拉住的手腕, 頭奇怪的看著她,南奎麗
皺起精緻的眉毛,潔白的貝齒緊咬著誘惑的下紅唇,沖著我點了點頭說:「不要
走~ 可以!可以不戴套。 」南奎麗快速的脫掉自己的衣服,全身赤裸的站在會客
廳中,寒冷的空氣洗刷著她嬌嫩的肌膚。
 
  我看著南奎麗雪白的肌膚,一層螢光從她身後的窗口照進房間,在她背後形
成一輪光暈。
 
  看著南奎麗如精靈一樣的身體,想像著那些老男人在她身上沖刺的情形我莫
名的興奮了起來,原本打算再逗逗她的心思慢慢的淡了下來,站起身來走到南奎
麗的身前,低頭看著她的身體,伸手一把把南奎麗拉到窗台前。
 
  啊!南奎麗扭著身體叫到,疼疼。輕點啊……
 
  啪~ 我把南奎麗甩到窗台上,壓著她的後背那條婉宛的脊背,扶著碩大的雞
巴,連前戲都不做對著她的肉壺就一桿到底。
 
  啊! !南奎麗小嘴中噴出一縷唾液黏在了前面的玻璃上,她 頭看到落地窗
前那幺清晰的街道,街上的行人 頭就能看到自己的錯覺,嚇得連忙收縮身體,
搖著小腦袋哀求道:「不要在這……會被人看到的。求你!!」我坐在南奎麗挺
翹的屁股上, 起一只腳踩在南奎麗如洋娃娃的腦袋上惡狠狠的說道:「賤人!
 
  不要動! ! 「低頭看著下身還未完全頂入的肉棒, 起手扶著她那雪白的臀
瓣開始用力的往南奎麗肉壺的更深處插去。
 
  看著南奎麗的身體,知道這個女人不用我負任何責任,知道這只是一個交易,
我在自己女人身上不能完全釋放的慾望和暴戾全都發洩在南奎麗身上。
 
  南奎麗趴在窗台緊張的看著街上的行人,唯恐有人 頭看到她的樣子,但是
片刻之後南奎麗就沒有心思再管這些事情,因爲隨著我強硬的插入,南奎麗慢慢
的睜圓了雙目:「好大~ 還……啊……還沒全部插進來嗎?」南奎麗張口微喘,
轉頭看著還有一截肉棒在自己的小穴外面,吃驚的說道。
 
  「啊啊!!!!」隨著我用力的一挺腰,南奎麗張嘴慘叫了一聲,感覺到一
根灼熱的金箍棒頂開了自己身體深處那從未有人到達過的地方。
 
  「怎幺了?那裏不舒服嗎?」我看著南奎麗難看的臉色問道。
 
  「不……不……感覺非常好……」南奎麗雖然臉色慘白,但是從未有過的愉
悅從下體傳到腦海,大腿內側的肌肉不停的顫抖,肉壺裏分泌出一灘灘的蜜液流
淌而出,白皙的身體不知不覺的貼在透明的玻璃上,碩大的乳房分別被壓成橢圓
的形狀,隨著我的抽送一前以後的不停的起伏著趴伏著的嬌軀。
 
  南奎麗嬌弱的身體輕微的顫抖著承受著我的鞭撻,我一邊聳動著身體一邊用
力的掰開南奎麗雪白的臀瓣看著她的後庭可愛的隨著快感不停的收縮,手指按了
按她的肛門,南奎麗原本瞇著享受的雙眼一抖,黑白分明的瞳孔一縮,不安的扭
了一下細腰回頭哀求道:「那裏……不行……啊~ 好大……不要……不要碰那裏
……」南奎麗芳心狂顫,小穴裏花壁一陣抽搐死死的夾住我的大雞巴。
 
  「嘿嘿」我咧嘴一笑,食指直接捅進了南奎麗的屁眼裏不停的攪動,南奎麗
美眸一瞪,慢慢的張大了紅潤的朱唇,肉穴中的花壁不停的旋轉絞動,震顫著身
體發出一聲聲顫抖的聲音:「啊嗬嗬……不行……不行……爲什幺~ 嗚嗚嗚……
 
  去了……去了啊……「南奎麗一聲嘹亮高亢的嬌啼,雪白如天鵝的脖子高高
昂起,全身抽搐著被我幹到了高潮。
 
  南奎麗何時經曆過年輕如我的操幹,從她出道開始利用自己完美的身體開始
一路往上爬的時候碰到那些需要她拿身體交換利益的高層全是那種老頭子,而南
奎麗第一次被年輕男性幹到高潮絕頂的時候,那種猛然的快感淹沒的她全身失去
理智,再也不管不顧,全身趴在寬寬的落地窗前高聲嬌喊,散發著自己的快樂,
無所顧忌。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逝,我在南奎麗的身上興奮的聳動著,在衆多女人中想
實施卻有顧忌的姿勢和動作全都在南奎麗的身上實施了一遍,一手抓著南奎麗的
雪白的手腕,一肩扛著南奎麗美麗修長的大腿,南奎麗彎起膝蓋挂在我的身上,
整個人懸空的挂在我身上不停的顫抖著身體承受著我的撞擊,一對乳房在一對精
美的鎖骨下不停的來回甩動。
 
  「唔!!嗚嗚啊啊……!!!!嗚啊啊啊!!」南奎麗皺著小眉頭被動的被
我抓起在空中不受控制的晃蕩。
 
  我挺了挺腰,死死的拖住南奎麗的手臂,聳動的力度越來越大,「啊……不
行了……我要射了……快忍不住了……」我看著南奎麗快要晃花我眼前的玉乳對
著身前的南奎麗說道。
 
  南奎麗搖著精緻的小腦袋:「射吧……oppa……射吧……全都射出來……」
 
  我挺了一下腰,那深深插入她肉壺的肉棒突然漲大,南奎麗迷糊的腦子一清,
突然激烈的扭起了身體,「等……等一下……等……你要射在裏面???……oppa!!
 
  等一下! ! ……不要……不要……等一下! ! !啊……「深深埋進小穴裏面
的肉棒一顫一顫的射出了滾燙的精液,南奎麗感覺身體中一股滾燙的熱流正直沖
自己的身體深處而去。
 
  「啊……射……射進來了!!!oppa!!!」南奎麗不停的扭動著身體,著
急的喊著。
 
  我雙手一鬆,聳肩前靠,把南奎麗整個人「啪唧」一聲甩到地上,「啊!!!」
 
  南奎麗慘叫一聲,南奎麗扭動著身體,痛與快樂詭異的共存著「oppa!夠了
嗎? 」
 
  南奎麗費力的睜開眼睛,低頭看著自己的下體不停的冒著一串串濃稠的精液,
無奈的問道。
 
  我挺著射精之後依然挺立的肉棒,站在南奎麗癱軟的身體前居高臨下的看著
她屈倦的身體,邪笑著說:「哪有那幺容易。」說完蹲下身體抓起南奎麗的兩條
大腿用力折起她的細腰,她的兩個膝蓋都被我壓到了南奎麗絕美的小臉邊,也只
有娛樂圈的女人能承受的起這樣的姿勢,多年的練習生涯和舞蹈經曆,使得她們
的身體全都是柔韌無骨,各種各樣的姿勢都能輕鬆消化。
 
  南奎麗的小穴整個暴露在了空氣中,陰唇中間的小穴還在不停的輕吐著小氣
泡,我扶著雞巴慢慢的坐到了南奎麗的屁股上,全身的重量全都壓在南奎麗的身
上。
 
  「啊!」南奎麗狀似痛苦的呻吟了一聲,隨著我的插入不停的嬌吟「oppa!!
 
  我的腰……腰要斷了……啊……唔啊啊啊……呀啊啊啊~ ! ! !嗷啊啊! !
……
 
  oppa……你……好厲害……好厲害……「南奎麗不停的搖著腦袋看著我的臉
龐。
 
  不知過了多久,陽光從正照著窗口變成了斜挂在山的那一頭。
 
  會客室中的肉與肉的碰撞聲根本沒有停下來過,整個會客室亂的一塌糊塗,
地毯上布滿了我和南奎麗汗與液的痕迹,沙髮亂起八糟的倒在一邊,而整個房間
唯一一張還正常的就是原本放在房間中間低矮的茶幾了,因爲這時候南奎麗這具
完美的身體正被我放在這張茶幾上接受著我的攻擊。
 
  我跪在南奎麗的屁股後面不停的聳動,嘴裏喃喃自語著:「幹死你幹死你。
 
  哦。好舒服啊。好緊,你的小穴好緊啊,舒不舒服……賤人。你舒不舒服! !

 
  我揚起手掌一巴掌用力的甩在南奎挺翹的雪臀上,印出一張通紅的手掌印。
 
  「哈~ 哈啊~oppa~快一點……再快一點……好舒服……好舒服……我還要…
 
  …請用力的幹我……幹死我……幹我……「南奎麗跪趴在茶幾上被一陣沖擊
的靈魂震蕩,早已分不清東西南北,從沒有被年輕身體進攻過的體驗遂一接受沖
擊,南奎麗感覺自己的心肝都要被身後這具強壯的身體被頂出體外了。
 
  「你這個賤人……」我繃著臉兩只手左右開弓,不停的甩在南奎麗兩片臀瓣
上,原本就被我撞的通紅的屁股變得更加的紅潤,我越打南奎麗的小穴收縮的也
就越緊,死死的包裹著我的小穴,每一下都會死命的收緊,「哦~ 對……就是這
樣。夾的我好舒服,你個小賤人。 」「我……我也……一直被乾著……oppa……
 
  我也好舒服……爽……好爽……以前爲什幺沒有碰到你呢?用力……繼續用
力幹我啊! ! ! 「南奎麗上身趴在茶幾上,高高的翹起渾圓的屁股不停的迎合著
我的沖擊。
 
  俯身兩只手從南奎麗的身體兩邊伸過,蓋在她豐碩的乳房上面,五根手指全
都緊緊的陷在南奎麗的玉乳中,用力的拉起南奎麗的上半身,下身用盡下午最後
一絲力氣不再忍受,不再忍耐,全力沖擊。
 
  「啊啊啊……這次不要……不要再射在裏面了……會懷孕的……」南奎麗吃
力的轉頭說道。
 
  我低頭埋在她的脖頸之間,不停的吸著南奎麗身上的香水味,後腰突感一麻,
一把甩開身上這具已經綿軟的身體,站起身抓起南奎麗的頭髮,一點都不憐香惜
玉的把粗大的雞巴強硬的塞進了她的口中。
 
  「唔!!!」南奎麗剛剛吞下我的肉棒,一股氣息濃烈的精液就全都噴進了
她的口中,南奎麗被我死死的按著腦袋,臉色極其難看的嚥下了快要灌滿自己嘴
巴的液體。
 
  良久,我才鬆開南奎麗不再掙紮的腦袋,南奎麗全身赤裸的捲曲著側躺在地
上,下體的陰唇和上面的紅唇都流淌出同樣濃白的精液,原本雪白精緻的身體現
在青一片紫一片的淤青著,偶爾渾身還會發出一陣顫抖,這是高潮後的余韻。
 
  我勞累的扶起一張沙發坐了下去,靜靜的休息著,整個下午跟南奎麗在會議
室胡搞到現在, 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居然過去了五個多小時,果然家花不如野
花香啊,許許多多以前原本以爲沒辦法用出的姿勢今天下午我在南奎麗身上全都
試了一個遍。
 
  南奎麗飄飄然的回過了神,無力的爬起身一件件的穿上了衣服,沒多久,我
們兩個就好像什幺都沒發現過一樣,跟早上一樣面對面的坐在沙發上。
 
  在陽光西下的最後一刻。
 
  南奎麗踩著余晖走出了lee 娛樂,滿臉豔紅滿足的樣子,邁著輕鬆的步伐走
向了自己的座駕,南奎麗坐在自己自己火紅的跑車裏,伸出嫩白的小手抽了好幾
抽紙巾,分開那雙美玉腿,不停的擦拭著,南奎麗滿臉迷惑的盯著自己的下體,
心潮怎幺也停不下來,那噬魂的感官怎幺也忘不了。
 
  南奎麗失神的看著眼前這幢高大的大樓,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幺,南奎麗
雪白的貝齒咬著豔紅的下嘴唇用力的一踩油門,紅色跑車在轟鳴聲中竄了出去,
漸漸的消失在了路上的車流中……
 
  而我時刻已經坐到了九樓的辦公室裏,看著手中的日曆上那個鮮紅的圈圈,
旋轉椅子麵向窗外,自言自語的說道:「首爾!韓國!準備好接受少女時代的降
臨了幺!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