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被闺蜜的男友强奸调教成性奴

精彩内容:

    我叫婷婷,今年剛剛從國立台灣科技大學畢業。目前台灣的經濟不是很景氣,在台北找一份薪資待遇比較好的一點的工作十分的困難,而我的家裏又遠住在台南,是那種沒有什麽背景的貧困家庭。因此別說能夠給我提供什麽幫助了,能不給我添麻煩就已經很不錯了。經濟上的窘境使得我在生活面對著各種現實問題是顯得十分的狼狽不堪,最終我還是沒有能夠逃脫金錢的誘惑,接受了單位許總的援助交際。

    因爲我有一個相處了四年且感情非常好的男友,所以在接受援助交際之前,我跟許總協商援助交際的內容只包括精神上的戀愛而不包含肉體上的交易。許總說『好啊!你只負責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然後當我的臨時伴侶接待接待下客人就好了。每次出差都有個美女在身邊,我也有面!價錢的話你盡管放心好了,只要你聽我的話做,每個月給你八萬新台幣。』

    說句實話,看到許總這麽爽快地答應了,一開始我還真的覺得他是個不錯的人。後來才發現其實根本就不是那麽回事。許總是因爲知道我又一個感情很好的男友,想體驗一把強占他人女友的遊戲才這麽做的。想通過自己手的金錢與權力慢慢地征服我,使我心甘情願地說出願意做他的性奴,並死心塌地地跟著他。

    與許總簽訂完援助交際的協議之後,我也開始遵循著協議的內容爲許總提供自己的服務。不過許總總是有意無意地出現在我男友面前,起初是用汽車載我回家是送我到家門口。我害怕男友發現就跟許總說不要這樣。許總笑嘻嘻地說:『送你回家,不違反我們條約所寫的內容吧!既然不違反的話,爲什麽不可以呢?』我心理想了想,確實不違反條約的內容。只能說『好吧!您許總說的話我能不聽嗎?』

    後來許總就經常在晚上或者半夜的時候給我打電話發信息。由于條約規定不能拒接對方電話,我也只能硬著頭皮地和他聊天。除此之外,許總還會在節假日的時候有意無意地出現在我和男友身邊,比如我和男友去逛商場,總會巧遇到許總。上述種種迹象也逐漸讓男友懷疑我和許總的關系,最終紙包不火男友還是知道了我援助交際的事情。保守的男友實在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最終爭吵許久之後選擇離開了我。

    與男友分手之後,我就搬到閨蜜小敏的合租公寓與她和她男友一起合租。在分手過後我的精神幾乎整天都是處于崩潰狀態的,總感覺自己失去了重要的東西。于是也開始放縱自己,開始學會買醉,學會放縱自己的欲望。

    許總在得知我與男友分手消息之後,一臉驚訝難以名狀,卻又帶著股興奮和躁動。跑過來假惺惺地安慰我幾下之後就拿出了我們援助交際協議的附加條款說服我簽字。裏面添加了許多全力滿足甲方各種性欲需求條款,同時也要熟練地爲甲方口交、乳交、足交,並能很自然的吞咽下甲方射出的精液等條款。換成平時我可能就一巴掌拍過去教訓下這個老色狼。不過現在我什麽都沒有了,已經不在乎這些了!因此我也很爽快地就答應這這些條件。

    這天我拖著全身發軟的身進了家門,我走向浴室想洗清被許總姦汙的身體,那知正當我經過室友房門時,她男友阿成正巧拿著茶杯開門走出。我緩步的經過他身旁,阿成目不轉楮的盯著我看,直到他嘴角露出一絲淫笑,我才警覺我滿臉的精液都被他看在眼裏了。我慌忙的進了浴室清洗幹凈,便趕緊進房睡覺了,阿成是我前男友的同學,我很擔心他會將我這般賤樣告訴他,那我的臉到時就不知往那兒擱了。

隔天早晨我還在睡夢當中,室友糖糖上班前敲了我房門,她告訴我阿成還在她房間,睡到午就會回學校了,叫我不要介意,我點頭答應,她就放心出門了。我因爲今天許總特許我不用上班,休息一天保養下身體,因此就打算繼續睡到下午再起床,因昨晚被許總幹到腿軟,我體力還沒恢複,沒多久我就昏昏沈沈又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幽幽的醒來,轉頭看了一下鬧鍾,已經下午二點了,我起身出房門,打算到浴室去梳洗。走到了浴室門口,我正想開門進去,沒想到這時浴室門開了,我見阿成全身赤裸走了出來。我叫了一聲,趕緊別過頭去,阿成見到我竟沒有閃避的意思,反倒很自然大方的對我說:『你要用浴室嗎?我剛洗完澡,你可以進去了。』

    我點點頭,避開他的目光,想快步進到浴室,但阿成以乎故意擋住我的去路,有意無意的用身體磨蹭我。當我閃過他的身時,他的手不經意滑過我的胸前,同時故意抓住我的手,去撫摸他那根硬挺挺的大雞巴。我關上浴室門時,我看到了阿成露出了一絲淫笑。我站在鏡前看著羞紅了臉的自己,我習慣裸睡,我睡衣裏面空無一物,我想阿成剛才一定是發現了我沒有穿內衣吧!

    說實在的,阿成有一付好身材,他赤裸的身體,有著完美的線條,與充滿男性魅力的肌肉,尤其是他下體那根雄壯的大雞巴,剛才居然直挺挺的在我面前展露,想到這裏,我感到身體內有一股熱流,我的淫穴竟無恥的濕了,我不敢再想下去了,他可是我室友的男友啊!我該擔心的是,阿成昨晚看到我滿臉精液的賤樣,他不知做何感想?

    我刷牙洗臉完畢,站在門內發呆了好一會兒,想著等會兒,該怎麽面對阿成,如果他問起昨晚的事,我該怎麽回答,並拜托他不要將昨晚的事告訴我前男友阿義。  雖然我已經和他分手了,但是其實心理還是愛著他的,幻想有一天能夠與他重歸于好。因此不想太多負面新聞傳到他的耳朵裏。

    我終于決定,他若不問,我就當沒事發生。趕緊回房不要面對他就好,我準備開了門就馬上快步回房。誰知當我打開浴室門的那一剎那,阿成竟仍然全身赤裸的站在浴室門外,並伸手住我胸部抓去。我驚訝的想推開他,他另一手扣住我的頸,將我推進了浴室裏。我被他壓在墻上,他抓在我胸前的那只手,用力的將我睡衣扯開,頓時睡衣扣掉落。我睡衣內全身赤裸的身體被他盡收眼底,他的大手握住我的大奶用力的揉捏著:『操!我猜的果然沒錯,你這騷貨,果然裏面什麽都沒穿!』

    『阿成你……你要幹什麽?你放開我……』我掙紮著,但一個弱女的力氣怎抵的過一個強壯的男,我仍被他壓在墻上動彈不得,只能用手抵住他的胸膛,毫無意義的扭動我的身體掙紮著。

    『幹什麽?你看不出來嗎?我要幹你啊!』他身體壓了上來,並將手往我下身的淫穴摸去。

    『不要……不要…你住手…』我掙脫不了他,當他將手伸到我那濕漉漉的淫穴時,我覺得好丟臉,但根本阻止不了他。

    『哇拷!這麽濕了啊!是不是看到我的大雞巴,就受不了了呀!剛才是不是在裏面自慰啊?你也很想被我幹吧!』他發現了我的淫穴如此的淫蕩,興奮的羞辱著我。

    『我……我沒有……你快放手……你再不放手……我……我要告訴糖糖了……你快放手……』我無計可施,只能用糖糖來嚇退他。

    『操!裝什麽純情啊!昨天晚上你回來的那個婊樣,我都看到了,你跟阿義才剛分手,不可能是被他幹的,賤貨,你這麽快就找到男人幹你了啊!才剛交往這麽快就被他幹了呀!』他將手指冷不防的插進了我淫穴裏。

    『啊……啊……我沒有……啊……他不是……』我受不了的淫喘著。

    『啥!他不是?那他是誰啊!在那釣的呀?玩一夜情啊?』阿成的手指故意在我淫穴裏轉動著。

    『啊……啊……他……他是……我領導…』我仍然只能淫喘的回答他。

    『什麽?領導?原來你這麽隨便啊!怎麽?你的小穴沒男人幹,就找你領導幹你啊?』

    阿成又再一次用力的在我淫穴裏轉動著『啊……啊……不是……他……他強奸我……』我逃脫不了他,只能選擇胡亂回答他。

    『哇拷!他強奸你啊!亂剌激的,你有沒有被搞的很爽啊?有沒有高潮啊?』我不願意回答,只是用手抵住他的胸膛淫喘著。

    『操!不講是不是?說,被他強奸有沒有高潮啊!』阿成故意扣住我的淫穴,用力的抖動著。

    我怎受得住他這般的玩弄,我終放開口:『啊……啊……有……啊……有……啊……你放手……啊……啊……』

    『媽的,真賤耶!被強奸還高潮啊!還讓他射在你臉上,看來,你也被他強奸的很爽吧!』阿成滿臉淫笑的看著我。

    『啊……啊……我……我沒有…你快放手……』我的手無力的推著他。

    『怎樣?要不要再試一次啊?我現在也強奸你好不好啊?反正你已經那麽濕了,也很想被我幹吧!』

    阿成得意的轉動著插在我淫穴的手指,發出了很淫蕩的水聲。

    『你……你太過份了……啊……啊……你怎麽可以……這樣……』我扭動我的下身,但根本脫不了他手指的攻擊。

    『操!你半夜出去給人強奸,你有多高尚?人家當你是不要錢的婊幹!賤貨!』阿成不客氣羞辱我。

    『啊……啊……我……我……』我不得不承認,他說的是事實,剎那間我竟無言以對。

    『承認了吧!賤貨!你知不知道你昨晚那個樣有多婊,要不是糖糖在,我昨晚就幹你了!』阿成的手指持續扣著我的淫穴轉動著。

    『啊……啊……阿成……你……可不可以……不要告訴阿義……這件事……啊……我求你……』我怕阿義知道這件事,我會很丟臉,便開口求阿成。

    『怎麽?怕你的婊樣讓阿義知道會丟臉啊?可以啊!今天讓我幹的爽,我就替你保密!』阿成淫笑著威脅著我。

    『我……我……啊……啊……只要……你不要告訴……阿義……我……我……』我沒正面回答,但實際上默許了阿成。

    阿成迅速將我翻身推向洗手台,叉開了我雙腿,掀開了我的睡衣,就從我背後將他的大雞巴,猛力的頂進了我那濕漉漉的淫穴裏。

    『啊……啊……不要……不要……啊……啊……』我試圖做最後的掙紮,但生理已背叛了自己,放聲的淫叫著。

    『怎樣?我現在也在強奸你耶!你爽不爽啊!』阿成奮力的將雞巴頂進了我的淫穴深處。

    『啊……啊…你小力點……啊……啊……到底了……』

    其實我的淫穴在他剛才的玩弄之下,早已騷癢難耐,他的大雞巴插進淫穴的同時,我便得到了無比的滿足感。

    『操!以前聽阿義說過,你在床上浪的不得了,早就想幹你了,今天終于讓我幹到了,媽的,真爽!』

    阿成手搭在我肩膀,將我睡衣拉下丟在一旁,便開始毫不客氣用力幹著我。

    『啊……啊……慢點……啊……啊……』我全身赤裸手撐在洗手台,發浪的淫叫著。

    『媽的,你這條母狗叫的真賤耶!果然有夠浪,我最喜歡幹你這種騷貨了!』阿成扶著我的腰,發狂的擺動他的下身撞擊著我,此時浴室充斥著因抽插所發出的淫蕩水聲,以及屁股的撞擊聲,還有我的淫浪叫聲。

    阿成幹了一會兒,將我再拉向馬桶,他坐在馬桶上,扶著他的大雞巴,頂在我淫穴扣住我的腰猛力坐下,我手搭在他的肩上,他猛力的向上頂著我,我上下不停的擺動著,一雙大奶也因此淫蕩的晃動著,他的笑容得意極了:『媽的!你的這兩顆大奶,真是大的有夠賤的,你看它晃的好淫蕩耶!』

    他邊向上頂著我,邊露出淫笑欣賞著我晃動的淫賤大奶。

    『啊……啊……你……小力點……啊……啊……我快死了……』我敏感的身體很快的達到高潮了,你的奶搖晃得更厲害了。

    『操!賤母狗高潮了啊!爽死你了吧!』阿成得意的大笑著,接著一只大手扣住我的大奶用力的捏著,一手扶著我的腰,下身繼續向上撞擊著。

    『啊……啊……阿成……我不行了……啊……啊……你放過我吧!』我向他求饒著。

    『媽的!你爽夠了,老還沒爽完咧!今天不把你幹到爆,我是不會罷休的,我插爛你的臭雞邁!』

    阿成抱起了我,擺動下身用力的頂著我,我只好雙手環扣著他的頸,不停的淫叫著。  他接著又把我放在地上,將我的雙腳用力向我頭部壓,再一次將他的大雞巴向我的淫穴剌了進去。我清楚的看到了他的大雞巴,在我淫穴不停的進出,他有節奏的抽插著:『賤貨!有沒有看到你的臭雞邁被我的大雞巴插啊!你看你的樣有多賤啊!他xx的水真夠多的,幹的我亂爽一把的!』

    阿成得意的狂插著我,我看著陰唇在他大雞巴的抽插之下,翻進翻出的淫賤模樣,真的羞恥極了,我不停淫叫的同時,不禁驚訝他的好體力,幹了我這麽久,居然還沒有射精的意思,我終于明白,糖糖被他幹的淫聲不斷的原因了。

    阿成再將我的雙腳拉的大開,用力的挺進抽插著,低頭欣賞他的大雞巴在我淫穴裏進出:『真他xx的天生賤b,插的我有夠爽的!賤貨!這樣強奸你爽不爽啊?』我沒回答他,只是羞恥的別過頭去,仍不停的淫叫著。

    『操你媽的,不會回答啊?你爽的不會說話了是不是啊!』阿成每次都猛力幹到底,每當他插到底,我也高聲浪叫的回應著他。

    他看我仍不回答,便伸手抓著我的大奶,用力揉捏著,接著高舉他的右手,往我的大奶一下下的甩打著:『說啊!被我強奸爽不爽啊!爽不爽啊!』

    我受不了他的如此的羞辱淩虐,終于開口響應:『啊……啊……爽……好爽……啊……不要打了……我……好爽……』

    『幹!真賤!這麽喜歡給人強奸,改天我叫我學校的兄弟都來輪奸你,讓你更爽!媽的,幹死你這個臭賤貨!』阿成興奮的發狂幹著我,手仍不停的甩打我的大奶。

    『啊……啊……我……不行了……啊……我被你……幹死了……啊……啊……』在他的狂幹之下,我又再次高潮了。

    『媽的,又高潮了呀!真夠賤的,你的雞邁夾的真緊耶!』我的淫穴因高潮而不停的抽搐,緊緊夾著阿成的大雞巴收縮著。

    『啊……啊……我……死了……啊……啊……你……幹死我了……』我也不顧形象的放聲浪叫著。

    『幹!真他媽夠爽的!我要幹遍你全身!操你媽的大賤你!』阿成等我高潮結束,便跨在我身上,兩手握住我的大奶夾住他的大雞巴抽插起來。

    『你大,幹起來就是不一樣,真是爽呆了,賤貨,看到沒?我在幹你的大賤你耶!我操你的大賤你!我操!』阿成使力狂插著,我又痛又爽的淫浪叫著,阿成的大雞巴也不時的頂到我的下巴。

    我看著他的大雞巴不停的在我的大奶進出,我覺得自己真是賤透了,像極了妓女戶的臭婊,任由人淩虐奸淫,還下賤的浪叫著,阿成加快速度大吼著,終于向我射出了濃濃的精液,噴滿了我滿臉及下巴,連你奶上都有,阿成跨在我身上與我同步喘息著。

    接著阿成抓著我的頭發起身,他讓我跪在地上,他則站起身來:『賤母狗,給我舔幹凈,快!張開你的賤嘴!』阿成用大雞巴拍打著我的臉,隨即頂住我的嘴,我只好張口含住他的雞巴吸吮。

    『幹!你舔雞巴的樣真夠婊的,怎樣?我的精液好不好吃啊!你看看你的臉和下巴,還有賤你上面都有我的精液耶!看起來比昨晚還要更婊喔!』阿成得意的看著我舔他的雞巴,出言羞辱著我,對于自己的賤樣,我不禁眼眶泛滿了淚水。

    阿成等我將他的大雞巴清理幹凈之後,便將我甩倒在地上:『臭婊!要不是趕著回學校,我今天非連幹你叁炮不可,你等著啊!等我下次休假回來,一定讓你好好嘗嘗被連幹叁炮的滋味!讓你爽到一個不行!』

    阿成得意的狂笑,丟下我離開了浴室,我癱在地上流下了淚水,我想我這輩沒有比這一刻更感到羞恥了,接連著被強奸,卻也被幹到高潮不斷,淫蕩的浪叫著,我不知我往後的命運會是如何,我是不是還會繼續接受他們的奸淫,我已經沒有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