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晚上路上无人时

精彩内容:

一個星期六的晚上,店裏只有琦文一個。智伶的男朋友連休,所以智伶八點就跑去約會了;而到九點的時候,甄貞因爲有些感冒發燒而先回去了,甄貞想說反正再一個小時就打烊了,而今天生意又特別清淡,再加上琦文已經可以獨當一面,所以放心讓琦文自己留,不過甄貞走的時候還是要琦文多小心。

琦文自己坐在櫃檯看書,面前是空無一人的店面,今天真的是閑的發慌。

「生意怎幺這幺差呢?」琦文苦笑一下,低頭繼續看書了。再兩星期就要期中考,要多拚一下。

這時,玻璃門上的風鈴響了起來,一個年輕的男人走了進來,馬上在最接近門的位子坐了下來。他穿著有些皺摺的襯衫,領帶早已拿了下來,手上拿著西裝外套和公事包,琦文看她步履蹒跚的樣子,就知道一定是星期六還被強迫去加班的上班族了。

「歡迎光臨,這是您的菜單。」琦文拿著菜單走到男子旁,男子聽到琦文的聲音就擡頭看了看,突然男子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但隨即又恢複之前的神情。琦文雖然覺得奇怪,但基于禮貌,她也不好意思問他。

「嗯...我要海鮮焗烤麵,飲料要冰紅茶。」男子禮貌地說出他要點的餐點,但是琦文並沒聽出男子聲音中還帶點顫抖。

「好的,請稍等。」琦文寫好帳單,拿走菜單,當她轉身往廚房走去時,背後突然感到一陣異樣的眼神,但琦文也不多想,趕緊到廚房去張羅了。

「叽...叽...」

「咦?鐵門聲?」正當琦文要拿給客人的冰水出去時,外面的鐵捲門聲傳了進來,琦文沖了出去,發現到男子竟然把店門口的電動鐵捲門拉了下來!琦文不知道他是怎幺知道鐵捲門的開關在哪裏的,但現在必須阻止這個男人。

「先生,您在做什幺?」琦文上前拉住男人的手,想不到男人反過身來一把抱住琦文,嘴巴湊到琦文耳邊輕輕說著:「小姐,怎幺不坐公車了?」琦文一聽整個人都愣住了,因爲這個男人竟是幾個星期前在公車上騷擾她的人!

「碰!」鐵捲門碰到地面的聲音讓琦文恢複神智。

「爲...爲什幺你會在這裏?」琦文不敢相信的問。

「我到這裏找客戶,順便過來吃飯,沒想到竟然碰上妳,我也很驚訝!」男人笑著說,彷彿琦文是他多年不見的老朋友。

「放開我!不然我要大叫了!」琦文掙紮著,但男人的臂力超過他的想像。

「妳能叫就叫吧!不過也要妳有力氣...」男人說完,馬上吻上琦文的小嘴。

「嗯...嗯...」琦文拚命地想掙脫,但是喪失先機的她只能任男人擺布。男人的舌頭靈活的扳開琦文的牙齒,隨即鑽了進去,琦文想把舌頭擺脫他的糾纏,但還是被男人纏上了,最後琦文竟不自禁地和他深吻了起來,想把男人推開的手也漸漸變成抱住男人。

男人繼續吻著琦文,手卻開始不規矩了起來。他把琦文的圍裙扯掉,米色休閑褲和小內褲也被半拉半扯地脫到膝蓋,琦文當然知道反抗,但身體被緊緊抱住,讓她沒有辦法阻止或減慢男人的攻勢。男人的手抓住琦文挺翹的臀部搓揉著,接著又以飛快的速度摸向琦文的小穴,這時男人的嘴離開琦文的小嘴。

「小姐,妳還是很快就濕了...」男人的手指輕輕撫著琦文穴口的嫩肉,琦文的臉已經羞的通紅一片。

「求求你...不要這樣...放開我...」琦文忍著下體的快感,希望男人能放過她。但是男人怎幺會放過琦文這一個大美女,他的手當然不會就這樣離開琦文的小穴,反而伸直食指,慢慢地插進琦文的小穴裏。

「啊啊...」琦文挺直身子叫了起來,那天在公車上的情節再度上演,只是這回是在琦文打工的店。

「小姐的穴很緊呢,又暖又濕的...」男人在琦文的耳邊繼續說著,手指開始抽動起來,一陣陣的淫水聲傳進琦文的耳朵,讓琦文的慾念更高漲。

「不要...不要這樣...啊啊...會...會...」琦文喘著氣,手無力地推著男人。

「會怎樣啊?」

「不...不乾淨...」

「原來妳會怕呀?那就跳過這個階段好了...」

「不要...」琦文當然知道是什幺意思,她口頭抗拒著,但並沒有任何效用。男人一把把琦文轉了過去,雙手一壓,琦文的上身就趴在桌子上,但是琦文的腿比桌子高,所以裸露的臀部就以很淫蕩的姿勢翹著。男人在後面看了淫心大發,兩叁下脫下自己的西裝褲和四角內褲,露出一根大雞巴,手扶住琦文的屁股,下身一挺,雞巴就「噗哧」一聲插進琦文的小穴裏了。

「哇啊...」琦文仰頭尖叫一聲,巨大的雞巴頂開琦文小穴的嫩肉,要命的快感直沖琦文腦門,琦文怨恨自己爲什幺那幺容易就讓這個男人幹上了,但男人龜頭在自己小穴裏挺進的酥麻已將僅存的一點理智完全淹沒。

「真的好緊呀...小姐,幹妳的穴真的很爽,妳自己也很爽吧?」男人將雞巴完全插進琦文的小穴,龜頭重重地頂在琦文花心上。男人將琦文的緊身T恤往上一拉,胸罩也被粗暴地扯下來,男人雙手從琦文腋下往前一摸,琦文的一對奶子就被男人魔掌完全抓住,男人挑逗著琦文變硬的粉紅色乳尖,手掌搓弄著柔軟的乳房,下面也開始挺動起來,「撲哧撲哧」和「啪啪」聲有節奏地響了起來。

「啊...好舒服...很爽...別那幺大力...好爽...幹的我很爽...」琦文就是這樣,剛剛還在反抗的,但小穴被插進去後就爽的胡言亂語。琦文小穴的淫水被幹的直流,穴口的嫩肉也被插的發紅,隨著雞八的抽插一進一出的。

「沒想到妳那幺淫蕩,隨隨便便就這樣給男人幹,真想把妳帶到街上幹給其他人看!」男人似乎很喜歡在言語上淩辱琦文,雞巴又更硬了些,幹的琦文淫聲大作。

「啊...是...是你太壞...人家還在上班...就把人...把人家幹了...到時候...店長回來了...我就完了...啊...好舒服...快幹死我了...」琦文嘴上這幺講,腰卻不住地往後挺。

「妳店長回來了正好,讓我也幹了她吧!」男人聽了更爽,下面「啪啪」地狂插琦文,琦文當然又是一陣胡言亂語。

「真的好爽,下次妳什幺時候自己上班?我要再來光顧一次...」

「我才...才不讓你光顧...好爽...妳這個大...大色狼...在公車上...摸了我...還...還想到店裏...幹我...啊...我完了...你幹死我了...啊...」琦文被男人又摸又插的,才沒多久,琦文就抓住桌沿身體一挺,小穴裏一股熱流沖了出來,高潮了。

男人也被夾的受不了,但他還不想那幺快結束,他把雞巴抽了出來,拉來一把椅子坐著,把癱在桌上的琦文拉了起來,指了指自己的雞巴,說:「妳自己來吧!」

琦文沒這樣做過,但她還是聽話地張開雙腿,一手扶著男人的肩膀,一手握著男人粗壯的雞巴,對準自己的小穴慢慢地坐了下去,粗壯的雞巴再一次地挺進琦文的身體。

「妳要自己動喔!」男人淫笑著,琦文只好自己前後挺著腰身,大雞巴在小穴裏慢慢抽動著,弄得琦文又呻吟了起來。男人握住琦文的纖腰,輕輕地幫琦文推動。琦文的奶子在男人臉上晃著,男人看著在他眼前的一對美乳,張開嘴就把琦文一邊的乳尖含住,像個小嬰兒似地吸吮起來。琦文被這樣挑逗著,美的什幺都忘了,她抱住男人的頭,死命地往自己胸部壓,男人也很配合地吸的更大力。

「啊...你吸的好棒...好爽...你好厲害...弄得我好舒服...幹死我了...啊...好爽...」琦文又被幹的淫聲大起,她已經被幹到忘記自己是在什幺地方了。

「妳真的好淫,身材好穴又好幹,應該出去給人幹!」

「給人幹...啊...小穴會被幹壞...爽死了...幹破我吧...」

「要不要我叫我同事來幹妳?妳這幺淫一定要好好餵飽妳,叫他們把精液射進妳肚子哩,把妳幹成大肚子!」

「不要...我還沒結婚...被幹大肚子就...就不知道誰是爸爸...啊...幹壞我吧...好爽...」

「那就幫我生個小孩吧,我要把精液全射進妳的子宮!」

「射進來...你就是我的老公...老公快幹我...幹的我好爽...」琦文抱住男人,屁股不停的挺動,雞巴在小穴裏進出的淫水聲「唧唧」作響。男人也說不出話來,他向前一推,把琦文壓倒在地上,雙手搓著琦文的奶子,雞巴「啪啪」地狂插琦文的小穴,把琦文插的淫水直噴,弄的地闆一片狼籍,男人再插個二十來下,屁股緊緊壓住琦文,把濃濃的精液射進琦文的子宮裏。

「好燙...燙死我了...」琦文被這幺一射,也到高潮了。

男人還不罷休,把變軟的雞巴拔出琦文的小穴,扳開琦文的嘴巴就往裏面塞,琦文「嗯嗯」地直抗議,但還是抵抗不了,只好把沾滿精液和淫水的雞巴舔乾淨。

「幹妳真的很爽,我從沒幹過這幺好幹的穴,人又漂亮...下次什幺時候再出來幹一次?」男人已經把琦文當成他的砲友了。

琦文白了他一眼,心中卻暗自叫苦,自己又再一次抵擋不了淫慾,弄得別人把她當成性伴侶,看來這裏待不下去了。

「妳是學生吧?還是在上班了?住哪邊?手機號碼呢?」男人邊穿衣服邊問她,琦文被纏的受不了,只好告訴他,不過琦文全是說假的。

後來男人自己先離開了,他還說以後會常來,琦文倒很慶幸他沒有要強送她回家。第二天,琦文向甄貞遞辭呈,她告訴甄貞自己被客人騷擾了,而且那個人還盯上琦文,不過琦文當然沒說自己昨晚還被他大幹一番。甄貞聽了以後直說可惜,但爲了琦文的安全著想,也只好答應了。甄貞還問琦文那個男人的長相,以後好注意些,琦文告訴甄貞,叫她和智伶小心點,最好找個男店員,晚上也不要一個人留店,甄貞聽了很是感激。

琦文雖然離開了,但她卻一直忘不了這件事,令她驚訝的是自己並不是感到害怕,而是對那個男人的技巧感到懷念,比起國強和英傑,那個男人把自己幹的更爽。「也許我真的很淫蕩吧!」琦文心想,但她還是不讓自己成爲個到處挑逗男人的賤女人。

期中考後,琦文又開始找工作,她這次希望不會又在店裏被人幹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