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1发布:

欧美成人高清精品视频仙剑绿传 序至2章

精彩内容:

本篇最後由 ptc077 于 2020-6-2 07:41 編輯

序章 羅剎
江南水鄉,野渡橫斜,十裏炊煙袅袅。



就在這水鄉畔,坐落著小小的一個漁村,不過二叁十戶
人家。 其中有家小小的客棧,常備著兩叁間廂房,偶爾有些過往的行商借住其間。 操持著客棧的侄嬸二人,約莫是十年前搬到這小小的村落來的,當時只說是逃難,也就那樣在鄉民的幫襯下,慢慢安頓了下來。
那名喚李逍遙的少年,從當年只有六七歲的毛頭小子到如今已長成了翩翩美少年,一直以來都對客棧的營生不甚上心,終日倒是遊手好閑,一心只想著做那劍仙的夢,立志要成爲一代大俠,去闖蕩江湖,鋤奸懲惡,行俠仗義,爲此李逍遙沒少挨嬸嬸的
罵。
嬸嬸多年來雖然對李逍遙管教的嚴了些,平日裏倒是從未虧待過他,且在這民風淳樸的小漁村,對待鄰裏也頗爲和善,就是那潑辣的作風,帶著幾分江湖兒女的習氣,反倒不知不覺中影響著李逍
遙。 是以他雖說頑劣了些,但心底下對自家嬸嬸十分敬愛,無非是經常在那劍仙的夢裏將其當做羅刹鬼婆來作弄罷了。
要說這羅剎鬼婆,在李逍遙的夢裏可非同一般,自打小時候親眼見到那高來高去禦劍乘風的劍仙時候,便時常與他糾纏不清,可後來任他如何跟旁人說起,大家都只當他是孩童呓語,笑笑也就
過去了。 而對于李逍遙而言,那注定是一段獨屬于他自己的奇怪夢境,並將在今後很長的一段時間內影響著他。
夢裏的十年前,李逍遙獨自在村外十裏坡玩耍的時候,遠遠就見到一只大鳥自天上飛過,等到飛的近了,他突然發現大鳥之上竟是騎了
個人。 過了片刻,李逍遙只見那人從背後抽出一柄飛劍,徑直自天上禦劍而下,像是追逐著什幺似地,往十裏坡外去了。
李逍遙開始還以爲自己眼花,可還是按捺不住好奇的心思,邁著小腿撒丫子就遠遠的跟了
上去。 好在李逍遙自小就在附近玩耍,對地形十分熟悉,這才在十裏坡外的荒草樹林中不至于迷失了方向,足足追了有一柱香的時間,李逍遙遠遠就看到那劍仙正在和一個戴著羅刹面具的女鬼正在激烈的戰鬥。
那劍仙禦使著一柄飛劍,高來高去的樣子甚是飄逸,羅剎女鬼顯然不支,堪堪抵擋劍仙的
攻勢。 兩人鬥了半響,女鬼已然脫力倒地,李逍遙不敢上前,只是遠遠聽到兩人言語了幾句,說道什幺"水靈珠"、"水月宮"之類的字眼。
然後,李逍遙就見那劍仙徑直朝他藏身的地方走了
過來。 李逍遙少不更事,心下又是羨豔不已,直接跳了出來,倒是把那劍仙嚇了一跳。 不過他早就發現有人藏在暗處窺視,等到發現不過是六七歲的孩童,這才定下心來,李逍遙懵懂間就被劍仙提溜著衣領,捂住了嘴巴。
李逍遙一肚子疑問,卻見不遠處又鑽出了兩個裝束奇怪的人,湊到了倒地的羅刹女鬼
身邊。 這時他才聽到劍仙在一旁喃哺自語道:「果然,拜月教的人十年前就發現了水月宮,靈兒的娘說的沒錯,只是不知那水靈珠到底在不在水月宮主身上? "

李逍遙聽得糊塗,再看向遠處時,卻見林地之中的叁人已是將身上的衣服除了個乾淨,唯獨留著女鬼臉上的羅刹面具,也不知是不是那兩人受到了羅刹女鬼的控制。
不過有劍仙在身邊,李逍遙並不心慌,靜靜的看著林中的變化,緊接著叁人又開始打了起來,此番戰鬥同方才又有不同,就見那兩個男子脫光之後,同女鬼說了些什幺,之後竟是挺著跨下的肉劍,在那女鬼身上的肉洞裏戳弄起來,沒過一會兒,李逍遙就聽得那女鬼開始"哼哼嗯啊"的求饒
起來。
他雖然懵懂不知,時而將注意力看著林中的戰鬥,又時而關注著劍仙,卻見那劍仙只是津津有味的看著,而且屁股後似乎有什幺東西頂著似地,硬邦邦的難受,連帶著他自己看著,胯下的小劍也聳立了
起來。
叁人足足戰鬥了一個多時辰,那女鬼始終在求饒不已,而李逍遙和劍仙卻就在旁邊看了一個
時辰。 期間叁人的戰鬥姿勢變化了許多,可那兩人跨下的肉劍始終不離不棄女鬼身上的叁處要害,沒想到最後還是羅剎女鬼技高一籌,靠著身上的秘境竟是殺得那兩人丟盞棄甲,失魂落魄一般。
這時等到叁人的戰鬥進入尾聲,看了許久的劍仙才放開了李逍遙,然後遠遠的跳到了場中,隱約間對著那兩人說了些什幺"聖女"、"調教"、"十年後"、"忘憂蠱"等等奇怪的字
眼。
李逍遙離得遠,聽得並不是十分真切,跟著就見那兩人在劍仙面前唯唯諾諾的樣子,匆匆忙忙的擡著那羅刹女鬼遠遠
去了。
等那叁人走了,劍仙才回來將藏在樹上的李逍遙放了下來然後又像是十分驚喜的樣子,用一把木劍換了他從家裏拿出來玩的一顆珠子,這才把李逍遙送回了村子的偏僻地方,做完這些之後很快就禦劍而
去了。
李逍遙雖然不舍,可還是興致沖沖的把玩著劍仙贈給他的木劍,直到回家之後又被嬸嬸好生教訓了一番,這才把遇到劍仙的遭遇深深的埋在了
心底。
後來每次做夢,他都會把自己當成是那高來高去的劍仙,每每殺得那羅刹鬼婆丟盔棄甲、落花流水的時候,總會跳出來那幺一兩個奇怪的黑影,執著跨下的肉劍,搶在他前面去戳弄羅剎鬼婆,開始幾次還會不支,到後來羅剎鬼婆便完全被兩人所降伏,再後來又多了個小羅剎,也是一樣成了那兩個黑影的俘
虜。
偏偏每次當李逍遙打跑小鬼,自己準備去劍斬羅殺鬼婆的時候,嬸嬸都會賞他一鍋蓋,讓他從夢裏
醒來...... 第一章 求藥仙靈

島 萬點漁家燈火,碧波海濤。

一艘小小的烏篷漁船,順著洋流在余杭外的水域飄蕩著。 船上除了掌舵的上陣的破解公,還有個少年懶洋洋的躺著,看著天空中的點點星光。
"張四哥,你說的那仙靈島上,當真有仙女
嗎? 那仙女到底長得什幺模樣? "

"李小哥,我騙你作甚,要不是李大娘這次病得那幺急,我才不願意陪你走這幺一遭呢,否則莫說是仙女了,便是有神仙我也不去。 "那彆自己頓了頓,似是想起了什幺,接著唯唯道:"不過你可千萬別只想著仙女,我還記得那地方,除了仙女,還有些甚是恐怖的蛇妖,你真的想好了要自己去麽? "

少年呆了呆,接著攥緊了手中的小錘和木劍,毅然道:"蛇妖? 本少俠才不怕呢,就怕都是你說的那些傳聞當不得真,白跑了這一趟。 "

"愛信不信,前方便是了,你自己去吧,我在這邊等著你就是了。 "

兩人說話間,果然霧氣中隱約出現了一座小小的島嶼輪廓,那姓張的小小的國國公再加緊搖了兩下橹,烏篷船已是即將靠岸,少年則變得沈默起來,說不出是緊張還是急迫。
那少年便是李逍遙,前些日子自家嬸嬸得了怪病突然暈倒之後,接連幾日來都只能臥在床上,客棧的營生也漸漸停
了。 小鎮上的洪大夫看過之後也是束手無策,李逍遙心下更是著急不已,四下打聽都沒得什幺辦法。
眼看十幾日過去了,嬸嬸的身子一天比一天虛弱,李逍遙無奈之下,不知怎得想起了小鎮上流傳著的關于鎮子外不遠的海中仙島的傳說,便想上島試一試能否求得靈
藥。
說來也巧,就在昨日,原本沒什幺客人的客棧突然來了幾個苗人,非得要在客棧住下,李逍遙本不願答應,可嬸嬸雖然臥床,卻不是人事不知,哪裏甘心上門的生意黃了,乾脆直接將李逍遙支開,連他平日住著的角落的偏方都讓給了
別人。
李逍遙心下不忿,卻拗不過嬸嬸,乾脆賭氣出海,想著萬一還能尋到那靈
藥。 倒是那苗人頭頭不知從哪裏聽說他家的事情,似是見李逍遙有出海的打算,私下尋著他說了一番奇怪的話,大意約莫也是指點他上島的事情,不過臨走時還特意送了他一柄小錘,看上去就像路邊孩童拿著的玩物一般,卻神神秘秘的說是有些妙用。
于是乎李逍遙找到了鎮上相熟的張四哥,央了半晌,人家才答應送他上島,不過之前就說好了只能在岸上等著,說是什幺島上有妖怪,仙女不讓男人上島等等的渾
話。
李逍遙倒也不甚在意,只是那島上的迷霧叢叢,讓他一時半刻也尋不得路,只能藉著月光四下亂轉,說來也奇怪,不知是不是那神秘的苗人給他的玩具小錘有些真的有些神妙,反正他依言一直持在手中,倒也沒見到有張四哥口中所說的什幺精怪,心下也漸漸的安定
下來。
此時月已過中天,他轉了半夜始終沒見什幺妖精仙女的,漸漸有些煩了,要不是真如那苗人所說見到一些古怪的石像,並且那小錘確實有些奇異,丈許高的石像用手中小小的鎚子敲下去,竟是如同幻象一般支離破碎,他才多少有些信了那苗人
的話。
不過轉念想起之前似是被他诓著吃下了什幺奇怪的丸藥,此刻渾然愈發覺得總想是忘了什幺一
般。

蠱? 仙靈島? 是了,我就說好像在哪裏聽說過這些......"李逍遙一陣喃喃自語,突然間想起了十年前見過的那個劍仙,當時他所提及的地方,不就正是叫做仙靈島麽? "應該是前面沒錯了,這是最後一座迷陣的機關。 "

果然,當李逍遙一錘下去,最後一座石像應聲而碎,原本籠罩在島上的迷霧也逐漸散去,這時候他才發現外面已是晨光熹微,島上的景色也逐漸變得生動起來。
又向前走了沒多久,遠遠的李逍遙聽到一陣水聲,就見轉過林間小谷之後,一道小小的溪流自上遊緩緩流淌
下來。 "是了,真如那人所說,順著水流便一直向前就能找到那水月仙宮不成? "

正在李逍遙疑惑間,隱約聽得遠處似乎有人聲傳來,他匆忙前行了兩步,可轉眼又想起了此前張四哥說起過的妖怪,腳步漸漸又放緩了下來,蹑手蹑腳的往前挪去。
隨著溪水逐漸變得寬闊,李逍遙剛繞過林間,便發現那水流在前面彙成了一個小小的水潭,而方才的人聲正是自水潭中央
傳來。 李逍遙躲在水潭邊上一塊凸出來的石頭後面,探頭望過去,發現那水中央正有個妙齡女子在中間沐浴,雖說離得遠了些瞧不清樣貌,遠遠就只能看到她沒有穿衣服的曼妙身材,說不得就是那傳說中的仙女了。
李逍遙心下大羞,匆忙將腦袋收了回去,遠遠聽得仙女正在哼唱著不知名的水調,一口的吳侬軟語,聲調極爲綿糯,余音繞梁,迴響在他的耳
畔。 李逍遙聽著一時竟是癡了,可他畢竟少年心性,雖說對于男女之事甚是懵懂,可依稀還記得小時候看到過的場景,一時之間有些拿不定主意,害怕萬一被仙女發現自己此刻的行爲,怕是別說求丹問葯,若是直接喚來那妖怪吃了自己都有可能。
正躊躇間,突然眼見前方不遠處的另一塊大石上面,隨意挂著幾件女孩子的衣衫,正是那潭中沐浴的仙女脫下來放到那處
的。
'就算是仙女,也是要穿衣服的,不若我悄悄將其取走,再藏起來,正好借機求些仙
藥? '李逍遙暗自思忖著,覺得這辦法可行,便悄悄往水潭邊放著衣服的地方摸了過去。
他行進間小心翼翼的生怕發出聲響讓潭中的仙女察覺,注意力全部放在那邊,渾然不覺身後悄然跟了個人
影。 卻是張阿四許久不見逍遙回來,有些放心不下便尋了過來,起先還有些擔憂遇見妖怪,可等到遠遠看到逍遙不知從何處尋了個小破鎚子一路敲敲打打過來,倒是真讓他找到條通路,心下也是好奇,便一路跟著來了。
也不知是存了什幺心思,張阿四也聽到了仙女的歌聲,他原本想叫住逍遙,卻最終還是沒有開口,反倒見逍遙摸向了那堆衣物,似是明白了他的主意,乾脆也沒作聲遠遠
看著。
這時候潭中的仙女歌聲稍頓,隨著晨光逐漸清朗,水潭上卻是泛起了一層淡淡的霧氣,李逍遙這時已經摸到了那堆衣物邊上,輕輕的將那堆衣衫攬了過去,始終不敢擡頭瞧向水潭之中,因此他並沒有發覺,身後有人已是脫得精光鑽入了潭水
之中。
張阿四剛剛見到仙女那赤身的模樣早已是色令魂予,乾脆潛到了水底朝著仙女那邊遊了過去,他長時間在海中尋生活,水性自然不一般,遊動間悄無聲息,加上潭水上的霧氣漸濃,一時間無論是李逍遙還是那仙女都不曾發覺有第叁人的
存在。
等到他遊近了些,潛在仙女不過丈許開外,在水下就能瞧見她嬌俏的身軀,雪白如脂一般的肌膚,更是興奮
不已。 這時候仙女許是沐浴完了,轉頭卻見原本放置著衣衫的地方竟是空無一物,再仔細看去,卻是潭邊的另一塊大石背後卻是隱約有個人影撐著個樹枝,將自己的衣服挑在上面,當即出聲叫道:"啊! 什幺人? "

李逍遙聽到這話,剛冒出個頭來看了一眼,就見那仙女捂著胸口整個人滑了下去,又往後躲了幾步,只在潭水之中一塊凸起的石頭後面探出個腦袋,不安的看著他。 李逍遙心下大定,自以爲得計,這才不慌不忙的道:"仙子姐姐休怪,我登島是爲了求些靈葯,無奈之下才出此下策,還請仙子姐姐見諒,只要答應給我些靈藥,我便將這些衣物交還。 "

說話間李逍遙和那仙女二人都沒有注意到潭水下面潛著的張阿四,特別是少女往後退了兩步,不經意間竟是正巧湊到了張阿四所藏匿的石頭後面,慌張間那圓潤挺翹的小屁股差點就貼在了張阿四的臉上。 她心神全放在另一邊躲在後面的少年身上,只顧著手捂住胸口,期期艾艾的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
李逍遙見她半響不說話,終究還是下定了決心將腦袋整個伸出去看著,就見那仙子一般的少女羞紅著臉,從石頭後面探出半個腦袋,正好和他對視了一
眼。
"呔,小淫賊好不要臉,就知道騙人,哪有你這般求藥
的? "少女見偷走自己衣服的小賊直勾勾的盯著自己,心下羞憤不已,張口啐道,順勢又把身子往後藏了幾分,只是這下身後潛著的張阿四再也無處可退,索性把臉往前湊去,正好和仙女臀部那嬌嫩的肌膚貼在了一起,惹得那仙子頓時發出"啊"的一聲輕吟。

啊...... 不、不對,我是說仙子姐姐,我真沒诓騙于你,實在是我嬸嬸她......"說到這裏,李逍遙覺得少女的臉不知怎的突然愈加羞紅,兩人竟是就如此莫名的對視起來。
就在李逍遙說話的功夫,張阿四已是伸出舌頭在那仙女的小屁股上輕輕舔了一下,惹得她的小屁股一緊,開始還以爲是水裏的頑皮魚兒,可隨即發覺不對,蓋因張阿四的一雙怪手已經作勢要往自己下面探
去。
她來不及思考李逍遙說了些什幺,慌忙伸手向下攔去,等到發覺水下還藏了個人的時候,少女的一只柔荑已是被張阿四反過來攥在了手
裏。
心下慌張間,不知少女是想起來什幺,始終沒有扭頭看向身後,反而一直將腦袋探在外面盯著李逍遙的動作,這下更是方便了張阿四,直接從水下將另一只手自少女微分的雙腿之間伸了進去,兩根手指直接點在了少女那被稀鬆的絨毛覆蓋著的蜜穀
之間。
李逍遙還兀自在一旁跟少女解釋著自己緣何上島的事情,卻見那少女慌慌張張的搖晃著腦袋,眼神中帶了幾分急迫,竟是像要哭出來一
般。 連忙改口道:"我、我錯啦...... 我最怕女孩子哭了,你別急,我這就退開。 "

這片刻的功夫,李逍遙並不知道水下的張阿四已是剝開了少女那嬌嫩的蜜唇,將一根手指往裏面探了過去,直惹得少女"唔唔嗯嗯"的連連低喘不已。
張阿四彷彿輕車熟路一般,手指就已經開始在少女的秘徑裏面抽送起來,另一只手更是大膽的放開了少女輕微掙紮的手腕,轉而向上面摸索著,一直順著少女纖細的腰間往上滑去,直到那嬌乳的邊
沿。
此刻少女還顧不得身後的窘態,只盼望著對面的李逍遙早些講完話,感到那在自己身上作怪的魔手愈加的放肆,不知怎地,她轉而又像是有些好奇一般,妙目流轉間,卻是目含春意的對著李逍遙急慎道:"
我...... 我答應你就是,你...... 你先把衣服放在那裏,然後轉身往後...... 啊...... 慢慢的...... 嗯...... 走一百步。 "

"好,仙子姐姐可不要騙我! "那邊李逍遙聽得這話,雖然還有些放心不下,但他畢竟不是那輕薄無恥的浪蕩子,縱是對于眼前的美景有幾分留戀,可還是依言將少女的衣物用樹枝挑著放回了原處,然後轉身緩緩默數著步數,背朝著少女退後了下去。
這時候張阿四一口氣終于才是憋不住,從潭水裏將腦袋探了出來,深深的換了一口氣,然後直接伸出大手覆在少女胸前凸起的嬌乳上面,一臉狹促的看著窘迫的
少女。 正好迎上少女回過頭來那幽怨的眼神。
李逍遙並不知道的是,在盛漁村的漁民之中其實一直流傳著的關于仙靈島傳說的另一個版本,那島上的所謂仙子,不過是一些孤苦無依的少女罷
了。 要知道島上雖然留著的都是女子,可總歸還是要靠男人繁衍,因此這十余年來,每每有誤入島上的漁民,都會被那群如狼似虎的"仙女"們給纏上,縱情享樂之後才肯放他們離去,以至于那些漁民每次離開之後回去總會大病一場,久而久之就被有心人描述成了妖怪一般的怪異傳聞。
像是張阿四這樣的老不愛人公,早已經不是第一次登島了,他幾乎每個月養足了精神就會上島享樂一番,不過前些次,除了那總是帶著羅刹面具的宮主之外,見到的都是些普通女子,今日竟難得遇見如此絕美的仙子少女,哪裏還不放開了手腳輕薄一
番。
等到見李逍遙真的依言走開了,張阿四這才直起身子,貼上少女的後背,跨下那根早已硬挺的肉棒已是頂在了少女的雙腿之間,然後湊到少女頸邊輕聲調笑道:"好姐姐,以前怎幺沒見過你
啊? "

那少女聞言並不回話,她之前偷偷瞧過島上的姐妹們和漁夫們媾和的場景,對于這些事情並不甚抵觸,又隱約覺得背後的男子有些眼熟,可她的身份畢竟和島上的侍女們不同,平日裏多是在宮內深居,只在每次有大人物來的時候,才有機會偷偷溜出來玩耍,哪曾想就遇到了這般尴尬的場景。
而且方才見到的少年,和很久之前見過的那個神秘劍仙十分的相
像。 她還記得當年她不過五六歲的時候,那劍仙曾在島上停留了幾日,自那以後宮主就性情大變,島上的習俗也變得奇怪起來,以至于後來經常有些漁民會到島上來,和宮裏的姐妹們做那些羞人的勾當,長此以往,耳濡目染之下,她也漸漸習慣了那些事情。
因此當張阿四從後面攬住她的身子的時候,她一心只想著不要被對面的那少年看到,卻是壓根沒有抗拒的意思,反而這般體驗倒是教她新奇
不已。 此刻男人那硬邦邦的物事頂在自己的股間,少女還不待反應,就覺得背後男子吹出的熱氣落在自己耳邊,撩撥的身下愈發的酥癢。
張阿四見少女不答話,倒也不介意,他此行本就是爲了尋回李逍遙,只因之前被出浴的少女勾起了心火,這才潛過去作弄起少女
來。 他上島次數不少,自然也是知道一些規矩的,此前也遠遠見過少女的模樣,知道她便是那水月宮之中的聖女,而且看她的反應,到現在應該還是處子之身,因此倒也不敢太過放肆,只是將肉根貼在少女的兩股之間輕輕摩擦,並不敢真個銷魂。
不過縱使如此,少女被張阿四摩擦著股間,只覺得那肉根尖端往外冒著熱氣,時不時的從蜜唇的邊沿劃過,一雙怪手更是直接攀到了自己的胸口,指尖攥住胸前那兩顆鮮紅的蓓蕾,放肆揉捏著那不算大卻堅挺異常的鴿乳,漸漸也有些壓抑不住的呻吟出聲:"
唔...... 嗯...... 好哥哥,不、不要,你快...... 快些,我怕那小賊一會兒回來......"

張阿四聽到這話,哪裏不知道少女心思,當即也顧不得繼續調戲與她,而是攬住了少女的纖腰,加快了在她胯間頂弄的動作。 期間少女不再言語,只是胸前那一團嫩肉上的蓓蕾逐漸矗立起來,雙腿更是下意識的夾緊了中間那作怪的肉根,摩擦的肌膚都略微有幾分泛紅。 股間的蜜穴裏更是不住的往外湧出潺潺的溪流,無一不體現著少女動情的身姿。
張阿四一直心下默數著,等差不多又快速抽送了一百下,只覺得少女的股間已是滑膩不已,整個人更是軟軟的,就差癱下來了,好不容易用手扶住石頭才撐住身
子。 只是雙腿卻夾得更緊,就差將蜜穴套弄上去真個銷魂了。
此時張阿四肉根尖端的龜頭滑動間,已是頂開了少女的兩瓣蜜唇,那種被少女蜜唇上的軟肉包裹著的灼熱,讓張阿四也有些吃不消,他又加快了幾分動作,緊接著匆忙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用力將龜頭頂 在蜜唇開口處,大半個龜頭已是分開了少女的那片軟肉,自勇道中頂進去了一些,然後就見他的肉根一跳一跳的,一股灼熱的陽精就此噴薄而出,白濁的濃精瞬間汙染了少女的蜜
穴。
少女的身子也是一頓,然後自她的蜜穴之中就此噴出了一股黏膩的淫液,混合著沾在蜜穴口處的滾燙陽精,一同順著少女那雪白的大腿往下流淌滴
落。
整個過程中兩人都不敢放聲,生怕被還沒有走遠的李逍遙發覺,自少女發現李逍遙到現在不過半盞茶的時間,她卻莫名的感到興奮,那種類似于偷情一般的異樣刺激,讓兩人在緊張的關頭裏同時快速的發洩了
出來。
此刻她軟綿綿的撐著身子,一手捂住嘴巴還在低喘著,扭頭卻見方才身後的那男子發洩完後,竟如同魚兒一般快速潛回了水裏,然後轉眼間就遊得沒了蹤
影。
高潮過後的少女有些啞然,又突然想起李逍遙還在百步之外等著,一股莫名的火氣就此湧上心頭,也顧不得股間還兀自往下淌著的淫液,真個如仙女一般掐了 個法訣,也不見她怎幺動作,那散落在潭水邊上的衣衫便隨風漂了起來,裹住了她赤裸的嬌軀,跟著整個人禦風而起,朝著李逍遙離去的方向追了
過去。 那邊李逍遙還正在忐忑,他方才也是看到那少女赤裸的曼妙身姿,頭腦一熱才鬼使神差的想了個略有些下作的法子,此時靜下心來正有些懊惱來著。 突然間晴空裏一道驚雷乍響,電光就落在他面前丈許開外的地方,青翠的草地頓時一片焦黑。
李逍遙這才慌亂不已,懊悔自己方才的作爲,莫是連老天爺都看不過眼
了? 這才平地落驚雷,想要劈了自己。 不過轉眼就聽見後面傳來一聲嬌呵。 "淫賊,哪裏跑! "

扭頭就見方才水潭裏那少女漂浮在離地叁丈高的地方,已是穿好了衣衫,杏目圓睜的怒視著自己,手上還不住變幻著動作,緊跟著又是一道驚雷落在自己身後。
此時他哪裏還不知道,這回真的是遇到了仙子發怒,想到方才自己還那般調戲與她,連忙抱頭鼠
竄。 好在那仙子少女的法術尚未掌握純熟,這才沒有被她真個劈中。 當然李逍遙也不知道,少女其實並未存心攻擊他,只是想要嚇唬他一下出口惡氣罷了。
她這般禦風飛在李逍遙頭頂,有一半是爲了示威,另一半卻是因爲雙腿仍酥軟不已,怕是站都站不穩
了。
李逍遙哪裏知道個中緣由,眼見少女兇狠的模樣,怕是自己此番躲不過去了,正待跪地求饒,就見少女已經自他頭頂飛掠了
過去。 恰在此時,幾點甘霖自少女身上滴落,正巧落在李逍遙的鼻尖,那少女花蜜的香甜氣息混合著濃烈的腥臭味道,頓時讓他沒來由的—滯。
少女眼尖,也瞧得了這一幕,卻是又暗自羞紅了臉,心神一陣不穩,差點直接摔落到了地上,廢了好大功夫才緩緩飄下來,雙腿勉力支撐住身子,沖著李逍遙又是一指,驚雷 在他身畔連連乍響,弄得他一動不敢再動,只好無奈討饒道:"仙子姐姐、姑奶奶,小的知道錯了,小的真的是爲了救嬸嬸才不得已出此下策,求求大仙饒了小的這回
吧。 "

"哼,淫賊! "少女碎了一口,也不知道心裏說的是李逍遙,還是方才早已經溜之大吉的張阿四,跟著道:"就知道花言巧語,你說是爲了嬸嬸求藥而來,那又如何能穿過這島上的迷陣? "

李逍遙匆來掏出破天錘解釋道:"我也不知道啊,只是來之前有個苗人給了我這幺個小錘子,然後我糊裏糊塗就信了他的鬼話,這才上得島來的。 "

話音未落,兩人所在的地方突然一陣狂風大作,然後李逍遙就聽有另外有個女子的聲音在身邊響起,語帶不容置疑的怒意問道:"破天錘?!你和拜月教的人有什幺關係? "

話只說了一半,李逍遙就見一道霹雳般的雷光閃過,眼看就要落在自己頭頂,好在這時被另一道類似劍光一般的銀芒阻了一下,這才沒有劈中他,緊接著天邊一道虛影自一個小點開始漸漸變大,等他回神過來才發現不知何時,兩人身邊突然又多了兩個人出來。
其中一人戴著個羅刹面具,身段裴娜,明顯是名女子;另一人則一襲寬大的灰袍,整張臉隱藏在罩帽之下,形貌難
辨。 先前李逍遙聽到的質問以及雷擊卻是來自那羅剎面具之後的女子,不過她尚未再次出手,就見那罩帽男子隱約護住了李逍遙,她這才上下打量了灰袍人一番,疑惑道:「是你? "

李逍遙此刻心神恍惚不已,連連受到驚嚇,先是那仙子禦風而起,隨手便喚出驚雷劈落,緊接著有人禦劍而來,隨後又詭異的出現眼下的對峙,他一時也有些搞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幺? 自己只不過是求仙問葯,怎幺好像漫天神佛都尋了上來一般? 欧美成人高清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