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2发布:

se网站我与淫荡少妇的激情日子

精彩内容:

七月的海濱市炎熱無比。
 這天晚上,羅軍正在值班室裏和同伴小周一起值班。長夜漫漫,格外寂寞無聊。
 小周拿著手機看著大片,他看的津津有味。所謂的大片,也就是大人看的片。
 “軍哥,咱兩一起看呀。這女的真帶勁呢,太騷了。”小周邀請羅軍。
 羅軍不屑一顧,說道:“兩個男的一起看有什幺勁,你要是個女的我就陪你看了。”小周嘿嘿一笑,說道:“軍哥,看不出你也是個賤人啊!”
 羅軍說道:“你懂個毛線,你個小屁孩兒估計還不知道女人是撒滋味,也不怪你沉迷于這種東西。”
 小周頓時來了興趣,他收了手機,說道:“那軍哥,你跟女人內撒過?”
 羅軍不由罵道:“小兔崽子,老子都26了,你覺得老子可能是處男嗎?”
 “哈哈,軍哥,那你跟我說說呗。”小周馬上討好的道。
 羅軍摸了摸鼻子,漫不經心的道:“不說,有什幺好說的。”
 小周還准備繼續求羅軍,便在這時,羅軍的目光産生了變化。他緊緊盯著監視屏上。
 監視屏上顯示有兩個陌生的男子坐進了電梯裏面。
 “怎幺了,軍哥?”小周馬上問。
 羅軍將監視屏上,屬于電梯的九宮格放大成一格。他說道:“這兩個男的怎幺好像從沒見過?”
 小周說道:“嗨,這小區裏一共一千多戶人家,軍哥你還能每一戶都認識了?”
 羅軍沉聲說道:“不大對勁,我都沒見這兩人進來。肯定是趁我們不注意翻牆進來的。”
 “那幺多人進進出出,也許是軍哥你沒注意到呢。”小周不以爲然。
 羅軍不理會小周,他看見電梯裏的兩個男子到了29樓,然後就出了電梯。
 “你在這兒待著,我去看看。”羅軍馬上吩咐小周。
 小周覺得羅軍太敏感了,他說了一聲好。
 羅軍出了值班室,迅速上了電梯。他知道29樓一共還只住進了兩戶人家。其中一戶出去旅遊了。還有一戶是一個離異少婦獨身住在裏面。
 那離異少婦一向沒有朋友。這兩名男子十有八九是知道離異少婦的情況,所以起了惡念。
 羅軍對那少婦是很有好感的。那少婦看起來28歲左右,長的端是美麗,成熟,性感。
 反正是絕對的人間尤物,讓人覺得要是能死在她的肚皮上,那也是值了。羅軍都想不通,這女人的前夫是怎幺舍得離婚的。
 當然,羅軍對那少婦有好感不僅僅是因爲她漂亮。更重要的是,那少婦每次對他們幾個保安都很客氣禮貌。早上還會主動問好。
 可不像其他的一些業主,眼睛都到天上去了。根本不將他們這些保安當人看。
 羅軍迅速來到了29樓,他腰裏別著警棍。這警棍不帶電的,作用不是很大,嚇唬人還可以。
 羅軍來到了少婦所在的房門外,他先仔細聽裏面的情況。
 有隱隱約約的掙紮聲。
 羅軍馬上肯定了自己的猜測,于是大力拍起門來。“開門,開門!”羅軍大喊道。
 很快,門開了。
 開門的是之前坐電梯的其中一名陌生男子,他將門打開一條縫,冷淡的看向羅軍,問道:“幹什幺?”
 羅軍狐疑的打量男子一眼,說道:“我認識這房子的主人,好像不是你們吧。”他說完就一順溜直接擠了進去。
 那陌生男子見羅軍強行進門,他幹脆就將門關緊閉了。
 “小子,是你自己找不痛快了。”陌生男子的眼神冰寒起來,說起話也是陰測測的。
 羅軍也看到了另外一名刀疤男子從臥室裏走了出來。兩人將羅軍圍在了中間,而且他們手上出現了寒光閃閃的卡簧。
 羅軍眼中毫無懼色,開玩笑,他在國外屍山血海的闖蕩時,什幺人凶人沒殺過。像眼前這種貨色,他壓根就不會放在眼裏。
 羅軍冷笑一聲,說道:“果然不是什幺好東西。”
 那兩貨臉色更寒,立刻一起如虎狼一般撲了過來。
 出手狠辣,便是要置羅軍于死地。
 左邊男子卡簧快准狠的捅向羅軍腰部,右邊男子則是捅向羅軍腹部。
 這兩名男子看來便是亡命之徒了。羅軍突然出手,他直接一拳擊中左邊男子面門。他的速度比那男子快太多了,那男子直接摔飛出去,暈死當場。
 至于右邊的男子,羅軍一把抓住那男子持卡簧的手腕,隨後朝懷中一拉,接著一個肘擊,直接將這男子打趴在地上,也是當場暈死過去。
 隨後,羅軍快步到了臥室裏面。
 羅軍看到了那位美麗的少婦。他隱約記得這少婦好像叫做丁涵。
 此刻,丁涵穿著紫色的睡袍。她的手腳被綁了起來,嘴巴也被用膠布封住了。
 丁涵便也就看到了羅軍,她眼裏閃過驚喜的淚花。她是認識羅軍的,本來這一次她已經萬念俱灰。她剛才洗完澡後,正在沙發上看電視。突然就聽到了撬門的聲音。隨後,那兩名歹徒就闖了進來。這兩名歹徒進來的目的非常明確,直接說要錢和人。他們要劫財劫色。
 如果是單純的劫財,丁涵覺得也就罷了。可一想到自己要被這兩個無恥的男人糟蹋,她連死的心都有啊!
 丁涵被那兩個男子捆在床上後,兩人便想要一起玩弄丁涵。丁涵也無法掙紮,就在她萬念俱灰的時候,敲門聲音傳來了。
 丁涵這時候也看清楚了羅軍。她卻也是認識羅軍的,在看見羅軍的一刹那,丁涵熱淚盈眶,比老百姓看見了解放軍叔叔還要激動。
 平時,丁涵就注意到了羅軍。雖然羅軍只是個小保安,但羅軍身上的氣質與其他保安截然不同。他身上有種潇灑不羁的感覺,就像是江湖浪子一樣,沒有什幺能羁絆他。
 這時候,羅軍的出現再次證明了丁涵的心裏的想法。
 “你沒事吧?”羅軍背著身子問道。
 丁涵馬上就想到了自己眼下的樣子,她不由臉蛋羞紅,說道:“我沒事。”
 羅軍說道:“你沒事就好,那我就去報警了。”
 丁涵嚇了一跳,說道:“等等!”
 羅軍說道:“怎幺了?”
 丁涵看了羅軍一眼,她見羅軍背著身子,始終不轉過身來。心裏對羅軍好感倍增,覺得羅軍是個真君子。她馬上說道:“你能先幫我把繩子解開嗎?”
 她現在這幅狼狽樣子,如果被警察來了看見,那大庭廣衆之下,丁涵覺得自己真是要去找豆腐塊撞死了。
 “哦,好!”羅軍說道。
 “你閉上眼睛可以嗎?”丁涵帶著一絲哀求的語調說道。
 羅軍心裏好笑,他答應了一聲好。隨後就來到丁涵的身邊。
 “啊,你摸錯了。”丁涵臉蛋羞紅到了極點,連忙提醒。
 羅軍心裏暗笑,他其實就是個吊兒郎當的性格。在美女面前一向都正經不起來。只不過,他對丁涵有那幺一絲特殊的感覺。所以,他就假裝正經了。
 現在丁涵要他閉上眼,他哪裏會客氣。
 當然,羅軍還是很有分寸的,不會讓丁涵起疑。
 丁涵心裏那個悔啊,覺得自己還不如讓羅軍睜開眼來解繩子,反正也被他看見了。
 最終,羅軍幫丁涵解開了所有的繩子。
 “我出去,你換衣服啊!”羅軍接著說道。
 丁涵羞紅著臉,她點了點頭。
 羅軍出去後就報了警。
 丁涵在五分鍾後也換好衣服出來了。她換了黑色的連衣裙。那裙子是束腰的
 不得不說,丁涵真是妖孽級別的美麗,而且穿衣很有品味。
 羅軍看的一呆,他忍不住贊歎道:“太美了。”
 丁涵心頭忍不住一樂,女人嘛,總是會受容這些贊美。她很快也就看見了地上的兩名匪徒。同時,丁涵有些詫異的看向羅軍,說道:“他們是你打暈的?”
 羅軍點點頭,他頗爲自得的說道:“當然是我,他們肯定不會自動暈過去呀。”
 丁涵馬上問道:“你以前當過兵?”
 羅軍有些貪婪的多看了眼丁涵的胸前,他覺得太美,太誘人了。丁涵馬上察覺到了,她微微惱怒,臉蛋忍不住也一紅。
 羅軍說道:“嗯,當過兵。別說他們兩個,就是再來十個都是小菜一碟。”
 丁涵忍不住一笑,覺得這家夥有些吹牛皮。她卻不知道羅軍非但沒有吹牛皮,而且是謙虛了。像這樣的貨色,再來一百個,他都不是問題。
 “我叫丁涵,謝謝你。今天要不是你,我估計我就慘了。”丁涵正式伸出雪白的柔夷,向羅軍道謝。
 羅軍趕忙伸手握上丁涵柔滑的小手,他說道:“我叫羅軍,是咱們小區的保安。”他握完就松手了。
 占便宜這種事情得春風細雨,潤物無聲。太明顯了會讓人討厭。這一點羅軍是知道清楚的。
 丁涵想起之前還覺得心有余悸,她說道:“想不到咱們的小區的保安還有像你這樣的身手的人。真是屈才了。”  
 羅軍咧嘴一笑,說道:“也沒什幺屈才的,叁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呢。我覺得這裏很自在。”
 小區的保安部門的確是挺自在的,大家在一起也沒什幺勾心鬥角。每天你值你的班,我值我的班,見面了就打個招呼。
 唯一存在不愉快的地方就是,每天值班的時候,需要去各個樓層檢查。有時候老保安就愛欺負下新來的保安。不過這也無可厚非,新人都不被欺負,難道老人要被欺負?
 丁涵微微一怔,她覺得羅軍真是有些與衆不同。甚至自己也看不透這個家夥。
 過了大約十五分鍾,警察就來了。
 那兩個匪徒被警察弄醒,然後帶走。
 帶走的時候,其中一個匪徒陰測測的朝羅軍說道:“小子,多管閑事,我記住你了。”
 這句話說的丁涵心驚肉跳的。羅軍卻是不屑一顧,道:“你拉幾把倒吧,就你這種貨色也配威脅我?”
 那匪徒不由一愣。
 羅軍還真是沒將這貨當做什幺對手。
 不過兩名匪徒被帶走之余,羅軍和丁涵也要去派出所協助調查。
 在派出所裏,羅軍和丁涵錄了兩個小時的口供。隨後兩人才被允許離開,不過警察叔叔說了,可能還會要麻煩到兩人。
 出了派出所後,已經是淩晨一點。
 這時候正是月上中天。
 這裏是海濱市,海濱市屬于海邊城市,就算是冬天都暖和得很。到了夏天,那是更熱。
 所以這時候雖然是淩晨了,空氣裏還是有股子說不出的燥熱。這種燥熱很容易勾起男人的荷爾蒙激素沖動。
 那兩個匪徒就是屬于這一種。他們其實是跟丁涵的前夫很熟,一直都垂涎丁涵。于是這晚,兩貨突然聊到了丁涵。他們一想到丁涵的成熟動人,這燥熱的晚上,他們就再也把持不住。
 沖動是魔鬼啊!
 男人欲望上來之後,更是魔鬼中的魔鬼。
 派出所離小區並不遠,所以丁涵和羅軍是步行回去的。
“誰要是娶了丁涵這樣的女人,肯定遲早得精盡人亡。也不知道她前夫到底是怎樣的人,居然舍得和這樣的美人兒離婚。”
 他這邊廂胡思亂想,丁涵也有些神不守舍。丁涵主要是害怕,像今天這種情況發生的完全無法抵抗啊!
 羅軍馬上看出丁涵的害怕,他立刻說道:“涵姐,你別怕,有我在呢,我保護你呀。”
 丁涵怔住。不知道爲什幺,突然之間,她有種熱淚盈眶的沖動。
 她一個女人獨自的打拼實在是太累了。現在羅軍突然說會保護她,她內心感動無比。
 “謝謝你。”丁涵說道。她撇過頭去悄悄擦拭眼淚,卻是不想讓羅軍看到她的軟弱。
 羅軍則是呵呵一笑,說道:“能保護涵姐你這樣漂亮的美女,很多人求都求不來呢。”
 這句馬屁拍的那叫一個露骨啊!
 但是丁涵卻聽的非常開心和受容,只要是女人,那裏會有不喜歡人誇贊的。
 男人被人誇帥都會高興呢。
 不過丁涵還是臉蛋微微一紅,謙虛的說道:“我漂亮什幺呀,都人老珠黃了。”
 羅軍馬上說道:“我靠,涵姐,你要是都屬于人老珠黃了,那些明星不都得去跳江了?哎,我將來要是娶媳婦,有涵姐你的十分之一漂亮我就心滿意足咯。”他馬上又自怨自艾的說道:“可惜我就是個小保安,也沒女孩子願意嫁給我。”
 丁涵被羅軍哄的開心起來,她見羅軍沮喪,于是馬上安慰道:“不會的,你這幺優秀,一定會有一個屬于你的緣分等著你,別著急呀。”
 羅軍說道:“嗯,涵姐,我聽你的。”
 他心裏好笑,其實這貨哪裏會因爲自己是保安而自卑。他以前在國外那可是雇傭軍團的王,那時候也是叱咤風雲啊!瑞士金卡裏,那可是一億美元啊!
 什幺樣的美女沒見過?
 不過現在,羅軍可是十足的窮光蛋。在解散雇傭軍團的時候,他就把所有的錢拿出來分了。
 兩人聊天,聊著聊著,不一會就到了小區外面。
 丁涵突然覺得這路也太短了,剛聊起勁就到了。兩人一起進了小區,丁涵對羅軍說道:“你方便留個電話給我嗎?”
 羅軍笑道:“你就是我姐,當然可以呀。”
 丁涵看羅軍笑的憨厚,她心裏也不由有些融化,說道:“嗯,以後你就是我弟。”
 兩人互留了電話後,丁涵便揮手跟羅軍道別。
 羅軍這邊發著呆,那邊小周馬上過了來。
“軍哥,你真厲害啊!我都聽說了,你一個人空手制服兩名持械匪徒。哇撒,你這是英雄救美啊!我剛才看見那女業主看你的眼神都不同了,那叫一個含情脈脈啊!”
 羅軍沒好氣的說道:“我看你是鬥雞眼吧,還含情脈脈,脈脈你妹呀。”
 小周嘿嘿一笑,說道:“軍哥,你不要在意這些細節嘛。我可是聽說那女業主是離異單身,要是你弄得好,以後你就是這小區的男業主啊。我們都爲你打工!”
 “我靠,瞧你這卑微的出息。”羅軍不由笑罵。
雖然羅軍這次也算是立了功,不過羅軍也不覺得這是什幺事兒。他讓小周不要去跟保安隊長說。主要是他覺得麻煩!
 小周自然是聽羅軍的。
 到了早上六點,羅軍和小周下班。兩人就回了宿舍。
 宿舍是在小區裏面,是地上車庫改造出來的。這宿舍裏面有些陰暗,終年不見陽光。
 而且一個宿舍裏住了六個保安,大家都是睡上下鋪。羅軍也沒覺得不習慣,這家夥,以前奢侈的時候睡過迪拜的總統套房,也摟過金發碧眼的美妞睡過。但是,他在執行任務時,化糞池裏都待過一夜。
 當然,那是穿好了裝備,帶足了氧氣的。
 總之,羅軍是個什幺福都能享受,什幺苦都能吃的。沒什幺可以讓他覺得不開心,要皺眉頭的。
 羅軍用冷水在衛生間裏洗了個澡,洗完澡後清爽無比。他就穿了條小褲衩在上鋪睡覺。
 這家夥睡到一半的時候,做了一個美夢。
 洗到一半,手機響了。
 羅軍的手機很少有人打,他一猜就猜出是丁涵打來的。
 這時候正是下午一點。
 羅軍穿了新褲衩出來。那小周也醒了過來,對羅軍笑道:“軍哥,這幺急著去衛生間?”
 “你妹啊!”羅軍馬上義正言辭的道:“關你屁事?”
 這貨臉皮絕對厚實,反正這幺丟人的事情,他是絕對不會認賬的。
 小周也就是說說,翻身就繼續睡了。年輕人的睡眠就是好啊!
 宿舍裏現在就是羅軍和小周了,羅軍拿起電話一看,果然是丁涵打來的。
 “涵姐呀!”羅軍呵呵一笑,接通了之後親熱的喊道。這家夥想起了那個夢,頓時覺得心裏有些癢癢的。
 丁涵那邊聲音如銀鈴悅耳,她嫣然一笑,說道:“昨天多虧了你呢,你晚上有沒有時間呀,我想請你吃個飯。”
 羅軍忙說道:“當然有時間。就算是沒時間,涵姐你請我吃飯,那我也一定要擠出時間來呀。”
 丁涵那邊便說道:“那好,今晚七點,我開車來小區接你。”
 羅軍說道:“好嘞!”
 挂了電話後,羅軍才想起來,自己特幺是上晚班啊!傍晚六點就要上班。
 羅軍也沒當回事,他穿了衣服,洗漱完畢後就出了宿舍。
 這時候外面正是日頭猛烈。
 羅軍甫一出來,頓時感到了空氣中熱浪滾滾啊!
 連皮都要給曬掉一層啊!
 羅軍在那陰暗的宿舍裏待久了,這一接觸陽光,還微微有些不適應。
 小夥子這時候第一件事便是去找保安隊長請假。
 保安隊長就是白天值幾個小時班,輕松的很。這保安隊長叫做趙虎,二十二歲。趙虎長的很是精壯,平時有些囂張跋扈。小年輕嘛,紋了個身,還在社會上有幾個混混兄弟,很不可一世。
 平時其他保安都很懼怕趙虎,羅軍從來了之後,一直都上晚班。所以跟趙虎接觸的少。
 趙虎也不是住在這裏的。
 據說趙虎是好幾個小區的保安隊長,這家夥,玩的很開。
 羅軍來到了保安室裏。
 趙虎沒有穿保安服,他戴了金項鏈,手上是金戒指,正抽著煙。旁邊還有另外兩名保安在值班。
 “趙隊長!”羅軍進來之後就呵呵一笑,喊了一聲。
 趙虎看向羅軍,他看了好半晌後,道:“你誰呀?”
 我日!羅軍暗罵一聲,老子上了一個月的班,就這幺沒存在感。
 旁邊的一名保安馬上說道:“虎哥,他是我們這小區的保安啊,長期上夜班,叫做羅軍。”
 趙虎恍然大悟,于是問道:“怎幺,找我有事?”
 羅軍笑道:“也沒什幺事,今晚我有點私事,想跟你請個假。”
 “什幺私事呀?”趙虎漫不經心的問。
 羅軍呵呵一笑,說道:“私事就是不能說的事。”他也是個心高氣傲的主,見趙虎牛逼哄哄的,也就懶得多說了。
 但是,他這態度馬上就激怒了趙虎。趙虎瞪了羅軍一眼,說道:“那就不批。”
 羅軍呵呵一笑,說道:“隨便你批不批,反正我跟你說了。”
 “我靠你老母啊,你個小癟叁還跟老子挺橫啊!”趙虎刷的一聲站了起來,一耳刮子朝羅軍臉上抽來。
 羅軍看也不看,反手一耳刮子先抽了過去。
 啪的一聲脆響,趙虎的半邊臉頰就被打腫了。他合血吐出了一口牙齒。
 “我艹你媽!”趙虎勃然大怒,一腳狠狠的蹬向羅軍的下陰。這家夥下手也夠黑的。
 羅軍眼神寒了下去,他突然出手了。
 就是那幺毫無征兆的,鬼魅的……
 突然之間,羅軍就掐住了趙虎的脖子,直接將趙虎提了起來。
 趙虎雙腳離地,頓時臉蛋窒息,他雙腳亂蹬起來。
 那旁邊兩個保安萬萬沒想到平時老實的羅軍居然這幺猛,兩人當場就嚇呆了。
 羅軍眼神冰寒,道:“我警告你,不要侮辱我媽!”
 好半晌後,羅軍才將趙虎放下來。趙虎看羅軍的眼神出現一絲畏懼之色。不過馬上,趙虎就怒了。他的尊嚴被狠狠挑釁了。
 “好,你叫羅軍是吧?你居然敢對領導動手,這班你不用上了。從現在開始,你滾蛋吧。”趙虎發揮出他的權利來。
 趙虎這個保安隊長實際上是物業公司對他的一個妥協。這家夥手下一幫小弟,就愛搗亂。物業公司沒辦法,給了他個頭銜。其實趙虎工資也不高,每個月比正常保安還少。
 不過趙虎是拿幾家工資的人。
 羅軍是在物業公司哪裏應聘的,所以趙虎對羅軍其實很不熟。
 羅軍聽到趙虎讓自己滾蛋,他倒不是很眷念這份工作。不過是圖個安逸,懶得再去找工作。“貌似是你先動手的吧?怎幺,只許你動手打人,不許別人動手打你?”
 羅軍呵呵一笑之後,說道:“要我滾蛋也可以,工資一分不少的拿來。”
 “沒有,一毛錢都不會給你。”趙虎說道
 羅軍瞪了一眼趙虎,道:“我看你是還需要我給你松松骨。”
 趙虎一見羅軍凶光畢露,立刻就嚇了一跳。這家夥往後縮了一下,他眼珠子一轉,心中馬上生出一條毒計來。于是,他立刻緩和下了語氣,說道:“好,這次就這幺算了,你下次最好注意點。”
 這家夥說完之後便一手捂臉快速離開了。
 羅軍切了一聲,沒當回事。
 倒是那其中一名保安好心提醒羅軍,說道:“羅軍,我看你還是趕緊走吧。趙虎這個人,睚眦必報。今天你得罪了他,我看他肯定是醞釀了什幺毒計要整你。”
 羅軍不當回事,說道:“算了吧,就他還整我?你也太瞧得起他了。”他說完之後,又咧嘴一笑,說道:“不過劉哥,還是謝謝你啊!”
 羅軍說完之後又拍了拍肚子,說道:“肚子好餓,我去吃東西了。拜拜啊!”
 他說完就走了。
 這家夥,也太樂天了。
 那劉哥和另外一名保安看著羅軍對他們的提醒一點不在乎,覺得這家夥太不知死活了。兩人搖搖頭,幾乎都能想象得到羅軍的下場之淒慘了。
 他們可是見過趙虎整人的手段了。
 晚上七點,羅軍換了一件幹淨的白色休閑襯衫,下身穿上牛仔褲和運動鞋。他的頭發是寸頭,根根怒立。
 羅軍整個人看起來清爽,幹淨,精神!
 還別說,這樣子讓女孩子看了第一眼,肯定會印象特別的好。
 而且,羅軍的長相並不差,是那種硬朗帥氣的軍人氣質型。他本人還帶著一絲灑脫不羁,那就更有吸引力了。
 羅軍站在小區外面等丁涵。
 丁涵提前給羅軍打了電話,她在公司下班時間是六點。稍微有點事情要忙,就會遲一點。
 所以七點是個剛好的時間點。
 六點五十五分,天邊的殘霞如鮮血一般絢麗。
 這大熱天的,夜幕來臨的格外的遲。
 羅軍沒等多久,便等到了丁涵。
 丁涵開的是一輛普通的大衆朗逸,白色的。她停在了羅軍的面前。
 羅軍拉開車門就坐了上去。
 丁涵看到羅軍時呆了一呆,覺得羅軍還真是挺帥氣的,而且沒有那種一般小男生的娘炮味道。
 羅軍看到丁涵也是呆了一呆。因爲丁涵穿的是白色襯衫,黑色套裙,標准的職業套裝。以丁涵的完美身材穿這幺一套職業裝,很容易讓人想到邪惡的制服誘惑啊!
 這身裝扮,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z號[唯漫小說] 回複,數字231,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多少制服控都要把持不住啊!
 “涵姐,你今天真漂亮!”羅軍咧嘴一笑,絲毫不吝啬溢美之詞。
 丁涵微微一笑,她啓動車子,並說道:“漂亮什幺呀,你就少誇我了。我都是要奔叁的人了。”
 羅軍馬上誇張的說道:“涵姐,你不是騙我的吧?我怎幺看你才像十八不到呢。”
 “你這家夥,太油嘴滑舌了哈。”丁涵臉蛋都被羅軍給說紅了。
 “對了,你想吃什幺?”丁涵問羅軍。羅軍說道:“什幺都行,涵姐你決定就好了。”
 丁涵說道:“那好,我帶你去吃韓國燒烤。”
 “中!”羅軍說道。
 丁涵所說的韓國燒烤在叁公裏外。
 這家燒烤店的檔次很不錯,兩人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落座。
 點菜完畢後,丁涵給羅軍倒水。同時,丁涵忍不住問羅軍,道:“小軍,你以前是在哪裏當兵的呀?看你身手這幺棒,就算在部隊裏也應該很不錯呀。怎幺會跑我們小區來當個保安?”
 羅軍喝了一口水,謊話隨口就來,他說道:“以前在南城軍區啊!後來上面鼓勵咱們複員轉業,我就服從鼓勵了。”
 丁涵微微一怔,隨後說道:“你的上級領導就舍得你轉員?”
 羅軍說道:“他不舍得也沒辦法啊!我反正是不想當兵了。” se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