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天堂www天堂最新版水�淫外传

精彩内容:




      選改第叁十一回張都監血濺鴛鴦樓武行者被困小古廟

  話說武松飛雲浦搠死了四個公人胸中憋著一團惡氣提了樸刀徑直回孟州城
來。進得城中,早是黃昏時候。

  當下武松徑踅去張都監後花園牆外馬院,侯至天黑,翻牆跳至院中到鴛鴦樓
胡梯邊來, 手 腳摸上樓時,早聽得那張都監、張團練、蔣門神叁個說話。武
松在胡梯口只聽得那蔣門神口 稱贊不了,只說:「虧了相公與小人報了冤仇,
再當重重的答報恩相。」張都監笑道:「不是看我兄弟張團練面上歍殠殒殟,嗾唛哔啧誰肯幹這等
的事!可笑那武松還真當我要將小女玉蘭許配與他,卻不知這會兒我們正把玩著
哩,哈哈!」

  武松鋼牙一咬,青筋暴跳,湊上前去手指濕了唾液輕輕點開窗戶紙朝 看去,
真個一個春色無邊。那玉蘭正被張都監摟在懷中俯身含著一根醜粗肉根,櫻桃小
口紅豔豔地被那物撐開著上下郁動,雲衫散開酥乳外露,白嫩嫩地垂著被張都監
手指捏住奶尖搓玩兒,口中    地哼著。那蔣門神和張團練也各摟了一名妙
齡女子,皆脫得衣衫散亂,淫亂不堪。

  只聽那團練也接聲道:「玉蘭可是都監禁 ,前些日子承蒙都監大人厚愛給
小弟品嘗了一番,那滋味,呵呵,可真是妙不可言。」張都監一笑:「今日就是
拿出來大家一起享用一番,」又沖蔣門神道:「你雖多費用了些錢財,卻也報了
你昔日之仇又受了美色,以後有些事情還要多多照應則個。」蔣門神知他意思,
躬手獻勤笑道:「恩相若有差遣小人必當相報,小人也已知會下邊,每月給恩相
上些把玩的閑物,還望恩相承納。」張都監飲酒大笑,揮手做作:「玩笑玩笑,
只待飛雲浦消息,再說分曉。」這正是:暗室從來不可欺,古今淫惡盡誅夷。

  金風未動蟬先覺,暗送無常死不知。

  武松聽得早已無明業火竄叁千丈,沖破青天。右手持刀,左手叉開五指,搶
入樓中。只見叁五枝畫燭高明,一兩處月光射入,樓上甚是明朗。蔣門神坐在交
椅上正將懷中女子肆意揉玩,忽見是武松,吃了一驚,一腔欲火頓時飛到九霄雲
外。說時遲,那時快。蔣門神正欲起身時,武松早落一刀,劈臉剁著,和那交椅
都砍翻,血濺處嚇得懷中那女子尖叫一聲裸著半身癱倒在一邊,武松也不理她,
回刀轉過身來。張都監方才伸得腳動,被武松當時一刀,齊耳根連脖子砍著,撲
地倒在樓闆上,懷中玉蘭也駭得縮在一旁。

  這張團練是個武官出身,雖酒醉情迷,還有些氣力,見剁翻兩個,料道走不
疊,只緊抓了懷中少女推向武松,武松伸手撥開。那張團練趔趄著便往窗戶跑,
武松冷哼一聲,手中樸刀對著張團練後心擲出,活活釘死。

  武松連殺叁人,方解恨意。提起手邊酒锺子,一飲而盡。連吃了叁四锺,扯
過手邊少女把酒杯遞到唇邊:「你也吃。」那少女駭得渾身亂顫 開朱唇抖著喝
了下去,武松暢快大笑,將少女扔倒在地,轉身看向玉蘭,玉蘭花容失色,手掩
在胸前只顫聲道:「都頭饒命,所有事皆是都監所 ,玉蘭淺薄無力,自小被都
監收做養女奸淫,還望都頭可憐則個。」

  武松上前一把扯過她手,恨聲道:「當日張都監假意將你許配于我,卻不知
你是這般貨色。」低頭看那玉蘭酥肩柔肌,一對羊脂般的美乳圓潤嬌挺,頂上兩
粒嫩紅乳尖被張都監捏得硬硬聳起,血性一沖,欲火燒了上來,遂推倒在地,撕
開青裙,露出兩腿間光溜溜一簇毛來,武松喘著粗氣寬衣解褲緊盯著那處:「既
那日已配我 妻,且行夫妻之事再說。」

  玉蘭光著身子見武松掏出胯下粗筋巨棒,如盤龍黑杵般,又驚又怕,下身玉
蛤一陣緊顫,哀聲求道:「玉蘭雖破敗之身,還望都頭憐惜則個。」武松也不答
話,扯了玉蘭雙腿分開,露出黑叢叢陰毛間的風流嫩穴來,摸了一把早已圓滑水
潤,不由分說巨龜分開那柔濕唇瓣只用力一頂,已整根沒入玉蘭下體 去。

  玉蘭纖腰一弓,「啊」地緊咬玉齒又手摳住地面。武松直喘著吼了聲:「卻
這般緊,正好爽個滋味。」遂陽根漲開撐著玉蘭浪穴抽弄了起來,不一時已是水
聲作響,淫騷氣味彌漫,奸得那玉蘭:可憐少女歎苦命,直被弄得雙頰 ;嬌汗
淋漓聲散亂,下有巨杵不住催。

  雲 烏發盤絲散,兩團嬌乳玉翻飛;瓊汁作響流不盡,可憶當日水調曲。

  那碩龜下下直搗花心,沖得玉蘭洩了數次,武松這才一松精關,把滿卵丸的
濃精穢物澆入玉蘭下陰 去。待抽出看時,卻見兩人下體都 磨沖撞得白乎乎粘
汙一片。武松回頭瞧了另外二女一眼,兩人早摟作一團不敢吱聲,于是喚過來,
讓一女舔自已肉棒,另一女給玉蘭舔陰弄個幹淨。二女哪敢違逆,也不嫌汙穢,
俯身舔了起來,玉蘭早被武松奸得昏了過去。武松見給玉蘭舔陰的女子趴著朱唇
微 ,口吐香舌強忍腥臊在那陰毛叢間的唇瓣舐舔,裙下卻露出兩團雪白肥美的
屁股,不由又有些性起,巨根在胯下少女的柔舌纏繞下已又粗硬脹大,遂起身手
掌抓起那女子屁股手握陽具,對住了那肉口兒就要塞入,那女子渾身一顫回首不
及說話,武松已挺腰將胯下巨物擠了進去,少女穴內被脹得吃痛,呻吟哭喊:
「英雄饒命,你那物甚大,小女子吃不住。」

  武松哪 憐她,巨掌握住盈盈纖腰,驢般的陽物在那嫩肉眼兒 一陣瘋戳,
直搗出股股白漿,女子被奸得浪聲連連,雙乳上下甩動,渾身止不住一陣抽穴內
肉壁 夾著那粗棒噴汁洩了出來。武松又奸得幾下,那女子已是癱癱軟軟只伏在
地上哼哼,甚覺無味,抓住屁股抽出濕淋淋肉棒,將少女扔到一邊,且對另一個
道:「也讓你受用受用,過來耍玩則個。」那少女已掩上衣衫,只好顫巍巍地上
前,武松扯過來摟入懷中摸著乳玩了兩把,便拉下裙帶剝個精光,此女身軀甚是
嬌小,那處的毛且淡淡疏疏,如稚兒般,武松抓其大腿手掌可握。這般風塵女子
武松也不甚憐惜,將少女兩腿扯開,赤紫的大龜分開粉瓣便往那騷眼兒 擠了進
去,直擠得:盈盈少女亂顫,銀牙咬作一團。

  怎知那處風流,酸苦還是甘甜。

  直搗進去大半,卻已到頭,抵住少女花心。武松沒奈何,刺弄了幾下倒也受
用,看這少女嬌小,索性巨掌伸去握住少女纖腰拿起,估摸只有六七十斤重,那
武松叁四百斤如玩物的神力如拿鴻毛一般,幹脆站起握住少女如玩物兒般在陽根
上套弄起來,少女哪掙得過,懸空被拿著下面深深淺淺地一通搗,直顫聲叫得一
佛出世,二佛升天。巨龜數下直鑽進那孕宮 去,武松奸得性起,下體毛貼著毛
肉夾著肉兒,撞擠著那淫漿啪啪作響,只管一哆嗦,腰一挺手中握著那稚兒一收,
卻不知那巨蛇拱開花心直鑽進了哪處,股股白漿噴出,一腔情欲射入少女小腹中
去。

  武松連殺叁人,又連淫叁女,熱精戾血排出,略有疲憊,毛開手中少女又連
飲了數锺酒,便去死屍上割下一片衣襟來,蘸著血,去白粉壁上大寫下八字道:
「殺人者,打虎武松也!」把桌子上銀酒器皿踏扁了,揣幾件在懷 。又把幾件
丟到叁女身前,見玉蘭早已幽幽醒轉,扯了些零亂碎布纏住羞處,便道:「你既
配我,便跟了我去罷,我也不虧負于你。」又看另外二女:「你們取了這些碎銀
也各自謀生吧,殺人之事我已寫明與你二人無關,且不必擔心。武松一生磊落也
不取你等性命,速去罷。」

  二女顫顫答謝,武松攜了玉蘭與她找了件衣服遮體連夜越了城去。投東小路,
兩人便走了一五更。天色朦朦  ,尚未明亮。

  玉蘭路上細心服侍,那日張都監將她許與武松,原來也傾心。武松一夜辛苦,
身體困倦,棒瘡發了又疼,哪 熬得過。望見一座樹林 一個小小古廟。二人奔
入 面,武松把樸刀倚了,玉蘭解下包裹來做了枕頭,服侍武松睡下,武松摟過
玉蘭道:「一路上也辛苦了你,且將就著一塊兒睡罷。」二人也不寬衣,就著衣
躺下,武松巨掌探入玉蘭衣內摸著嬌乳,卻待合眼。只見廟外邊探入四把  ,
把武松搭住,武松正待掙,兩人已搶入來,將武松按定,一條繩索綁了。

  看官卻問,武松如此神力怎奈何就這般被綁了。其一武松著實連夜困乏,其
二身上棒瘡發作。當下話不多說,玉蘭也早被兩個漢子拖按住,那漢子淫笑道:
「這次好買賣,還帶著個小娘兒來,敢情是私情逃出來的。」

  那邊武松被綁了個紮紮實實,嘴 也被布條塞住,有個漢子就扒包裹:「莫
不是做了賊拐帶小姐出來的, 面卻都是些銀物,這鳥漢子卻肥了,正好做成肉
饅頭。」

  武松掙脫不得,肚子 尋思道:「卻撞在橫死人手 ,死得沒了分曉!早知
如此時,不若去通州府首告了,便吃得一刀一剮,卻也留得一個清名于世。」那
四名漢子只將二人拖進廟 側首一個小門 ,點著碗燈,將武松剝了衣裳,綁在
亭柱上。武松看時,見 邊梁上,挂著兩條人腿。一個瘦漢子說:「這 卻還有
兩條幹貨,不如把這肥膘晾幾天等肚子 幹淨了再宰, 面好掏弄。」另外一個
黑漢子和肥漢子早捉住玉蘭那邊廂拉扯調戲,邊淫笑道:「這小娘兒越看越美,
倒先好好受用一番。」另一臉疙瘩的 漢子關好小門,回首獰笑道:「只看玩膩
了再刮,倒是細皮嫩肉,嘿嘿。」

  武松心中苦恨:「只害死了玉蘭。」卻見那四賊人都上前扯衣的扯衣,胡摸
的胡摸,那玉蘭苦求再掙一個柔弱女子怎擋得過四個大漢,四賊卻存心在武松面
前戲弄,把個窈窕少女扯得去裳散亂,嬌體酥肩滑露,盡是掩不住的春色無邊,
那玉蘭淚如雨打桃花,粉腮通紅,正是:自小賣身淪 奴,一片傾心隨君路。

  可憐清秀窈窕女,剛逃虎穴入狼窟。

  卻說四賊拿住玉蘭淫戲,有人扯手,有人拉腳,有人扒出乳來揉玩,有人捏
著臀來淫笑。玉蘭看實在掙不過,難逃這四賊汙辱,索性求道:「奴身卑賤之身
不求得脫,只求四位爺爺們放了我家相公,只此一件,小女子願隨爺爺們玩,盡
心服侍。」

  那黑漢子只管扯住腳往大腿上摸,聽這話笑道:「你這小娘子倒好笑,本來
就不過是一塊砧闆上的肉,卻還講什 鳥條件。」瘦漢子卻解開褲 掏出一條長
長軟軟的肉物來,淫笑道:「且聽她說,快來服侍爺爺,侍候得舒服了,爺爺們
就放那肉頭一條小命。」說罷,將那肉物皺皮剝開,露出團滑溜溜的龜來,讓玉
蘭含了,玉蘭強忍惡心,在嘴 盡心舔弄,直舔得那瘦漢子哼哼起來,美得直叫
道:「原來不是個稚兒,卻好把勢,倒真他娘受用。」另叁人聽了,也忍不住,
都脫了衣褲露出一身悍肉和那惡物來,兩人抓了玉蘭纖纖玉手過來使她握住 弄,
果然輕重恰到滋味,美不可言。手便也不閑著,就去抓玉蘭胸前白嫩嫩的奶摸玩。

  那 漢子見玉蘭上半身都被占住,便上前掀扯上去玉蘭青裙,剝下 褲,露
出那 的毛和肉來,按著白生生的大腿根分開,只見那處:黑簇簇,肉嘟嘟,白
嫩嫩下緊湫湫;嬌柔柔,粉溜溜,嫩軟軟間一條溝。

  待雙手將那處縫兒撥開,又是一番情景:兩片兒小嫩肉,頭頂小玉珠兒。

  張開直吐清泉,中間無底黑洞。

   漢子卻正是個好舔此物的,見了這美景,忍不住便舔了上去,卻舔動了那
玉蘭的水性,不由動了情嘴 吃著哼哼起來。

  武松綁在一旁見這淫亂場面,心中道:「雖 救我,到底是個娼妓。卻只是
這四賊可惡,若能得脫非割了頭方解我恨!」當下也不言語,閉目只聽得喘息唏
噓之浪聲,手卻暗中掙著磨弄繩頭。

  那幾個早已弄得不耐,一根根陽物暴著粗筋翹起老高。只商量了先後,就有
那瘦賊上來脫解去玉蘭衣物,剝了個一絲不挂,仔細端詳時卻道:臉如蓮萼,唇
似櫻桃。兩彎眉畫遠山青,一對眼明秋水潤。雙目含情,口吐芳蘭。纖腰 娜,
素體馨香。一對肉奶奶胸兒,柔酥綿軟,頂處兩粒紅櫻翹,使人欲嘗不思還;兩
條白生生腿兒,黑叢遮掩,中間一道溪谷流,只待含杵來相逢。

  那賊人哪還忍得住,抓起扛了雙腿便入了去,只覺入肉處又水兒又緊又柔,
實在說不出的受用,夾著屁股就享樂了起來。直把玉蘭奸得櫻桃口中呀呀氣喘,
酥乳蕩漾。另叁人看著這春景,忍不住也手握了那陽具套弄,卻直催促上面瘦漢
快些。

  瘦賊口中喘住喊道:「這般爽,卻沒享過這等美穴兒。」嗷嗷叫著猛地從那
肉洞中抽出濕淋淋的一根肉來,握著對玉蘭美乳上就把精湯一通亂澆。玉蘭卻不
及喘著回口氣,那黑賊在下身早又扯起了雙腳,乘著那濕濕的肉口兒就塞了進去,
瘋弄起來,口中還胡叫著:「果然好味!只無這般美過。」不一時,也洩在玉蘭
身上。

  待到那胖漢子時,身軀卻過于肥大,便自已倒在地上,扯過玉蘭使其坐在胯
處,粗短的肉根子硬擠入玉蘭叉開腿的穴眼兒,玉蘭只好咬了朱唇上下套動。這
般子耍了一會兒,胖賊的陽根粗脹緊撐玉蘭肉穴兒,卷蓬蓬的陰毛又蹭刮著那頂
處的小肉珠,不多時,玉蘭只覺腰筋麻,被巨龜漲著的肉壁一陣酥軟,夾吸著竟
洩了一泡,咬唇哼哼抖著身顫作一團,那胖賊也吃緊一弄,忍不住,叫著就這般
射了進去,待滑出來時,從那磨得白漿漿的唇瓣處一腔子粘稠精液也流將出來,
成坨淌到胖漢子黑毛肚皮上。

  那胖賊擦拭了淫笑著強抹入玉蘭嘴 ,玉蘭只得強忍咽下。挫賊卻繞到玉蘭
身後,將玉蘭按下背朝上,如狗一般摟了屁股將粗腸塞進去就奸,奸得玉蘭雙手
死撐地面,雙乳垂著前後甩動,慘叫連連。

  原來這挫賊的陽物偏粗長,記記直撞玉蘭花房,那肉 已遭叁人蹂 早已汙
穢不堪,哪經得這般進出,直插得白漿水沫亂擠,淫聲不斷,玉蘭的臀部和那挫
漢的陰毛上都撞得白粘一片,那賊才叫著射入玉蘭穴中。待抽出,玉蘭早無力地
癱軟在地,死狗般叉著大腿趴在那 ,一動不動,私處紅腫泥濘一灘,濃精從那
肉縫 汩汩滑淌在地。四賊也在那處歇息,只說道:「這般肉口兒,殺了倒真可
惜,不若留下多淫幾遍,多奸得幾日才過 。」

  且歇上一回兒子,叁人去弄了些吃物,留下瘦子又光著身子爬上玉蘭身上奸
淫。等弄好,也塞給玉蘭吃了些,卻只不給武松。

  武松乘機暗中弄那繩,卻是澆了油的,解不開,若要開時,只得用刀來剁。

  口又被塞住,真個上天入地無門。那賊們卻又謹慎,不留玉蘭與武松相處機
會,夜間也是摟著玉蘭宿奸。不過兩日,也不知道奸了玉蘭多少次,更是想盡辦
法淫遍全身,連那大便處也不嫌汙穢插過幾遍。

  這一日,武松連餓了叁日,已是昏昏沈沈。那玉蘭只求與些食物,諸賊卻是
不理。這時玉蘭看不過,又求那夥賊人與些水給武松吃,黑賊笑道:「要水無,
你卻給他些淫水潤唇。」便扯腿倒提了玉蘭將她這幾日被插得紅腫處遞與武松唇
邊 磨,玉蘭怎堪令武松受這屈辱,死命掙著亂踢摔下,那賊人只惡狠狠道:
「給你餵他水卻又不餵,可是該死!」翻過玉蘭在她屁股上猛拍數巴掌,白生生
的臀上已是豔紅,不由又起了淫欲,從後面掰開穴眼兒,掏出肉根插進去便奸了
起來,抽得用力處,只把那鮮粉的嫩肉兒翻出,哪兒管玉蘭慘叫。插到爽處,只
管射了進去。那玉蘭只如此這般,要是一番話不順,就招來一場輪奸。

  又熬了一日,黑漢和胖漢出去巡路,廟 瘦賊和挫賊摟住玉蘭又在做那事,
卻道是怎般做?那瘦漢坐在蒲團上分了腿,讓玉蘭背身坐于其上,那根陽物卻插
入玉蘭後庭之內緊裹著,雙手又挽了玉蘭雙腿彎處兩邊分開,挫漢正好在前將另
一根塞進陰毛下肉穴 行那淫事,兩根巨棒只隔著片肉膜 磨抽插,把個玉蘭夾
在中間弄得香汗淋漓,欲死不能,那挫賊偏又含了她奶尖來吸,玉蘭被弄不過,
只得叫出聲來,禁不住連洩了兩次,滿屋淫靡騷液之味。叁人交合處直搞得濕粘
成灘,正這般欲仙欲死耍子,卻聽廟門「砰砰」踢開,先是兩個人頭被 進來,
二賊細看時不是黑漢胖漢的卻又是誰,大吃得一驚,待要離身去取兵器時,那情
兒正濃到身酥腿軟,廟門已闖進一男一女兩人,那婦的猶自叫道:「直娘賊哪個
瞎了眼的,剪徑竟剪到祖宗頭上,卻不是找死。」手起一刀搠死了挫賊,那瘦漢
子只顧推開玉蘭求脫,卻被那男子一腳踢倒,結束了性命。那婆娘接過玉蘭踩倒,
提刀只道:「你這娼妓大白日與這夥賊子在廟 行這好事,也不是什 貨色,殺
了罷了。」

  玉蘭顧不得羞,忙裸身跪求道:「不求姐姐饒命,只求去救 間的一名好漢,
卻是真英雄。」那男的道:「渾家且先住手,你我去看了再說。」二人便入屋定
睛看了武松,那婦人便道:「這個不是叔叔武都頭?」那大漢道:「快解了我兄
弟。」武松看時,那漢子不是別人,卻正是菜園子張青,那婦人便是母夜叉孫二
娘。二人急上前來斬斷繩索,救下武松,取出水與幹糧,將衣服與武松穿了。細
問之下,武松這才把經過講出。那母夜叉道:「卻正巧我兩個路過,見兩個賊人
鬼頭鬼腦,料著不是什 好貨,逮住問過割了來這廟 ,前端一女子講起才知原
來叔叔被困在此處。」武松想起,先謝過恩情,卻不聽外面動靜,忙起身出來一
看,只見一女屍身裹破裳面容悲笑淌倒在血泊之中,旁邊扔著一把鋼刀,不是玉
蘭,又道是誰。

  原來玉蘭數日遭賊汙辱,本就敗破之身,更無面目再見武松,聽得時間武松
獲救,再無留于世間之念,竟持刀自盡。卻正是:可歎忠烈奇女子,命不逢時殘
敗身。

  遭辱含恨赴黃泉,只求來世配那人。

  武松心也悲涼,拎了樸刀又將瘦挫二人頭顱割下,祭了玉蘭,將玉蘭屍身尋
一處山崗埋葬,刻上「愚夫武松之妻玉蘭」。當下與那張青,孫二娘商議,扮作
行者投二龍山去了。

                全文完

天堂www天堂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