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1发布:

东京热精品无码AV剑巫的担心

精彩内容:

劍巫的擔心

  位于太平洋的正中央,距離東京南方海上叁百叁十公裏附近的人工島上,某
棟公寓的704號室,一名少女正俏生生地站在門前。

  及肩的黑色秀髮隨意地披散在身後,卻一點也不顯得雜亂,反而在燈光照耀
下閃耀著柔順的光澤。水手服一般的制服包裹著青澀的嬌軀,恰到好處的襯托出
青春洋溢的感覺,但作爲女性應該成長的部分也確實的彰顯出應有的存在感。

  胸前微微的隆起,以及挺俏的臀部,形成了一道漂亮的風景線,藍色格子裙
下,露出大半的豐腴大腿透著水嫩的感覺,秾纖合度的小腿在黑色長襪的包覆下
顯得更爲纖細而修長,優美的身體線條,讓成年女性都要自歎弗如。

  然而,在少女嬌小的身軀背後,卻背著幾乎有她一半高度的巨大吉他盒,但
她可愛的俏臉上卻沒有因爲其重量而露出一星半點的不適,反倒神態自若的按下
了一旁的電鈴。

  叮咚!

  「來了!」隨著電鈴聲響起,門的另一頭傳來可愛的回應聲。

  來應門的,是與她年齡相仿的另外一名少女,從身上穿著相同的制服來看,
兩人應該是同學的關係.

  「啊,是雪菜醬,早安啊。」推開門,看清來人的面貌後,前來應門的少女
立刻熱情的打著招呼,充滿朝氣的嗓音,讓人也不由得跟著提振起精神。

  「早安啊,凪沙醬. 」被喚作雪菜的少女露出笑容,回應著對方熱情的招呼,
「前輩起床了嗎?」

  「還沒,古城君還在賴床呢。」雪菜的問題,讓凪沙露出了困擾的神情,卻
也沒忘記招呼她進門,「先進來吧。」

  「那就打擾了。」

  回應著凪沙的邀請,雪菜踏進了曉家的大門,隨即便聞到了飄散在空氣中的
味道。煎蛋與米飯的香氣,以及味噌湯特有的淡淡鹹味,在早上的時候特別容易
引起食慾,讓尚未進食的雪菜那空空如也的胃發出一聲悲鳴.

  雪菜尴尬的俏臉微紅.

  「早餐馬上就好了,再等一下喔。」面對雪菜有些尴尬的神情,凪沙用母親
一般的口吻說道,一邊將放在一旁的圍裙穿上,「在這段期間,雪菜醬可以幫我
叫醒古城君嗎?」

  「我知道了。」

  在凪沙準備早餐的這段期間,雪菜來到古城的房間,想要叫醒睡懶覺的古城。

  「前輩,你醒了嗎?」基于禮貌,雪菜在門外喊了一聲,確認古城尚未醒來
後,才伸手轉動門把,「我要進來了喔。」

  推開房門後映入眼簾的,是略顯陰暗的房間. 床邊的落地窗因爲窗簾的遮蔽,
使得窗外明媚的陽光只能透過細微的縫隙滲進房裏,而房間的主人則是完全沒有
察覺有人進入,依舊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依照床邊的地板上散落著幾本漫畫來看,
估計是熬夜看漫畫所導致的。

  「前輩,該起床了喔。」

  一邊說著,雪菜來到窗邊,將窗簾「刷」地全部打開,陽光頓時灑入原本陰
暗的房間,同時也讓古城發出一聲哀號。

  「是姬柊啊……」勉強睜開惺忪的睡眼,古城確認了來人的身分後,將棉被
拉至頭頂,以遮擋對吸血鬼來說太過毒辣的陽光,一邊用模糊不清的聲音說道,
「再讓我睡五分鍾……」

  「你在說什幺啊,前輩,不快點起床的話,上學會遲到的。」雪菜毫不留情
地將棉被給掀開,「不是和南宮老師說過會確實地去上學的嗎?」

  雪菜這一掀,使得緊抓著棉被的古城身體向一旁歪了歪,一個重心不穩,
「碰」的摔到了床下,原本因爲睡意而有些迷糊的腦袋頓時清醒了過來。

  「好痛……」揉著摔疼的腦袋,古城忍不住抱怨道,「爲什幺波隴院祭才剛
結束而以就得到學校上學啊?」

  「因爲是星期一嘛。」雪菜輕巧的回應著古城的抱怨,在替他折棉被的同時,
也不忘催促道,「好了,快去準備準備吧,凪沙醬都快要做好早餐了。」

  「好好。」一邊無力的回應道,古城打著呵欠離開房間,到浴室洗漱去了。

  替古城折好棉被之後,雪菜開始替他整理散亂的漫畫,卻在床底下發現了一
本意料之外的東西。

  「什幺啊……這是……?」看著手中的漫畫,雪菜的俏臉上難掩驚訝之色,
漂亮的綠眸中滿是不可置信的光芒。

  漫畫的封面上是兩名身著西裝的男子,身著黑色西裝的男子手上拿著一朵玫
瑰,遞到另一名男子的面前,而對方則是露出了有些腼腆的笑容。封面的正中間
寫著《猜猜我們誰是攻》這樣的書名,以及封面左下角小小的紅色標籤,都讓雪
菜的內心劇烈的動搖了起來。

  這就是所謂的BL漫畫嗎?

  雖然沒有實際閱讀過,但曾經聽見班上的女同學討論過類似的話題,讓雪菜
至少知道這個名詞.

  爲什幺前輩的床底下會藏著這種漫畫?

  如果是清涼的寫真集或是一般的成人刊物,或許雪菜還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但這種類型的漫畫,她實在不太能接受。

  難道前輩其實是……

  「雪菜醬,古城君醒了嗎?」這時,凪沙的聲音傳了過來,讓雪菜頓時慌了
手腳,趕忙將手中的漫畫放回原本的地方。

  「咦?古城君呢?」才剛將東西放回原位,凪沙的身影就出現在房間外,看
著蹲在地上的雪菜,露出了疑惑地神情。

  「前……前輩的話,到浴室去了。」雪菜故作鎮定的說著,一邊抱起疊在一
旁的漫畫,將它們一一放回書架上。

  「啊啊,古城君又把漫畫亂丟了,真是的。」看著雪菜整理漫畫的動作,凪
沙忍不住責備不在場的兄長,一邊向雪菜表示歉意,「對不起喔,雪菜醬,還要
妳幫忙整理古城君的房間. 」

  「沒關係啦。」或許是不想讓凪沙看見自己動搖的神情,即便整理完漫畫,
雪菜依舊面對著書櫃。

  「那就不要管古城君了,我們先吃早餐吧。」沒有注意到雪菜的異常,凪沙
招呼道。

  兩人就這幺抛下古城,開始享用熱呼呼的早餐,過了一會兒,古城才慢悠悠
地坐到餐桌前面。

  「古城君,有你的信喔。」見兄長總算是來到餐桌前,凪沙說道。

  「信?」咀嚼著早餐的古城口齒不清的發出疑惑的聲音,但這樣的行爲卻引
來了雪菜的不滿.

  「前輩,你這樣太沒規矩了。」雪菜皺起柳眉指責道。

  「我也沒辦法啊。」面對雪菜的指責,古城大聲喊冤。

  「請前輩先吃早餐吧。」雪菜輕歎了一口氣,接著代替古城問道,「凪沙醬,
可以把信拿給我看看嗎?」

  「可以啊。」凪沙說著,一邊拿出稍早收到的信件,「不知道是誰寄來的,
上頭沒有寫寄件人的名字,可是看起來好像不像是普通的信。」

  黑色的信封,用鮮紅的火漆印彌封,讓信件多出了一絲高貴的感覺,但雪菜
跟古城卻在看見信封的同時,不約而同地想到了同一個人。

  迪米特列?瓦特拉,來自「戰王領域」的吸血鬼貴族,是奧爾提亞魯公國的
公爵,現爲駐弦神島大使,先前也寄過同樣的信件,邀請古城參加派對,這一次
估計也是類似的邀請。

  但這些話並不能在凪沙面前提起,否則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因此兩人對望
了一眼後,由雪菜接過信件,「我先幫前輩收起來吧。」

  雪菜醬,自從前天向古城君說了像是求婚一樣的話之後,就變得好像妻子一
樣喔。

  望著坐在自己對面,替古城收下信件的雪菜,凪沙忍不住心想。

  嗚嗚……可是要叫雪菜醬姊姊的話,好像有點微妙啊……

  然而雪菜卻對凪沙這樣的想法毫不知情,她更加在意的,是早上在古城床下
發現的BL漫畫,以及瓦特拉在這個奇怪的時間寄來的信件。

  先前奧爾提亞魯公就曾經表示對前輩有那方面的意思,沒有特別的理由就邀
請前輩似乎也說得過去……

  回想起當初和瓦特拉見面時的事情,就讓雪菜不由得擔心了起來。

  當時前輩雖然表現出抗拒的樣子,但經過了一段時間,前輩會不會也開始對
男性産生興趣了?前幾天的事件裏,前輩似乎很輕易的就接受了奧爾提亞魯公的
提議,到深洋之墓上接受庇護,如果就是在那個時候的話……

  「姬柊?」

  「咦?」

  正當雪菜開始胡思亂想的時候,古城的一聲叫喚,將她的注意力拉回了現實。

  原來是雪菜沈浸在思緒裏的這段期間,叁人已經一起離開家門,搭上了通往
學校的電車,現在電車已然抵達目的地,但她依舊不爲所動,因此古城才出聲提
醒。

  「雪菜醬,還好嗎?」離開車站,走在彩海學園前的上坡路時,凪沙終于忍
不住問道,俏臉上盡是擔心的色彩,「從剛剛開始表情的很難看喔,是不是有哪
裏不舒服?」

  「不,我沒事的。」雪菜故作鎮定的說道。

  由于牽涉到瓦特拉,自己正在思考的事情沒辦法和凪沙說,話雖如此,也不
能直接去問古城,讓雪菜頓時煩惱了起來。

  這時,一只寬大的手掌伸了過來,輕輕觸碰自己的額頭,讓雪菜不由得愣了
一下,但在意識到手掌的主人是誰之後,俏麗的小臉上便飛起了薄薄的紅暈。

  「嗚……看起來也不像發燒的樣子啊。」確認了雪菜的體溫沒有問題之後,
古城收回伸出的手掌,「妳真的沒事嗎,姬柊?妳的臉很紅啊。」

  「我真的沒事的。」或許是爲了掩飾自己羞澀的情緒,雪菜退後了幾步,退
到古城的手觸碰不到的地方,「不用擔心我。」

  「可是妳看起來不像沒事的樣子啊。」古城說著,一邊想要接近雪菜,卻見
到妹妹橫在兩人中間,並將雪菜護在身後。

  「真是的,古城君太沒神經了,怎幺可以隨便就伸手碰女孩子呢?」凪沙雙
手叉腰,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就算前幾天雪菜醬跟你告白了,也不代表你
可以這個樣子啊。」

  「那個……凪沙醬,我並不是……」感覺凪沙好像有很多地方誤會了,雪菜
急忙想要解釋,卻被對方給打斷了。

  「不可以啦,雪菜醬,要是隨隨便便就原諒他的話,他會越來越過分的。」
凪沙指著古城說道,絲毫不給自家兄長保留面子。

  「才不會!」

  就在叁人爭執的這段期間,周圍逐漸有了圍觀的學生,雖然還不至于阻礙交
通,卻還是成功地吸引了校內教師的注意。

  「一大清早的在吵什幺啊,曉古城?」這時,一個成熟又帶著些許威嚴感的
女性嗓音響起,但是望向聲音的主人,卻看見一名與成熟一詞完全扯不上關係的
嬌小少女,小巧的臉上透著些許的不悅,「在這種地方發情的話,可是會阻礙交
通的。」

  身上穿著四季都不見改變的歌德蘿莉裝,厚重的蕾絲以及包裹住纖細手臂的
臂套,讓旁人看了都覺得熱,但在弦神島這個整年氣溫都維持在20度以上的人
工島,少女的身上卻見不到一星半點的汗珠。撐著黑色的洋傘,使得她嬌小的身
軀壟罩在陰影之中,加上黑色的秀髮和黑色的衣物,讓她整個人看上去略顯陰沈,
但暴露在空氣中的俏臉和纖纖玉指卻和衣物呈現強烈的對比,寶石一般的藍色眸
子裏透著一絲不耐煩。

  「我才沒有發情,身爲教師在說什幺啊!」面對那月指名道姓的指責,古城
喊道。

  「哼……」對于古城的吶喊毫無反應,那月冷哼了一聲後,逕自說道,「午
休的時候到我的辦公室來,還有那邊的轉學生也一起。」

  「咦,我也一起嗎?」

  「太不講理了吧,那月醬,我就算了,爲什幺連姬柊都要……痛!」面對那
月突如其來的指示,古城忍不住替雪菜叫屈,但話才說了一半,額頭就被一柄摺
扇抽了一下。

  「不要用『醬』這個語尾稱呼班導師。」那月不悅的說道,「不準有意見,
聽到了沒?」

  「是……」雖然仍舊不能接受,古城還是乖乖的回應。

  ……

  「咦,還有一個圖書館的成員沒被抓到?」

  午休時間,位于彩海學園高中部最頂層,南宮那月個人辦公室中,一個疑惑
的聲音傳了出來。

  「是啊。」雖然語出驚人,但那月還是一副悠然的樣子,品嘗著杯中的紅茶。

  原來那月將兩人叫到自己的辦公室來,並不是爲了說教,而是爲了傳達這件
事情。

  「也就是說,潛入島上的魔女,除了那對奇怪的姊妹之外,還有一個?」那
月的話,讓古城皺起了眉頭,「島嶼守備隊那邊沒有任何情報嗎?」

  「這名成員的存在,也是昨天淩晨,從阿夜的女兒口中得知的,雖然島嶼守
備隊正在全島展開搜索,但畢竟只有一天的時間. 」那月說道,「阿夜的女兒也
透過司法交易,暫時加入了搜查的行列,可是目前仍然沒有掌握到具體的情報。」

  「有我能夠幫忙的地方嗎?」聽見兒時玩伴也加入了搜查的行列,古城忍不
住問道。

  正確來說,古城是在擔心優麻的狀況.

  雖說是圖書館的幹部,但圖書館的內部並不是鐵板一塊,如果是爲了對優麻
不利而來的,古城說什幺也不能坐視不管。

  「正好相反,我告訴你這些,是要告訴你不要插手這件事,第四真祖。」似
乎是看穿了古城心中的想法,那月一反剛才的語氣,露出了嚴厲的眼神,「就我
們得到的情報,剩余的一名成員,能以操縱夢境的方式催眠任何一個人,如果出
現和前幾天一樣的狀況,監獄結界很有可能再次被打開,爲了避免這樣的狀況發
生,這幾天除了上學之外,給我乖乖待在家裏. 」

  「可是……」

  「沒有可是,視情況,我可能還要再回到監獄結界之中,沒有時間陪你胡鬧
. 」那月直接將古城還未說出口的話打了回去,接著望向一旁的雪菜,「到時候
夏音和亞斯塔爾蒂又會到你那裏去,可以吧?」

  「沒問題. 」雪菜很快地便答應了下來,但隨即提出疑惑,「可是對于前輩
來說,催眠系的魔術應該是不起作用的才對,就算能夠操縱夢境……」

  「記得阿夜的女兒所用的伎倆嗎?」面對雪菜的疑問,那月反問道,「即使
不控制他的精神,只要能夠操縱他的身體和一部份的魔力就足夠了。」

  「而且比起曉古城,妳受到控制的可能性更大,即便是劍巫,一旦陷入催眠
狀態,妳手上的那把槍就會成爲巨大的威脅,畢竟那是獅子王機關製作出來,殺
死真祖的武器。」那月的藍眸直視著雪菜的綠眸,語氣十分的認真,「這段期間,
妳就負責盯著曉古城,不要讓他在外面悠晃,當然妳也一樣。」

  「我知道了。」

  「爲什幺連姬柊也……」見雪菜毫不猶豫地同意了那月的指示,讓古城難以
接受。

  「總之,我已經給你們警告了。」像厭倦了古城那一驚一乍的反應,那月總
結似的說道,一邊揮了揮手中的摺扇,示意兩人離開.

  「什幺嘛……」離開那月的辦公室後,古城顯得心情相當糟糕,顯露在臉上
的表情讓雪菜有些擔心。

  雖然明白前輩是在擔心優麻小姐的狀況,但要是因此讓前輩陷入危險的話事
情反而會更糟,這裏果然還是……

  「那個,前輩,我想優麻小姐不會有事情的。」或許是不忍心看古城露出那
幺焦躁的神情,雪菜出言安撫道,「再怎幺說,優麻小姐也是圖書館幹部層級的
魔女,能夠傷害她的人我想應該不多才是。」

  「雖然是這幺說……」古城還是不太能接受,「可惡,如果能有什幺情報就
好了……」

  這時,古城突然想起早上收到的信件。

  「對了姬柊,我記得今天早上有收到瓦特拉那家夥的信吧?」

  「是這樣沒錯. 」古城突如其來的提問,讓雪菜愣了一下,「怎幺突然……」

  「既然那月醬沒有辦法提供情報,那就只能找可能有情報的人了。」古城笑
著說道,但他的笑容,卻讓雪菜越發的擔心。

  又是奧爾提亞魯公……難道前輩真的……

  ……

  和初次見面時相同,瓦特拉這一次寄出的信件同樣也是晚宴的邀請,理由是
前幾天古城到深洋之墓上接受瓦特拉的幫助時,沒能給予最大程度的招待,因此
特別邀請古城前去參加晚宴,以作爲補償。

  想向瓦特拉尋求情報的古城自不必說,作爲古城監視者的雪菜理所當然的也
一同前往。

  「話說回來,瓦特拉那個家夥邀請我參加晚宴的事情,獅子王機關到底是從
哪裏知道的啊?」古城忍不住問道。

  穿著一身純白的西裝,搭配黑色的襯衫以及褐色的領帶,使得總是穿著連帽
外套的古城少掉了平時的懶散,多了一點成熟的感覺,過去因爲打籃球練出來的
體格,也很好的被凸顯出來。

  和前一次收到瓦特拉邀請的時候一樣,當兩人放學回到家的時候,便有一個
由獅子王機關寄出的包裹放在家門口,只是這一次,古城沒有再將標有雪菜叁圍
的標籤拿起來看,而是取走自己的西裝之後,就躲到自己房裏換衣服去了。

  「會不會是從紗矢華小姐那裏知道的呢?」雪菜猜道。

  相較于古城的一身純白,今天的雪菜,穿著一席粉色的洋裝.

  上半身是較深的粉色,無肩帶的設計,使得雪菜小巧的肩膀與精緻的鎖骨完
全暴露在空氣中,大膽的一字領剪裁,讓胸前大片的雪白一覽無遺,對15歲少
女而言恰到好處的嬌乳,則形成了一道淺淺的溝壑,讓人捨不得移開視線,位于
腰間的蝴蝶結,更是將胸前的峰巒以及腰肢的纖細給襯托了出來。

  蝴蝶結以下是較淡的粉色,輕薄的紗裙採用了澎澎裙般的設計,但只有大腿
一半長度的裙襬加上腳上踩著同色系的高跟鞋,則是將一雙雪腿襯得更爲修長,
營造出一種可愛又不失性感的感覺.

  紗矢華作爲瓦特拉的監視者,自然有可能知道他邀請古城參加晚宴的事情,
但紗矢華作爲拉?芙莉亞護衛的任務才剛解除,就立刻恢複瓦特拉監視的任務,
就一個17歲的高中女性而言,這樣的工作量似乎有些太大。

  當然,獅子王機關是透過叁聖之一的「寂靜破除者」,直接從瓦特拉口中得
知古城受到邀請的這件事情,兩人並不知情。

  來到深洋之墓的登船處,一名灰髮的少年正站在那裏,似乎已經等待多時了。

  「已經等您很久了,古城大人。」見到古城前來,灰髮少年便朝他深深的一
鞠躬,恭敬過了頭的態度,幾乎讓人誤以爲古城才是他的主人,然後才向是順帶
提起似的,「還有姬柊大人。」

  「吉拉君啊,兩天不見了呢。」看見吉拉朝自己鞠躬,古城先是普通的打了
招呼,接著苦笑道,「別這樣,感覺怪不舒服的。」

  「那可不行,我是受到奧爾提亞魯公的命令,前來招待您的。」吉拉說著,
卻還是依照古城的話擡起頭來,翡翠色的眸子裏透著些許傾慕的光芒,與女性相
比也毫不遜色的白皙雙頰上泛著薄薄的紅暈,「前幾日沒能好好招待您,我也覺
得過意不去,今天請讓我替您張羅宴會的大小事吧。」

  「既然你都這幺說了……」似乎是扛不住吉拉那有些熱情過頭的態度,古城
只好稍作退讓。

  「好的,那幺請往這邊走。」吉拉說道,便領著兩人登上深洋之墓,只是和
古城相比,他對于跟在古城身後的雪菜,並沒有太多的關注。

  這個男孩子,是前輩兩天前在深洋之墓的時候,負責招待的吸血鬼血族嗎?
怎幺感覺好像太過熱情了……

  比起吉拉沒有招呼自己,雪菜更在意的,是吉拉對古城的態度。

  看他和前輩說話時的態度,該不會連他也……

  該說女性的直覺嗎?面對吉拉,雪菜沒有來由的感覺到危險. 並不是以攻魔
師的身分,認爲身爲吸血鬼血族的他作爲魔族有多大的危險性,而是身爲待在古
城身邊的女性,對于這名擁有與女性相比也毫不遜色的容貌,似乎還對古城抱持
好感的美少年感到有些排斥。

  「由于奧爾提亞魯公正在會議中,因此暫時不會在宴會中露面,如果有任何
的問題,可以儘管問我。」領著兩人來到宴會廳二樓的VIP室之後,吉拉說道。

  「這樣啊……」聽見瓦特拉暫時不會露面,古城偷偷的鬆了一口氣,但在他
身後的雪菜卻誤以爲他是因爲失落而歎氣,因此皺起柳眉,「既然這樣,我想問
問,你們有沒有圖書館的情報。」

  「圖書館?」身爲魔族,吉拉自然不會將古城口中的圖書館,與一般的圖書
館聯想在一起,「您是指先前的魔女嗎?」

  「是啊。」

  隨後,古城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包含圖書館有一名成員尚未被捕,自己的
朋友正在幫助搜索,以及那個朋友可能被盯上的事情,全都告訴了吉拉。

  「雖然是有魔女尚未被捕的消息傳來,但確切的情報我也不是很清楚。」聽
完古城的話之後,吉拉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或許奧爾提亞魯公會知道些什幺
. 」

  「這樣啊……」古城露出了失望的神情,「那就只能等瓦特拉開完會再問了。」

  「非常抱歉,沒能幫上您的忙。」

  「沒事沒事,我才是,突然提出這種問題. 」

  前輩……該不會真的對男性……

  看著古城與吉拉一來一往的對話,讓雪菜臉上擔憂的神色越發的濃厚。

  雖然前輩兩天前才吸過紗矢華小姐和優麻小姐的血,但眼前的這名男孩子有
著與女性相近的容貌,要是前輩對他也産生了吸血沖動的話……

  「雪菜!」

  就在雪菜再度陷入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個清麗的女聲將她的意識拉回現實,
接著便感覺到有人抱住了自己,同時耳邊響起了非常熟悉的嗓音,「這件禮服好
可愛喔,非常適合妳喔,雪菜。」

  「紗矢華小姐?」

  「煌坂?」

  看清來人以後,古城和雪菜不約而同地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和雪菜身上的可愛洋裝相比,紗矢華身上的,是更加凸顯身體線條的長款晚
禮服。

  雖然沒有太多裸露的肌膚,只有露出一雙纖細的藕臂,但合身的剪裁卻使的
紗矢華姣好的身材完美的呈現了出來,無論是與雪菜相比更爲高聳的酥胸,還是
不堪一握的纖腰,都足以成爲男性注目的焦點,更不用說在長裙的側面,那開到
大腿根部的高衩,幾乎讓一雙長腿毫無保留的暴露在空氣中,只要稍有不甚就有
走光的可能性。

  「什幺,你也在啊,曉古城?」維持抱住雪菜的姿勢,紗矢華用嫌棄的語氣
說道。

  「什幺叫『我也在』啊?」古城忍不住抱怨道,「妳才是,怎幺會在這裏,
妳不是有監視瓦特拉的任務嗎?」

  「是這樣沒錯,不過奧爾提亞魯公剛結束會議,到浴室洗澡去了,所以我才
想到甲板上透透氣,沒想到剛好看見你們。」

  「這樣啊。」古城點了點頭表示理解,「對了,我有點事情想問問。」

  于是,古城也問了紗矢華相同的問題,同時也向她詢問瓦特拉是否擁有相關
的情報。

  「沒想到真的有還沒被逮捕的圖書館成員啊。」紗矢華說道,一邊將自己所
知道的情報說出來,「雖然確實有消息傳來,不過獅子王機關並沒有下達相關的
命令,所以我一直以爲只是謠傳,奧爾提亞魯公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也只表示
想要和那個魔女打一場看看。」

  「也就是說瓦特拉那個家夥也沒有相關情報嗎?」聽了紗矢華的話,古城忍
不住咋舌。

  「會不會是混到這艘船上來了?」雪菜想了想之後,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這艘船有治外法權,島嶼警備隊沒辦法對這艘船進行搜查,如果真的是這樣的
話……」

  雪菜的話,讓古城想起最初和瓦特拉見面時,黑皇死派的殘黨便是使用了類
似的手段,以躲避島嶼警備隊的查緝,而瓦特拉則是爲了與他們帶來的「衆神的
兵器」一戰,刻意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要是再發生類似狀況的話,那月醬就要再回到監獄結界裏,優麻也可能會遇
到危險……

  想到這裏,古城不由得緊張了起來,便向一旁的吉拉問道,「吉拉君,最近
有沒有看到不認識的人上船?」

  「不,除了參加今天這場晚宴的客人之外,其余的都是從戰王領域一起過來
的同伴。」聽見雪菜說的話,讓吉拉的臉上也露出嚴肅的神色。

  「這場晚宴有多少人知道?」

  「除了受到招待的客人之外,就只有身爲主辦者的奧爾提亞魯公本人,還有
船上的同伴們。」

  「那上船的客人呢?有沒有可能是跟著哪個客人一起上船了?」

  「和客人們一起前來的伴侶,我們都有經過調查,如果與調查不符,負責引
導的同伴應該會攔截下來的。」

  「催眠呢?」雪菜插嘴道,「如果被催眠的話,有可能因爲這樣……」

  「那是不可能的,就算血緣再遠,我們畢竟都是遺落戰王的血族,不會輕易
的被魔女催眠。」吉拉搖了搖頭,「除非放任魔女上船的人是……」

  「奧爾提亞魯公本人。」接續著吉拉的猜想,紗矢華接道。

  「可惡!」事已至此,真相呼之欲出,古城忍不住咒罵了一聲,「船上還有
普通人啊,要是在這裏打起來的話……瓦特拉那個渾蛋,難道沒有考慮後果嗎?」

  「既然如此,只能先下手爲強了。」雪菜說道,一邊將雪霞狼從吉他盒中抽
了出來。

  紗矢華也將煌華麟拿在手中。

  「我先向同伴們傳達這件事情,並且疏散船上的一般市民。」面對自己主人
惹出來的麻煩,吉拉自然也不會置身事外。

  「謝謝你,吉拉君,幫了大忙了。」雖然是瓦特拉的部下,但古城對于眼前
這名灰髮的少年確實挺有好感的。

  「不會,能幫上您的忙就好了。」古城的話語,讓吉拉雙頰再度飛起紅暈,
一邊朝他露出了腼腆的笑容。

  前輩……

  看著古城與吉拉的互動,雪菜不知爲何有些心痛的感覺,卻強逼著自己抛開
這些想法。

  現在還是集中精神……

  就這樣,四人各自展開行動。

  吉拉負責通知同伴此事並且疏散民衆,而古城等人則分頭在船內搜索可疑的
人物。

  誰也沒有注意到,在VIP室的角落,一個巨大梁柱的陰影處,一名身著女
僕裝的女性,望著古城的背影,雙眸中透著看不透的神采。
东京热精品无码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