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久久亚洲精品无码va大香大香4个女人3次婚姻,至今生不出儿子,侯勇才是“祁同伟”式的凤凰男

精彩内容:

《人民的民義》這部電視劇曾經因爲其話題的敏感性和高質量的創作表演水平而廣受好評,其近日也因爲某位高級別的貪官被抓,暴露出其與劇中的主角“高育良”高度相似而導致其相關話題再度爆火。

很多瓜友會問,該不會所有的角色都是根據真實人物改編的吧?

雖然沒那麽誇張,但還真有一個人成了劇中大名鼎鼎的祁同偉廳長的原型。

無巧不成書,這個人他不是別人,而是在《人民的名義》中飾演趙處長的侯勇,至于爲什麽他會是“祁同偉”的原型,那您得從他的發家史聽起了。

侯勇,出生于1967年,家鄉是江蘇連雲港市贛榆縣青口鎮,他的父母都是當地紡織廠的普通工人,工資收入較爲微薄,加上侯勇共有兄弟姐妹四人,他作爲家中的老大,在很小的時候便承擔起了養家的重任,是家裏不折不扣的“小老大”。

雖然侯勇從小很有責任感,不怕苦不怕累,但是他卻很不喜歡讀書,只要一上課他就打瞌睡,老師不在的時候就跑到鄉間田野裏摸魚抓蝦,除此以外,他還有一個特別愛好,那就是十分沉迷武術。

那時候侯勇的家庭條件很差,根本買不起電視機,于是每次鎮上開小賣部的人家只要打開電視,剛好又是播著武打片,那他便能陪著老板看店看到晚上十二點。

這樣的舉動免不了遭到父母的一頓打,但是侯勇卻也一點不覺得痛,因爲他還在1回味著昨夜的那些武術動作呢。

後來,電視劇裏面的武術逐漸滿足不了他後,他又看起了漫畫和武打小說,當然都是從收廢品的鄰居那裏低價借回來看的,而報酬就是有空的時候侯勇得幫那位鄰居擡一下廢品上車。

上中學後,侯勇的好奇心愈發重了起來,他覺得會武術超級威風。于是他所以便拿著從各大門派學來的高超“武術”來找同學打架,以證實自己的武術水平。而這種舉動換來的就是無數家長的告狀和學校一次又一次的通報批評,老師和父母都被侯勇這個“搗蛋鬼”搞得不勝其煩。

初叁時,父母見侯勇確實已經無心向學了,于是便做出讓他辍學的決定。

就這樣,年僅15歲的侯勇便懵懵懂懂地踏上了社會大學,開啓了他的精彩人生。

當時受限于學曆和技術,侯勇並不能找到一份正兒八經的工作,只好去做了篩炭工。

很多成年人去做這份工作都會覺得辛苦,但是渾身都是“蠻牛勁”的侯勇不僅覺得不累,反而是越幹越起勁,因爲做篩炭工既能鍛煉自己的小身板,讓自己能夠朝著“身高八尺,孔武有力”的方向不斷發展,還能賺到錢,簡直是一舉兩得。

“世界上似乎沒有比這樣的事情更美好的了。“年輕的侯勇如此想著。

但是他的父母哪知道兒子竟然是少一根筋的人。

有一次,侯勇的母親上去幹活的地方看他,但她找了好久都找不到自己的兒子,她以爲自己找錯了地方,剛要扭頭就走時。突然一個“黑炭”一樣的人跳到她面前(除了兩只眼睛铮明瓦亮之外,其他部位一概是黑色的。)大喊了一聲:“媽,你怎麽來了?”

這可把她嚇了一跳,以爲遇到了瘋子,急忙就要跑開。看到母親的驚慌,侯勇趕快用袖子把臉擦了擦,這下才讓他母親認了出來。根本找不到自己兒子,因爲這時候的侯勇早已成了一塊“黑炭”。

然而還沒等侯勇接著說話,他母親就抱著他哭了起來,因爲侯勇的母親覺得孩子這麽小的年紀弄成這樣,幹這麽髒的活,得受多大罪呀,當父母肯定心疼呀。

但侯勇心思就沒那麽多了,因爲只有他自己知道這裏的工作是快樂的,所以他很快認爲母親之所以會哭是因爲又跟父親鬧別扭了,所以不會安慰人的他就東一句西一句地跟母親聊其他話題。

見兒子只言不提工作的事,侯勇的母親就更堅定地認爲孩子是怕自己擔心,所以才什麽都不說的。于是她下定決心要給侯勇找一份輕松點的工作。

後來回到家後,侯勇的母親找了好幾個的親戚終于給侯勇找到了一份相對輕松的工作——每天淩晨起來幫助在肉聯廠工作的表哥和表嫂打下手,剃豬肉、賣豬肉。

其實一開始侯勇還不願意離開他之前的煤炭工地,但是他母親一哭,他就遭不住了,只能不情不願地來到了肉聯廠。

在這個肉聯廠,侯勇一幹就是5年,很快就成了技術骨幹。

要說他能成爲技術骨幹,還是得歸功于他的“武癡”精神。因爲一個簡簡單單的切肉過程,也成爲了侯勇練習武術的重要方式,他幻想著自己成了大俠,拿著刀劍在練武,說來也奇怪,幾個月下來,還真就讓他練成練就了一流的刀功。

1987年,肉聯廠裏舉辦了一次技能大賽,當時侯勇只用了13秒便將豬的骨頭和肉分離得幹幹淨淨,憑借著出色的表現,他成功拿下了技能大賽的冠軍。

侯勇曾在參加某次節目時說:“我那時候幹的完全是豬肉販活兒,給肉聯廠在外面賣肉,後來,我切肉根本不用稱,買主說切一斤,我絕對不會多一兩,最多一錢的誤差。”

節目組後來還真的拿上一大塊肉讓侯勇現場開切。現場觀衆說了一個斤數之後,侯勇比晃了一下,一刀就切了下去。切完後一稱,就是那麽牛,比觀衆說的斤數只多一錢。

當年正是有著這兩門絕技傍身,讓侯勇得到了廠長的認可,幾年後便將他提拔成了車間副主任,據說他還是整個車間最年輕的副主任。

而那一年侯勇20歲,此時他的第1任妻子沈蓉在上高中,第2任妻子潘雨辰在讀小學,第3任妻子王瑞還沒有出生。

也正是人生最風光的時候,侯勇做出一個驚人的決定,這個決定改變了他一生的命運。

1988年,侯勇的朋友想去考江蘇省戲劇學院,于是詢問侯勇要不要一起去試試。侯勇一聽,一開始便想拒絕,因爲按照自己的出生,混到現在這樣的位置來說,已經是非常不錯了,與其到處折騰,還不如安安穩穩地在肉聯廠工作。

但是回到家中,侯勇似乎又心有不甘,年少輕狂,誰不想到外面見識一下世界呢,而自己的文憑有限,前途、生活都是一眼可以望到盡頭。難道自己真的願意在這樣的小縣城平庸地度過一生嗎?

侯勇給自己的答案是:“需鮮衣怒馬,闖蕩大好河山。”

于是他與朋友結伴而行,一起參加考試。結果同學名落孫山,而侯勇卻被話劇表演專業選中。

當機會來臨時,侯勇果斷做出了抉擇——他辭去了肉聯廠的穩定工作,開始踏上了不一樣的求學生涯。

隨後,他就進了江蘇戲劇學院學習表演。在那裏,侯勇邂逅了他的第一任妻子——沈蓉。

沈蓉是侯勇的同班同學,爲人熱情,個子高挑,姿容出色,品學兼優的她是班上不折不扣的“班花”。

所以同系的很多男同學都表示出了對沈蓉的愛慕之心,當然,如此佳人,侯勇自然也被其所吸引。

相比其他的富家子弟,侯勇一沒鮮花禮物,二沒有沒有豪車浪漫,所以他只能嘗試著用自己的真心去觸碰沈蓉。

每天放學後,他都會准時打好飯菜放在沈蓉門口,偶爾還會有一些飯後水果。除此之外,侯勇還聰明地收買了沈蓉的舍友,只要沈蓉遇到了什麽難題解決不了時,就讓她們通知一下。

所以每次在最關鍵時候出現在沈蓉面前的的那個人永遠是侯勇。

面對衆多的追求者,沈蓉開始對這個風趣幽默,熱情健談的農村小夥變得情有獨鍾,半年後,兩人正式確立了戀愛關系。

1990年,侯勇與沈蓉一同畢業。由于家境不好,所以侯勇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只能被分配到了南京話劇團當一名話劇演員,這也成爲了侯勇一生當中最自卑最黑暗的一段時期,而家庭富裕的沈蓉則被家人帶到了演藝圈發展。

一開始侯勇可謂是胸懷大志,滿懷信心地想在話劇團闖一番事業,但是很快現實就給了他一個大嘴巴子。

由于當時的話劇團裏人才濟濟,根本不缺少侯勇這樣的新面孔。豐滿的理想和現實的骨幹沖擊著侯勇,這讓急著想出人頭的他感到十分焦慮。

在整個話劇團當中,侯勇每天的工作僅僅是跑跑龍套,要麽演一下路人甲,要麽演一下民工乙,反正就是沒有台詞,這樣的生活一直持續了一年的時間。

另一邊的沈蓉則憑借著優越的條件開始在娛樂圈嶄露頭角。

1991年,沈蓉在電影《出嫁女》中扮演女主角,成功獲得該年的飛天獎最佳女主角獎項,這代表了當時內地最高水平的演技。所以,一時間,沈蓉成了各大媒體爭相報道的大紅人,而她的片酬收入也隨之水漲船高。

巨大的差距既讓侯勇十分矛盾,他很開心女友能夠取得如此成功的事業,但是女友越成功,就越襯托出他的沒用,最重要的是,在兩人的感情中,因爲地位的愈發懸殊,已經讓當時的侯勇徹底失去了安全感。

1992年,經過跑龍套攢到一筆錢後,侯勇二話不說就跟沈蓉提出了結婚的請求,一開始沈蓉也考慮到自己的事業發展,想晚點再結婚,但侯勇心中所想,她作爲枕邊人又如何不知呢?

爲了給男友一個溫暖的環境,沈蓉還是毅然而然地在事業巅峰時選擇了與侯勇結婚。

婚後,沈蓉做出了巨大的犧牲,她將重心轉到了家庭上,服侍家公家婆,全力支持丈夫侯勇的演藝工作。

雖然婚後一段時間裏,侯勇的事業仍然不見起色但沈蓉不僅沒給他壓力,還安慰他不要著急,有時還會利用自己之前的資源來幫侯勇找合作。

慢慢地,侯勇終于有了發展的機遇。

1993,侯勇開始了他在電影世界裏的第一次出鏡——在《血色情仇》中飾演趙北天一角。

1994年,侯勇首次在電視劇《鄉親》中出演趙廣仁一角。

1996年,侯勇開始主挑大梁,在電視劇《野狐峪》中首次擔任男主角,在劇中飾演主人公亢二。

1999年,主演電視劇《壯志淩雲》。

2001年,由八一電影制片廠根據第五屆“全軍十大學習成才標兵”黃和平和他的隊友們的經曆改編拍攝的一部現代軍事動作片《沖出亞馬遜》,侯勇在電影中飾主人公特種兵中尉王晖,他機其鮮明地表現出了新時期中國軍人豪邁地走向世界的嶄新形象。

憑借這部電影侯勇獲得了2002年第8屆中國電影華表獎優秀男演員獎,2003年第9屆中國電影表演藝術學會金鳳凰獎表演學會獎。

2002年,侯勇與王志文、許晴、巍子等人合作出演反映當代軍人題材電視劇《DA師》。同年憑借革命曆史電影《聲震長空》獲得第6屆中國長春電影節優秀男演員獎。

2003年,在曆史商戰劇《大染坊》中飾演印染業奇才陳壽亭,憑借在片中的精彩演出,獲得2004年第22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暨第5屆中國金鷹電視藝術節最佳表演藝術獎男演員獎、最受觀衆喜愛的電視劇男演員獎,第24屆中國電視劇飛天獎優秀男演員獎叁項大獎。

同年在由央視影視部、八一電影制片廠、公安部政治部和修正藥業集團聯合攝制,表現新中國基層公安派出所成長曆程的電視劇《無愧蒼生》中飾演年輕的東北民主聯軍戰士任福祥。還在電視劇《白銀谷》中飾演康叁爺。以及出演電視劇《天高地厚》、《末代皇妃》。

自此之後,侯勇成了實力演技派的代名詞。

2002年,侯勇站在華表獎的領獎台上,他感謝道:“如果沒有我太太沈蓉,就沒有我侯勇的今天。

猶然記得,那時候侯勇站在華表獎的領獎台上,他十分激動地表示:“如果沒有我太太沈蓉,就沒有我侯勇的今天。我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她給的。”

然而,侯勇雖然感恩妻子沈蓉,但是很多時候卻並不能付諸于行動。

兩人結婚多年,記者問侯勇爲什麽現在還沒要孩子時,侯勇的回答是:“我常年拍戲不在家,我們已決定不要小孩,感謝她理解。”

理解侯勇的工作難處,但是這背後卻是沈蓉要頂著巨大的壓力。因爲侯勇的父母一直都保持著傳統的思想觀念,”傳宗接代“才是人生的頭等大事。

無論侯勇如何勸說都好,父母只會表面答應,最後還是會將所有的埋怨和顧慮釋放到沈蓉的身上。

積壓已久的矛盾終于在2011年爆發,該年6月份,有關媒體爆料侯勇與女演員潘雨辰在女方老家舉辦了婚禮,兩人正式結爲夫妻,這也就意味著他與沈蓉長達20年的婚姻徹底告吹。

侯勇的做法最讓人不齒的不是成名以後便抛棄了糟糠之妻,而是他在這個過程中還傳出了與第叁者甚至是第四者的桃色绯聞。

與侯勇傳出绯聞的人,並不是小他11歲的潘雨辰,而是小他14歲的80後女演員邢宇菲。

當初兩人在2008年拍攝《高地》之時就已經傳出了绯聞,一直有坊間消息說兩人因戲生情,舉止十分親密。

但是此時的侯勇還是個有婦之夫,所以對于這段戀情,侯勇方面表示是子虛烏有,然而沒過多久,邢宇菲以及其經紀人便站了出來,聲稱雙方當時確實是在談戀愛。

之後,侯勇就再也沒有正面回應過這件事情。

直到侯勇被拍到與他的第二任妻子潘雨辰結婚時,邢宇菲才再次在微博上表示,一切都已經過去了,似乎是在爲她與侯勇的這段感情蓋棺定論。

巧合的是,媒體記者向侯勇求證二婚的事情時,侯勇也是表示自己並沒有和潘雨辰戀愛。

直到他們兩人的女兒出生後,侯勇才算是默認下了這段關系。

不幸的是,2016年,侯勇與潘雨辰的婚姻也走到了盡頭,從正式結婚到離婚,這次侯勇只花了5年時間。

在子女撫養上,5歲的女兒則由媽媽潘雨辰獨自撫養,每個月侯勇只需要支付不菲的撫養費即可。

有記者曾采訪過潘雨辰關于侯勇的事,潘雨辰只簡單地回複了四個字:“不想提他。”

不過當一個男人的財富、權力和社會地位達到一定程度以後,婚姻的失敗對他的影響明顯會比女人的小,所以換個女人,對于他們來說,顯得很簡單。

結束了第2段婚姻之後,侯勇迅速地適應了自己的單身生活,他將更多的時間放到了工作上。在這個期間,他飾演了《特種兵之火鳳凰》當中的狼牙特戰基地司令、《大秦帝國之裂變》當中的秦孝公以及抗日曆史劇《追我魂魄英雄,吉鴻昌》當中的烈士吉鴻昌等經典角色。

隨著知名度的進一步提升,越來越多的年輕女孩子成了這位”銀幕硬漢“的粉絲,這其中就包括了侯勇的第叁任妻子王瑞。

2017年,侯勇與王瑞相識于一場朋友聚會,而迷戀侯勇已久的王瑞在聚會上鼓起勇氣向自己的”偶像“要了一張簽名和聯系方式。

而侯勇也被這位非常有氣質,談吐舉止得體的“海歸”産生了很大的興趣,便一一滿足了她的要求。

雖然她比侯勇小25歲,但兩人卻一見如故,什麽話題都能聊到一起,仿佛都找到了知己,後來發展到一起吃飯、遊玩。

漸漸地,愛情的火花就在兩人之間産生。

本來大家都以爲這個女孩只是貪戀侯勇的富有,因爲年齡的差距確實是普通人很難接受的一點。

後來媒體揭露出其實王瑞的出身也不差,家族一直從事珠寶生意,收入是比較高的,可以算得上是一個標准的白富美。

所以最有可能的是王瑞“貪才,”而不是“貪財”。

2018年,侯勇與王瑞修成正果,兩人舉辦了盛大的婚禮。

而如今年過半百的侯勇思想也早已改變,據其圈中好友透露:“這次結婚後,他急切地想要生一個男孩子給他當後代。”所以可以看到,近幾年,他的作品少有傳出,大多數被拍到都是和妻子王瑞在旅遊。

但如今四年已過,其妻子肚子似乎仍然毫無動靜。

縱觀侯勇的54年人生,總覺得他與“祁同偉”這樣的鳳凰男有著太多的相似之處了。如果當年他能少點欲望,選擇在適合的年齡與最愛的女人生兒育女,也許他會過的更加幸福吧。

但是,人生沒有也許。 久久亚洲精品无码va大香大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