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2发布:

动漫精品 中文字幕 无码失陷在叙利亚的美国女记者 1-4 附图

精彩内容:

Episode 01
  在全美乃至全球第一流的新聞學院——CU大學新聞學院,一場演講已接近
尾聲。
  「好了各位,最後,我們再一起來回顧一下,截止到目前,也就是2017
年9月,敘利亞內戰的最新局勢……」
  站在講台上演講的是一位年輕的金發美女,她穿著白色的商務襯衫和黑色的
一步短裙,腿上裹著半透明的黑色絲襪,腳下是一雙黑色高跟鞋。襯衫從領口到
前胸的幾顆紐扣被有意解開了,襯衫前襟被豐滿圓潤的胸部曲線撐開到了兩邊,
敞露出了胸口天藍色的打底背心。這一身裝束既不失白領精英的體面、正式,又
彰顯了身材畢露的性感、魅惑。
  金發美女轉身看著講台上的投影屏幕,一邊用激光筆指示著屏幕上的敘利亞
地圖,一邊講解道:「該國目前主要有四大勢力:
  獨裁者巴沙爾·阿薩德統治之下的所謂政府軍,控制著首都和不到一半的國
  土,並且有俄國人和伊朗在極力維持他們;
  反對派革命力量,由反抗獨裁暴政的各派組織聯合組成,在美國和我們西方
  盟友的援助下,他們已經占有接近20%的國土;
  庫爾德人武裝,目前主要控制著敘利亞北部的部分領土;
  最後,恐怖組織ISIS,仍然占據著10%左右的敘利亞國土。」
  女演講者有著一張棱角分明的美麗臉龐和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神態中充滿
著自信從容並帶有幾分高冷的氣質。能夠容納200多人的階梯教室裏座無虛席,
一些學生甚至只能站在過道裏聽講。顯然,講台上那位美貌與知性並存的演講者
深受歡迎,她就是鼎鼎大名的女記者阿曼達·康諾麗。
 
  「好的,那幺接下來是自由提問的時間。有沒有誰想要向我提出問題?」
  現場幾乎每個觀衆都高高舉起了手,阿曼達隨機挑選了一名學生。
  「康諾麗小姐你好,我是新聞專業的研究生。正如我們每個人都知道的,你
也畢業于CU大學新聞學院,感謝你今天回到母校爲我們帶來如此精彩的演講。
作爲一名最優秀的新聞記者,全世界都獲益于這些年你在利比亞、埃及和敘利亞
的傑出工作。我的問題是,是什幺促使你在大學畢業之後,就決定立刻遠赴中東
地區呢?」
  阿曼達微笑著回答道:「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首先,我必須要恭喜你——
在全球最頂尖的新聞研究生院就讀。實際上,六年以前我大學畢業的時候,我的
導師和朋友們也非常希望我能留下來,繼續攻讀碩士或者博士。那是在2011年……
你知道,那時的世界正在發生很大的變化……(台下有觀衆喊道‘阿拉伯之春’)
是的,‘阿拉伯之春’。民主和自由的浪潮正在摧垮一個又一個獨裁政權。很快
我就發覺,自己實在無法繼續呆在曼哈頓喝著咖啡而什幺都不做。也許,中東的
人民需要我去向世界報道他們偉大的進步和勝利。所以,我就去這幺做了。這就
是我的動機,非常的簡單。」
  在熱烈的掌聲之後,阿曼達又挑選了另一位學生提問。
  「康諾麗小姐你好。我想知道的是,爲什幺你會選擇成爲一名獨立記者,而
不是加入CNN(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ABC(美國廣播公司)、紐約時報
或者別的什幺新聞機構?」
  阿曼達笑道:「你說的這幾家都曾高薪找我談過。(現場觀衆笑聲)然而我
選擇做一個獨立記者,這是因爲,不懈的追尋並報道真相,不僅是新聞工作者的
職業准則,也是我的人生信念當中始終堅持的首要原則。比起受雇于別人,獨立
記者的身份能夠讓我在工作中免受很多不必要的幹擾——你知道,來自老板的、
資本的、權力的……我相信,這是我向公衆如實報道真相的最佳選擇。」
  又一輪熱烈的掌聲之後,阿曼達選擇了一名有著中東面孔的學生提問。
  「康諾麗小姐,我正是來自敘利亞的留學生。你剛才說,追尋真相不僅是你
的職業准則,更是你的人生信念。可是,在你最近那幾篇關于敘利亞的新聞報道,
還有你今天的演講中,我卻並沒有見到你所說的真相……」
  觀衆們紛紛回過頭去,用詫異或不滿的眼光打量著這名提問者。敘利亞學生
猶豫了一下,但還是繼續說道:「你曾多次提到,政府軍使用了化學武器。但是,
在我家鄉的親戚和朋友卻不是這幺說的。他們甚至告訴我,使用化學武器的正是
聽命于反對派的武裝人員。」
  「首先,請允許我再一次對發生在你家鄉的持續的戰亂和悲劇深表同情……」
阿曼達的聲音仍然從容而自信:「然而,你需要知道,即便是對于同一件事情,
專業的新聞從業者和普通民衆的觀察、判斷能力是有很大的區別的。這種區別就
在于,普通人往往會被表象甚至假象所迷惑,而我們新聞工作者卻能夠保持頭腦
清醒和獨立思考,從而挖掘出背後的事實。(觀衆紛紛贊同)這就是爲什幺世界
需要我們來告訴大家真相,而不是任由各種謠言在你的親戚和朋友中流傳。」
  在全場觀衆的鼓掌喝彩中,話筒被交給了坐在第一排的一位女生。這位女生
身穿女式西裝套裙,有一頭美麗的栗色長發。
  「你好,康諾麗小姐。我的名字叫瑟琳——瑟琳·格倫,也是CU大學新聞
研究生院的碩士生。對于你所做的一切我都非常非常的欽佩,不僅僅是你出色的
工作,更是你非凡的品質和勇氣。我知道,你的父母都不幸被恐怖分子謀害——
很抱歉再次提到那些不幸的事情……」
  阿曼達看著這個面貌清秀的女孩,向她點頭示意沒有關系。
  瑟琳繼續說道:「我的男友也是在恐襲中受到了重傷……去年發生在曼哈頓
的那場爆炸……直到現在他還躺在醫院裏沒有蘇醒……」
  她的聲音哽咽住了,忍不住擡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唇。阿曼達走下講台來到她
身邊,給了她一個溫柔的擁抱,觀衆們又一次自發的鼓起掌來。
  瑟琳在阿曼達的安慰下調整好了情緒,繼續說道:「謝謝你……我的問題是,
可否請你告訴我們,那些不同尋常的……經曆對你而言意味著什幺,它們是如何
讓你變得更加堅強的?」
  阿曼達回到講台上,語氣平靜而堅定:「我從來都毫不諱言對別人提及我的
父母,我爲他們深感自豪,因爲他們是我心目中真正的英雄。你知道,我的父親
就曾是一名堅持真相的新聞工作者,並爲此而獻出了生命——在伊拉克,2003年。
我的母親在聯合國人道主義機構工作了十多年,在我父親遇害之後,她仍然堅持
留在伊拉克,致力于這個國家的戰後重建和保護平民人權。然而在2009年,恐怖
分子殘忍的殺害了她……」
  講到這裏,阿曼達停頓了一下。所有觀衆都屏息凝神的注視著她,那個名叫
瑟琳的女孩眼圈已經發紅了。
  「和你們一樣,在我還是一個小女孩的時候,父母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在
我長大之後,我更加明白了他們的偉大和勇敢。很多人都問過我,爲什幺我敢于
在利比亞、埃及、也門、敘利亞……在所有這些沖突頻頻的地方,到第一線去做
現場報道。我的答案是,我的父親和母親始終在我內心中引導、激勵著我,他們
就是我的護身符,永遠與我同在。」
  現場再一次爆發出了雷鳴般的掌聲。
  下一位提問的是一名有俄國口音的女生:「康諾麗小姐你好。你的父母無疑
是非常值得尊敬的英雄,對于你個人的敬業和勇敢,我也深表敬佩。無論在西方
還是東方,恐怖分子和恐怖主義都是整個人類文明的敵人。但是我想,對于恐怖
主義在中東發展到今天的這種局面,美國等西方國家短視的政策負有很大的責任,
並最終導致了無辜民衆的傷亡。以正在敘利亞發生的事情爲例,抗擊恐怖組織的
主要力量正是政府軍和庫爾德武裝。就在幾天前,政府軍成功打破了ISIS對
代爾祖爾長達叁年的圍困。而反觀美國和西方盟國支持的反對派,卻和恐怖組織
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觀衆們紛紛向這個提問者投以不滿乃至憤怒的目光。那名女生對此毫不理會,
繼續說道:「去年9月,美軍甚至空襲了正在代爾祖爾與ISIS交戰的敘利亞
政府軍……」就在這時,她的話筒被工作人員收走了,理由是,她的提問超時了。
  講台上的阿曼達依然絲毫不失從容而優雅的風度:「我很高興你會如此關注
敘利亞局勢。但很遺憾的是,你的思維方式受到了很大的局限,只能了解到一半
的真相。我想,你應該是來自于東歐的某個威權國家,從小接受了不公正的教育
和洗腦。」
  提問的女生搖了搖頭,表示並不認同。
  「也許你——以及很多持有和你一樣想法的人——都還不明白,人類文明的
敵人不止有恐怖主義,還有獨裁統治。」阿曼達繼續說道:「敘利亞的政府軍和
ISIS在邪惡程度上沒有什幺區別,他們之間的沖突只是狗咬狗而已。我想,
對于敘利亞人民而言,獨裁者的化學武器並不比恐怖分子的炸彈顯得更仁慈。」
  觀衆席上發出一片贊同的聲音。
  「至于你所說的敘利亞反對派和恐怖分子之間的聯系,我並不知道你有什幺
證據這幺說。我們都知道,反對派代表的是反抗獨裁政權的敘利亞人民,是這個
國家最民主的力量,這也是美國和西方盟友堅定支持他們的原因。而我想要告訴
你的是,我的父親正是因爲發現了薩達姆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關鍵證據而被
恐怖分子滅口,我的母親也是死于伊朗支持的恐怖分子之手。所以你看到了,會
和恐怖分子勾結的正是那些臭名昭著的獨裁者,而絕非代表民主自由的反抗力量。」
  在觀衆們無比熱烈的掌聲之中,那名提問的女生卻仍然面露並不認同的表情。
  掌聲平息之後,阿曼達微微一笑,繼續說道:「也許,你的思想反映的是你
的立場。既然能夠來美國留學,我猜想,你的家庭在你們國家一定屬于上層階級
——或許還有可能,某位親屬就在政府中身居高位。畢竟我們都知道,有一個很
令人困惑的事實是,有些國家的高官們總是一邊叫嚷著反對美國,一邊花費大把
金錢把他們自己的孩子送過來。」
  全場哄堂大笑中,那名女生試圖辯解:「不,你錯了!我來自一個平民家庭,
我能在這裏留學,靠的不是親戚,是獎學金和兼職打工……」
  沒有了話筒,她的聲音被淹沒在了觀衆們持續的哄笑中,只有身邊的幾個人
聽到了她無力的辯解。坐在她身後的一名學生嘲諷道:「很快你就不會再有任何
獎學金了。」另一名學生則對她說道:「滾回你的國家去吧,沒准你們的沙皇會
願意給你一份時薪5盧布的全職工作。」
  最後一名提問的學生問道:「康諾麗小姐,你一直在呼籲,美國和西方盟國
應該進一步加大對敘利亞反對派的支持,包括直接打擊巴沙爾政府。但是,總統
先生曾強烈批評上屆政府的中東政策,而且多次聲稱不會武力打擊敘利亞政權。
你認爲,未來美國直接介入敘利亞內戰並打擊政府軍的可能性有多大?」
  阿曼達笑道:「很難相信,在我們的常青藤大學,會有學生稱呼那個小醜爲
『總統先生』。(現場觀衆大笑)我想,我們根本不必在意那個小醜說些什幺。
事實上,今年四月,美軍已經向敘利亞政府軍發射了數十枚巡航導彈,而這幾乎
是那位『總統先生』上任以來做過的唯一一件正確的事情。如果他真的把自己當
成是這個民主國家和整個自由世界的領導者,對獨裁政權的打擊應當是最起碼的
責任。」
  在持續不斷的掌聲中,阿曼達的演講圓滿結束了。觀衆們紛紛湧上講台,和
這位美女記者合影照相、熱切交談。將近半個小時後,阿曼達才走出了新聞學院
大樓。在大樓前的台階上,她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坐在那裏。

 
  坐在台階上的女孩有這一頭栗色長發,身穿套裙、黑絲襪和高跟鞋。阿曼達
立刻認出了她——四十多分鍾之前她曾經擁抱過的女孩瑟琳·格倫,她的男友在
紐約爆炸襲擊中不幸重傷而昏迷至今。
  一看見阿曼達走了過來,瑟琳連忙將手裏的手機裝進身邊的包包裏,然後提
著包包站起身迎了上去:「康諾麗小姐……」
  「嗨,瑟琳。你是在等我嗎?」
  「是的,康諾麗小姐,我有一個請求……」
  阿曼達微笑著看著瑟琳,鼓勵她繼續說下去。
  「你知道的,我現在是CU大學新聞專業的碩士研究生。我在想……我可不
可以在課余時間……做你的兼職助理……」
  「當然可以。」阿曼達微笑著回答。
  「真的嗎?」瑟琳沒有想到這位大名鼎鼎的記者立刻就答應了自己的請求,
她驚喜的瞪大了眼睛。
  「當然。不過,站在這裏可真不是一個交談的好地方,不如我請你去喝一杯
咖啡怎幺樣?」
  「好啊,謝謝你!康諾麗小姐……」
  「叫我阿曼達就可以了。」
  阿曼達和瑟琳有說有笑的並肩走在CU大學裏,一路上,各種膚色的男生都
忍不住轉頭注視著這兩個身穿西裝套裙和黑絲襪、高跟鞋的美女。

               Episode 02
  倫敦,CNN國際新聞網絡歐洲及中東區域總部。
  「下午好,兩位女士。有什幺可以爲你們效勞?」
  「下午好。我是獨立記者阿曼達·康諾麗,我預約了叁點鍾和梅薛利爾先生
的會面。」
  「請稍等……很抱歉,梅薛利爾先生還沒有回到辦公室。你們可以在這裏等
他。」
  「好的,謝謝。」
  離開前台之後,阿曼達掏出了一張磁卡,對瑟琳說道:「你先上去找你的朋
友吧,一路都可以用我的卡片通行。」
  「你不和我一起上去嗎?」
  「不了,我就在這裏等梅薛利爾先生。」阿曼達輕輕拉起瑟琳的一只手,將
那張磁卡塞到她的手裏。「這段時間你幫我做了很多事情,真的很感謝你。」
  「阿曼達,能和你共事是我的榮幸。」
  阿曼達微笑道:「不,是我的榮幸。」
  目送著瑟琳刷卡通過了閘機之後,阿曼達戴上了一副墨鏡,轉身向大廳角落
處的一扇門走去。她在門後長長的走廊內熟練的穿行著,最後從一扇側門中走出
了辦公大樓。和大樓正面的人來人往完全不同,這裏四下無人,顯得格外冷清。
不過阿曼達知道,她要等的人一定會從這裏經過的。
  她把手中的寬檐遮陽帽戴回到頭上,又整理了一下系在脖子上的絲巾,慢步
走到了一排旋轉階梯上面。
  穿著高跟鞋走了一天的路,阿曼達感到雙腿十分疲憊,索性在台階上屈腿坐
下,蹬掉了左腳的高跟鞋,將那只早已酸痛不已的腳掌解放了出來。

  幾分鍾後,一個中年男人出現在了階梯的另一端。那個男人穿著一身筆挺的
商務西裝,嘴唇邊有一圈濃密的胡須,頭發已然花白,但整個人精神抖擻。他便
是CNN國際新聞網絡歐洲及中東區域副總裁——詹姆士·梅薛利爾。
  詹姆士遠遠的便看見了一個白領女郎坐在台階上,她那女式西裝上衣的袖口
高高挽起到了手肘處,點綴著氣泡圖案的半身裙之下,兩條裹著黑色絲襪的修長
美腿優雅的曲起在身體一側,有一只腳上的高跟鞋隨意的脫在了一旁。白領女郎
正低下頭用手隔著絲襪在腳掌上揉按著,寬寬的帽檐遮住了她的面孔,但詹姆士
當然認得這個迷人的身影。
  「阿曼達!你怎幺坐在這裏等我?爲什幺不直接上去呢?」詹姆士說著已經
走到了阿曼達身邊。透過薄薄的絲襪,他能清楚的看到她腳上每一根勻稱的腳趾
和全部塗成了紅色的趾甲。
  「嗨,傑姆叔叔!」阿曼達將左腳穿回到高跟鞋裏,站起身來和詹姆士輕輕
擁抱了一下。「我需要在外面曬曬太陽——你看,難得倫敦有這幺好的天氣。」
  詹姆士是阿曼達的父親生前的摯交好友,阿曼達從小就跟他非常熟悉。父母
相繼遇害之後,阿曼達更是把這位傑姆叔叔當作了自己的親人一樣。
  「你說的沒錯,今天的陽光確實很難得。那爲什幺又要戴上帽子和絲巾呢?」
詹姆士瞟了一眼阿曼達的胸口,顯然她並沒有穿襯衫,甚至看不出有穿了內衣的
痕迹,西裝上衣的深V領口恰到好處的裸露出了整個白皙的乳溝。不過,阿曼達
脖子上系的絲巾也遮掩住了她大半的胸口,使得這身裝扮顯得性感而又不輕浮。
 
  阿曼達笑道:「因爲我討厭紫外線。」
  詹姆士也笑了笑:「走吧,到我的辦公室裏說。」
  「不必了,傑姆,我來只是想要把這個交給你。」阿曼達說著將一張光盤遞
給了詹姆士。
  詹姆士捏著手中的光盤,故意開玩笑的問道:「這次又是什幺?你終于有了
他們使用化武的證據了嗎?」
  「噢,拜托,傑姆!這是兩周前我在CU大學演講的視頻記錄!」
  詹姆士的神情立刻變得十分尴尬:「啊……我的孩子……真的是非常抱歉……
演講的情況怎幺樣?不用說,當然是大獲成功了!請原諒,那天我本該在紐約的,
我早就答應你會去。可是計劃臨時有變,只好提前趕回了倫敦……」
  阿曼達將帽子摘下來拿在手中搖了搖:「沒有關系,誰都知道這座大樓裏的
工作一天也離不開偉大的詹姆士·梅薛利爾先生。而且你也很清楚,我從來都不
會把這種小事情挂在心上。」
  「噢,別這樣說,孩子……你是在生我的氣嗎?好吧,我一定會想辦法彌補
你的……」
  「那可太感謝你的好意了!」阿曼達立刻笑逐顔開:「順便說一聲,我已經
計劃好了——一周之後再去一趟中東。」
  「啊哈,你這只狡猾的小貓咪!所以,這才是你今天來找我的真正目的吧!」
詹姆士擡起雙手輕輕摘下了阿曼達的墨鏡,注視著她那雙神采奕奕的眼睛:「說
吧,這次要去哪裏?也許土耳其不錯……」
  「敘利亞。我需要你再爲我提供一些必要的幫助……」
  「爲什幺又是敘利亞?你在那裏的工作已經完成了,你做的非常出色。」
  「並沒有。我還沒有追查到政府軍使用化學武器的鐵證……」
  「你太執著于此了,阿曼達,那根本就不是你該做的事情!況且敘利亞的情
況正變得越來越糟,很多地區已不再是我們的勢力範圍,我恐怕也很難再幫到你。」
  阿曼達伸手從詹姆士手裏拿過自己的墨鏡:「就算沒有你的幫助,我也會自
己去的。傑姆,你不是我爸爸,我也不是CNN的雇員,不需要你來命令我什幺
是該做的事情!」
  詹姆士無可奈何的說道:「就算你是我的雇員,我又怎幺能命令得了你呢?」
他歎了口氣,攤開雙手聳了聳肩膀:「好吧,這是最後一次,我會盡快想辦法幫
你安排……」
  「謝謝你,傑姆叔叔!」阿曼達再次給了詹姆士一個親切的擁抱。
  CNN大樓15層的一間辦公室裏,傑克·卡弗蒂正對著自己的電腦屏幕發
呆,直到一只白淨柔嫩的素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他一擡頭,看見了一張清秀溫柔
的笑臉。
  「瑟琳!你怎幺……」卡弗蒂驚訝的站了起來。
  「下午好啊,傑克。希望沒有打擾到你的工作。」
  「當然沒有!我一直在等你的電話……你是怎幺進來的?」
  「我在給康諾麗小姐當兼職助理,是她送我進來的。」
  「康諾麗小姐?該不會是那個聞名全世界的美女新聞記者吧?」
  瑟琳點了點頭。
  「噢!你可真幸運啊,瑟琳!她可是我們每個新聞人心目中的女神……啊,
當然,你也是我的女神!……快請坐吧,就坐我的椅子……」卡弗蒂關掉自己的
電腦屏幕,讓開到了一邊。
  「謝謝你。」
  「你要喝茶還是咖啡?」卡弗蒂接著又故作神秘的說道:「或者,想不想嘗
一杯蘇格蘭威士忌?」
  瑟琳微笑著說道:「還是咖啡吧,謝謝。」
  半分鍾後,卡弗蒂將一杯咖啡放在了瑟琳身邊的辦公桌上。「自從畢業以後,
我們還是頭一回見面……」說著,他仔細打量起了面前這位依然令他心動不已的
老同學。
  她的容貌幾乎一點也沒變,還是那樣美麗秀氣。修身的白色襯衫緊緊貼附著
苗條的腰肢和挺拔的胸脯,下身穿的是一條緊身七分褲,黑色絲襪包覆下的兩段
小腿露在褲腿外面,同樣露在外面的還有高跟鞋鞋口處那一片光滑的腳背。瑟琳
端坐在卡弗蒂的辦公椅上,雙腿緊緊並攏在一起,並將手中的文件包搭在大腿上,
顯得很是淑女。她的嘴角一直挂著淺淺的微笑,但原本清澈的眼眸中卻始終含著
一抹揮散不去的哀傷。
  「噢,看看你,瑟琳,兩年沒見,你可真是越來越漂亮迷人了……哦,我聽
說了J·J的事情,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那實在是太不幸了……」J·J·雷迪克
是瑟琳的男友的名字。
  瑟琳嘴角的微笑忽然消失了,神色黯然的搖了搖頭:「我……這一年來每天
都在爲他祈禱,一有空就會去看他,希望能有奇迹發生……希望他會在下一刻蘇
醒過來……」
  兩人一時都默然無語。瑟琳端起咖啡,輕輕抿了一小口。
  「啊,對了……」卡弗蒂彎腰拉開了自己辦公桌的抽屜,從裏面翻找出了一
個U盤:「你托我收集的那些素材都在這裏面,我已經全部分類整理好了,一共
有40多個G。」
  「太棒了,傑克,真沒想到你這幺快就幫我辦好了。我簡直都不知道該怎幺
感謝你才好……」
  卡弗蒂笑道:「這算不了什幺,爲你效勞可比給老板幹活更有勁得多……說
起來,這次你在倫敦能待多久?」
  「我不確定,也許再待一個星期。」
  「那……有沒有時間讓我請你吃頓晚飯呢?比如說,這個周末?我知道一家
非常棒的意大利餐廳,在倫敦你找不到比他們家更可口的番茄培根醬了。」
  「我也很樂意,可是……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幫康諾麗小姐去做……真的非常
抱歉,傑克。也許,下一次?」
  「哦,好的,當然……只要你有時間,我隨時都樂意奉陪。」
  兩人又閑聊了一會兒,卡弗蒂感覺到瑟琳有要起身告辭的意思,便拿起她的
杯子說道:「我再爲你加一些咖啡……多歇一會兒吧,瑟琳。看得出來,你今天
一定走了很多的路。」
  瑟琳點了點頭,輕輕扭動了一下自己的腳腕:「是的,我的腳早就又累又酸
了。」
  卡弗蒂將添滿的咖啡放在辦公桌上,又一次故作神秘的說道:「巧了,我正
好有一樣好東西給你看……」他蹲下身去,拉開辦公桌最底層的抽屜,從裏面拿
出了一只像個小枕頭一樣的紗布包裹。
  「那是什幺,傑克?」
  卡弗蒂並沒有直接回答瑟琳的問題。他蹲在瑟琳身前,將那個小包裹放在她
腳邊的地上,問道:「你覺得哪只腳更疲勞一些?」
  瑟琳疑惑的回答:「右邊這只吧……」
  卡弗蒂一伸手抓住了她的右腳腳腕。
  「你在做什幺?傑克……」瑟琳下意識的收回右腿,將腳腕從卡弗蒂手中掙
脫了出來。
  卡弗蒂擡頭說道:「放輕松,瑟琳,我只是在幫你消除疲勞。」他再次輕輕
握住了瑟琳的右腳腕。「這種小包裹是我專門從中國帶回來的,知道裏面裝的是
什幺嗎?這可是一種非常罕見的東方草藥,只需要嘗試一下,你就知道它有多幺
神奇了!」
 
  瑟琳被成功的勾起了好奇心,她低頭看著卡弗蒂將自己的右腳抓在手中,任
由他把那只腳上的高跟鞋摘了下來。
  卡弗蒂暗暗咽了口唾沫,眼看著瑟琳那只纖瘦秀美的絲襪腳整個暴露在了自
己眼前。他用一只手握住她的足跟,另一只手則輕輕捏著她的腳掌,仔細的感受
著手中那絲滑柔嫩的觸感。
  「來,踩在這裏,感受一下……」卡弗蒂雙手扶著瑟琳的右腳,讓她踩在了
那只裝滿東方草藥的包裹上。
  「傑克,可不可以請你把手……我的腳被你捏的很癢。」
  「啊,當然,不好意思……」卡弗蒂只好放開了瑟琳的腳,悻悻的站了起來。
「你可以再用力一些去踩,不用擔心會把它踩壞。看,有沒有感覺到腳底很舒服?」
  「真的,確實很舒服……」
  「再多踩一會兒,你會感覺到腳底開始發熱。」
  「是有一點點熱,這個藥包就好像會發出熱量一樣……」
  「這就對了!它會促進你腳上的血液循環。據說在中國,人們常把這種藥包
丟在熱水盆裏,把雙腳和小腿都泡進去,這能夠讓他們保持健康和年輕,甚至還
能治療老人的關節炎和女人的月經失調。」
  「是嗎?這簡直太奇妙了!這裏面裝的到底是什幺樣的草藥?」
  「中國人把它叫做AiCao。我這就拿給你看。」卡弗蒂拉開抽屜,從裏
面抓了一小把藥渣。然後又在辦公桌上找了一個巴掌大小的正方形紙盤,將手中
的藥渣撒在紙盤上。
  瑟琳小心翼翼的接過那個紙盤,托在手上認真的觀察起來,口中喃喃的說道:
「AiCao,聽上去可真不錯……」她又把鼻尖湊過去聞了聞,對卡弗蒂說道:
「它的味道也很獨特,聞起來讓人感到神清氣爽。」
  瑟琳將紙盤也輕輕的放在了地上,然後像一個充滿童心的小女孩一樣,一邊
用腳底踩按著地上的藥包,一邊饒有興味的用腳趾碾壓起了盤中的藥渣。

  卡弗蒂站在一旁,雙眼一直緊緊盯著瑟琳的右腳。包裹著那只美腳的絲襪在
足尖處做了耐磨加固,五根圓潤而靈動的腳趾緊繃著烏黑性感的襪尖,隨著足弓
的一下下收縮時而蜷曲時而伸直。卡弗蒂的心髒快速的跳動著,仿佛有什幺東西
正在血液中熊熊燃燒,令他渾身每一個毛孔都燥熱無比。
  「你說的一點不錯,瑟琳……」卡弗蒂又一次在瑟琳的腳邊蹲了下去。他伸出
雙手捧起那只黑絲玉足,低下頭將鼻子湊在足尖處深深的嗅了一口。「現在連你
的腳上也沾滿了這種令人陶醉的味道。」他閉上眼睛,鼻孔在瑟琳的腳趾旁貪婪
的吸著氣,現出了一臉十分陶醉的表情,卻不知令他陶醉的究竟是那東方草藥的
味道,還是瑟琳的絲襪腳上原本的味道。
  「傑克……我覺得,我該走了……感謝你的草藥,我現在已經完全不累了……」
瑟琳試圖將自己的腳從卡弗蒂手中抽回來,但這一次卻沒能掙脫得了。
  卡弗蒂用雙手牢牢抓住瑟琳那只黑絲玉足,讓自己的臉緊緊貼在了她的腳底
上。他一邊以鼻梁和臉頰在那絲滑柔韌的足弓上來回摩擦,一邊喘著粗氣:「噢,
我的天!瑟琳,你的味道簡直棒極了……」
  「不要這樣!放開我!……讓我走!立刻!……」
  卡弗蒂毫不理會瑟琳的呵斥和掙紮,他直接跪在了地上,像一條終于得到了
骨頭的餓狗一樣,大口大口的品嘗著懷中無比美味的寶貝。
  「噢,瑟琳,你知道嗎?當年在學校裏第一次見到你穿黑絲襪、高跟鞋的那
一刻起,我做夢都想要嘗一嘗你腳上的味道!」卡弗蒂張大了嘴,伸出舌頭在那
緊裹著黑色絲襪的腳掌、足跟、腳背、趾尖上賣力的舔舐著,甚至將瑟琳纖瘦的
足尖和半個前腳掌整個含進了嘴裏,口中還嗚嗚噜噜的繼續說道:「天哪!瑟琳,
你的腳甚至比我想象中的還要美味得多!」
  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忽然開了,一個頭發花白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在他
身後還有一位金發美女。
  卡弗蒂趕緊放開了瑟琳的腳,尴尬的站了起來:「梅薛利爾先生……康諾麗
小姐?!……我……我非常抱歉……」
  「沒關系,卡弗蒂先生,現在還仍是下午茶時間。」詹姆士轉頭打量著瑟琳:
「我好像還沒有見過這位年輕的小姐。」
  「她是我的朋友。」阿曼達冷冷的說道。她快步走到瑟琳身邊,輕輕摟住了
她的肩膀,並狠狠的瞪著卡弗蒂。
  瑟琳這才回過神來,她匆忙站起身,顧不得腳上還沾滿了卡弗蒂的口水,迅
速將右腳穿回到高跟鞋裏。
  「我叫瑟琳·格倫,是康諾麗小姐的助理……見到你真是太榮幸了,梅薛利爾
先生。」
  「你好,格倫小姐。」詹姆士和瑟琳握了握手。
  「那幺不打擾你們了,請允許我們失陪。」阿曼達說完,領著瑟琳徑直走出
了這間辦公室。兩個白領美女在走廊中留下了一連串高跟鞋敲擊地面的清脆腳步
聲。
  「我可真沒有想到,卡弗蒂先生,你還有女朋友在爲阿曼達工作。」
  卡弗蒂苦笑著說道:「梅薛利爾先生,請不要再譏諷我了……」
  「她確實是一位相當可愛的女孩。顯然我們來的很不是時候,你不會在心裏
責怪我們攪了你的下午茶吧。」
  「當然不會!梅薛利爾先生……呃……實際上……我確實追求過瑟琳,在大學
的時候。只是最後她還是選擇了別的男生,一個名叫J·J·雷迪克的籃球運動員
——去年在紐約被炸成了植物人的那個家夥。」
  「那可真是非常遺憾——對你和J·J都非常遺憾。那幺現在呢?」
  「現在……我想,她還在繼續等她的男友醒過來吧。」
  「真是個癡情的姑娘……這幺說,你的下午茶看似香甜可口,實則相當苦澀
了。你覺得你還有機會嗎?」
  「機會渺茫。」卡弗蒂攤開雙手搖了搖頭:「恐怕我實在不是她的菜。」
  「你是對的。如果你不希望康諾麗小姐把你也變成植物人的話,還是放棄吧。」
詹姆士拍了拍卡弗蒂的肩膀,轉身向門口走去。
  「聯系我們在大馬士革和阿勒頗的人,有位貴賓下周又要去他們那裏『度假』
一段時間了。」
  「好的!梅薛利爾先生,我馬上去辦。」

               Episode 03
  2018年4月6日傍晚,一架從黎巴嫩首都貝魯特起飛的維珍航空客機飛
過了英吉利海峽,進入大不列顛島上空。
  服務頭等艙的一名男性空乘照例開始沿著客艙通道巡視,提醒頭等艙的乘客
們飛機已經開始下降,請他們系好安全帶。在他走到一名女乘客的座位旁邊時,
卻不由得停住了腳步。

  在頭等艙遇見各種明星、名人是常有的事情,這個名叫Nathan Hipweird的
男空乘早就知道,本次航班上他所服務的一名VIP乘客正是全世界聞名遐迩的
美國記者阿曼達·康諾麗。
  此刻,這位有著光豔外表和火辣身材的美女記者正倚靠在座椅上沉沉的睡著。
由于身體在睡夢中無意識的滑動了一些,她下身穿的包臀短裙幾乎已經收縮到了
大腿根部,兩條赤裸光滑的大腿乃至雙腿盡頭處一抹黑色的蕾絲內褲都一覽無遺。
更令人噴血的是,她上身只穿了一件極爲性感的紅色塑身襯衣,寬闊的U型領口
暴露出了全部乳溝和近一半渾圓飽滿的乳球。
 
  Hipweird吞了一口吐沫,向四周環視一下,隨即迅速掏出手機記錄起了眼前
這令人血脈偾張的一幕。他先是給美女記者的銷魂睡姿拍了幾張全身照,然後便
近距離的對著她的胸部和裙底連續按下了快門。接著,他又跟這位毫無意識的美
女記者完成了一系列輕佻放蕩的「自拍合影」:靠近她的嘴唇模仿著親熱擁吻的
樣子;在她暴露的胸口前隔空做出大力抓揉的動作;甚至將手伸在她兩腿之間,
對著她的裙底豎起中指……
  兩分鍾之後,Hipweird才滿意的收起了手機,彬彬有禮的叫醒了這位剛剛一
直默默「配合」他拍照的著名女記者。
  倫敦,希思羅國際機場。
  「傑姆叔叔!真想不到,你這個堂堂的CNN副總裁竟然會親自來接我!」
  「這算得了什幺呢,阿曼達。站在我面前的女孩可是整個新聞界的驕傲,美
麗的記者之花。知道東方有位偉人是怎幺稱贊你的嗎——『跑得最快的西方記者』。
就算美國總統親自來迎接你也是……」
  「噢,算了吧,傑姆。」阿曼達打斷了他的話。「他算哪門子總統……不要
在我面前提起那個愚蠢無比的小醜好嗎?」
  「哈哈,當然。我們路上再說吧,我先帶你去好好吃頓晚飯,你一定都快餓
壞了。」
  半個多小時候後,詹姆士和阿曼達一邊共進晚餐一邊聊著天。
  「阿曼達,我真的很感激,你能專程趕回來慶祝我的60歲生日。」
  阿曼達笑道:「傑姆叔叔,我可沒有忘記,從我7歲那一年開始,這22年
以來是誰在我的每一個生日都會爲我送上驚喜。」
  詹姆士也笑了笑,繼續說道:「這次回來多待一段時間吧。我能想象得出,
這半年你在敘利亞有多幺辛苦。」
  「無論多幺辛苦都是值得的。我對『白頭盔』做的那些報道已經引起了全世
界的廣泛關注,無數人都在爲他們的事迹而感動不已。」
  詹姆士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明晚他們要爲我舉辦一場慈善舞會作爲生日
晚宴——阿曼達,我已經很久沒有欣賞過你迷人的舞姿了。」
  「啊——傑姆叔叔……」阿曼達笑了起來:「我也已經很久沒有跳過舞了,
明晚你恐怕會很失望的。」
  兩人有說有笑的吃完了晚餐,又一起坐進了詹姆士的車裏。
  「你今晚打算住在哪裏?還是原來的地方?」
  阿曼達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慵懶的說道:「嗯,就去那裏吧。」
  詹姆士對司機吩咐道:「先送康諾麗小姐回去休息,然後我們再去公司。」
說完,他又轉過頭來,對身邊的阿曼達說道:「睡一會兒吧,孩子,你都累壞了。」
  車開動了。吃飽肚子以後,阿曼達的倦意越來越濃的湧上了頭,沒過多久就
迷迷糊糊的睡著了。她的腦袋也漸漸歪向一邊,靠在了詹姆士的肩膀上。
  在一個路口轉彎的時候,隨著車身輕微的晃動,阿曼達的身子也從詹姆士的
肩頭滑落下去,倒在了他的大腿上。
  阿曼達立刻醒了過來,她意識到現在這個樣子似乎有些不妥,但她卻並不想
要坐起身來。畢竟,自從父親遇害之後,傑姆叔叔就成了這個世界上唯一能夠給
她帶來安全感的男人。在一個戰亂中的遙遠國度呆了那幺久,她也確實很需要一
位親人的懷抱來溫暖一下自己。
  阿曼達索性扭動了幾下身子,就這幺平躺在後排座位上,腦袋枕著詹姆士的
大腿,讓自己繼續舒舒服服的睡過去了。
  詹姆士低頭看著在他腿上甜甜睡去的美麗女孩,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了她那
誘人犯罪的胸脯上。詹姆士知道,阿曼達一向對她自己的身材極爲自信——正如
眼下,塑身襯衫的深U型領口正慷慨的對外展示著女主人胸前一半的秘密。
  「這只磨人的小野貓啊,她就這幺不喜歡戴胸罩嗎……」詹姆士緩緩擡起了
右手,伸向了阿曼達的身體……
  但他最終只是輕輕握住了阿曼達那只冰涼的右手而已。
 
  二十分鍾後。
  「阿曼達,我就不送你上樓了。我還要回公司去處理一些事情。」
  「好的,傑姆叔叔。謝謝你今晚的款待!明晚我們舞會上見。」
  「明晚見,孩子。快上去睡個香甜的好覺吧。」
  進門以後,阿曼達把手裏的包包往桌上一扔,徑直向臥室走去。她顧不上換
衣服,顧不得沖澡,甚至連高跟鞋都懶得脫,便直接倒在了床上。
 
  「哪怕這間房子現在著起火來,也等我明天睡醒了再說吧……已經整整一個
月沒有睡過哪怕一個踏實覺了……」

[ 此貼被blueingel在2018-06-12 01:08重新編輯 ]

动漫精品 中文字幕 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