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按摩后我狂插母亲和姐姐

精彩内容:


  第一章 我的家庭

  我叫李峰,身體瘦弱,今年正在上高叁,父親在叁年前突然出事故去世了,生活的重擔就壓在了我媽媽一個人身上,我媽媽叫徐麗,今年44歲,是一名工廠會計,工資不高,因爲家裏在單位沒有什幺關係,所以我媽媽自從進入工廠後雖然換了幾個崗位,工資卻總是提不上去。

  我媽媽有著一雙美麗的大眼睛,翹挺得鼻子,微微帶笑得嘴唇露出雪白的貝齒,尤其是在右眼下外側還有一個小小的媚痣,讓我媽媽看上去即性感又妩媚,好像能勾魂似的。

  媽媽的身材保養得也很好,白潤的皮膚,驕挺的乳房,楊柳般的細腰,豐圓高翹的屁股,修長的大腿,跟媽媽比起來,我班上那些所謂的漂亮女生就跟路邊的小草一般乏味。只是自從爸爸去世以後,媽媽也幾乎沒有了笑容,家裏的經濟情況也變得差了起來。

  我的生活很有規律,白天媽媽上班,我上學,晚上回家媽媽做飯,我寫作業,雖然只依靠媽媽的工資讓日子過得很貧淡,但是我很滿足,我希望能夠和媽媽就這幺一直過下去,因爲這個家庭再也經受不起風雨了。

  作爲窮人家的孩子,除了學習成績,我已經沒有什幺可以拿出手的東西了,從初一的時候我就在努力的學習電腦編程,雖然家裏只有一點破舊的二手電腦,速度也很慢,但是我很知足,就是這台破爛電腦讓我的電腦技術日逾成熟,我現在不但可以利用彙編語言製作一些小軟件,還學習了不少黑客技術。

  一個月後的市裏勞動局準備舉辦自我知識産權發明展覽大會,據說獎金有好幾萬,而且參賽選手的作品如果被企業看中了的話就會購買作品的産權,值好多錢呢。

  我製作了一款財務管理商務軟件,因爲媽媽是幹會計的,所以我也耳聞目染的知道一些財務知識,對這個作品,我很有自信,我查閱了很多財務資料,精心製作了這款軟件,不管怎幺樣,我也要試一試。。

  不過我打算悄悄參加,如果獲獎了也可以給媽媽個驚喜,讓媽媽高興一下,也爲媽媽分擔一些家裏的負擔,媽媽實在太辛苦了。

  最近家裏發生了一件好事,叁個月前媽媽陞官了,好像是財務經理,工資待遇也提升了很大一截,家裏的經濟情況也有所改善;可是自從升職了以後,第一個月裏媽媽好像總是心事重重。

  我一問,媽媽就好像很不好意思的樣子,眼神總是飄忽不定,說話也是閃爍其詞,可能是工作上的難題吧?我並沒有太重視;從第二個月開始媽媽似乎沒有心事了,每天上班都特別高興,似乎有什幺事情讓媽媽特別期待?只不過晚上偶爾會加班,不過加班的次數並不多,一般一個星期會加班一兩次,而且總是到了下班的時候媽媽才臨時給我打電話告訴我要加班,讓我熱熱剩飯自己吃。

  一般都是加班到晚上十點鍾左右,回家以後來好像很疲倦,最奇怪的是,每次加班回來媽媽得臉都會有一些紅紅的,看起來很好看,精神也有些興奮,可能完成工作都是這樣的吧?想到這裏我也就釋然了,我不喜歡媽媽加班,這樣我就得吃剩飯了,不過媽媽加班也是爲了這個家,我也希望生活能夠越過越好,我也會越發的努力學習,希望以後能夠掙大錢,媽媽就不用這幺辛苦了。

  日子就這幺一天天過去,最近這一個月媽媽幾乎沒有在加班,可能工作不太忙吧,我也希望媽媽不要太勞累。

  只可惜平淡的生活總是來得快去的也快,因爲媽媽平時工作忙,有時候我在家裏做完作業有時間就會做做家務,打掃打掃屋子;有一天我在打掃屋子,在打掃媽媽床上的床單時,突然發現媽媽的枕頭底下放著一個小藥瓶,難道媽媽病了?

  我很緊張,拿起了藥瓶我一看,發現藥瓶的貼紙上寫著避孕藥叁個字,奇怪,媽媽的枕頭下面怎幺會有這個呢?這時我發現藥瓶裏面的藥粒只剩下不到一半了,難道媽媽已經吃了有一段時間了?家裏就剩下我和媽媽兩個人,爸爸都不在了媽媽沒事幹吃避孕藥幹什幺?

  [避孕藥……] 我默默地唸著。

  難道?!!!我心中一緊,我趕緊察看藥瓶上的貼紙,發現藥店出售時的標簽還在,一看日期,就是兩個月前的日期,難道媽媽是從兩個月前開始吃的?這個日期不就是媽媽開始加班前沒幾天的時候嗎?

  雖然我對男女之事不太了解,但是我是知道避孕藥是幹什幺的,吃避孕藥是怕懷孕,爸爸都不在了媽媽怎幺可能會懷孕呢?難道媽媽她……想到這裏,我趕緊把這個念頭從腦海中驅趕了出去,不可能,媽媽就像女神一樣潔白無瑕,媽媽只屬于爸爸一個人的,不,媽媽也屬于我的,媽媽不可能作出那種事情的。

  我暗暗的想到,可能,媽媽吃避孕藥可能是爲了預防別的什幺婦科病吧,聽說有些避孕藥都還有些別的療效,我仔細看了看藥瓶上的貼紙,並沒有發現有標注別的療效,但是我仍然對自己說,一定是爲了預防別的病吧,對,一定是,我把藥瓶又放回了遠處,仔細的整理了一下,就像是從來沒人動過一樣,我不知道爲什幺這樣做,我到底在擔心什幺呢?

  第二章 神秘的電話

  在後來的日子裏,我不由自主地開始觀察起了媽媽的一舉一動,媽媽還是跟以前一樣,白天上班,晚上回家做飯,跟我聊天,媽媽看電視,我學習,並沒有什幺反常的舉動,而且我並沒有發現媽媽去吃避孕藥,看媽媽的臉色和動作,一點也不像不舒服的樣子,也是,沒事吃什幺避孕藥呀?可是我想起那藥粒只剩下不到一半的藥瓶,其它的那些藥粒到哪裏去了呢?

  在進一步的觀察中,我發現媽媽現在的皮膚比兩個月前越發的紅潤起來,看起來真是光彩照人,到底是什幺原因呢?可能是媽媽用化妝品的緣故吧?我猜測到。

  有時候晚上家裏會偶爾來一兩次電話,每次都是八點鍾過後不久,媽媽總是搶先拿起電話說是同事來的電話,我也沒在意,不過媽媽每次接電話的時候都是把聲音壓得很低,好像不想讓我聽見,說話時間長短不固定,不過我發現每次媽媽接完電話後臉上總是會紅紅的,就像是有一層紅暈似的,我不明白爲什幺會這樣,但是看起來真是可愛。

  通常打完電話後媽媽就會說要睡覺,就回臥室睡覺去了,不過我通過媽媽臥室下面的門縫發現雖然媽媽說是休息去了,可是每次燈光都要開一個多小時左右才關掉,而且還不時傳出一些打開衣櫃的聲音,我知道媽媽的衣櫃裏面放置的都是她的一些衣服,我有時候偷偷走到媽媽的臥室門口,卻只能聽見一些衣服的「悉悉嗦嗦」的聲音,我不知道這幺晚了不休息還要收拾那些衣服幹什幺?

  接下來的日子裏,我再也沒有發現什幺異常,媽媽也沒有加班,只是偶爾的接幾次電話,慢慢的,我也就忘記了避孕藥的事情,日子又回到了正軌上。除了學習就是完善財務軟件的編程,現在我要參賽的軟件作品已經完成了80% ,剩下的就是調整和測試了,很快就可以全部完成了,我暗暗幻想著當我把獎金拿到媽媽面前時媽媽驚喜的樣子,我的心情就像飛了一樣。

  我這時用目光看了一眼正在看電視的媽媽,突然發現媽媽今天有些魂不守舍,雖然面對著電視機,但是眼神已經不知道飄向哪裏去了,看來媽媽一直在走神,剛才我也沒注意,媽媽在想什幺呢?

  我正奇怪的時候,突然靠近客廳走廊的電話響了起來,在走廊有一個小雜物櫃,電話就放在櫃子上,旁邊還有個高台椅,這幺晚了誰會來電話呢?我走過去正要接,媽媽突然說:[ 這是單位同事找我的,我來接吧,你去看電視去吧。]媽媽走了過來調整了一下高台椅坐了下來,拿起了電話:[ 餵……]爲什幺老是在這個時候來電話呢?到底是媽媽的什幺同事?我知道媽媽是不想讓我聽見電話聲,想讓我離遠點,爲什幺怕讓我聽見呢?我不由得好奇起來。

  我坐在客廳比較靠走廊的沙發上,裝作專心看電視的樣子,悄悄的豎起耳朵仔細聽著電話聲,我做的這個沙發角度有些偏斜,我不用轉腦袋,只需要轉動眼睛就可以看見媽媽打電話的樣子,這時耳旁隱隱約約傳來了媽媽打電話的聲音。

  [ 怎幺樣?在那邊出差還適應吧?] 媽媽的表情看上去很高興,好像是同事在遠方出差。

  [ 還行,工作也不累……看電視呗,恩,孩子在家呢。] 似乎在問媽媽工作累不累,在家幹什幺。

  [ 嗯……嗯……你叁天後回來?] 好像對方出差快回來了[ 我才不信呢?你盡說好聽得……] 聽媽媽的口氣怎幺像是在撒嬌?

  [ 誰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憋了半個月呢?] 憋?!什幺意思?說完這句話媽媽突然回過頭來看了看我,我趕緊裝作看電視的樣子[ 我收到了,今天剛拿回來……] 什幺東西?媽媽下班的時候我沒在門口,不知道媽媽有沒有拿東西

  [ 我不穿,那種衣服怎幺能穿……] 好像是要讓媽媽穿什幺衣服?媽媽似乎很難爲情,穿什幺衣服讓媽媽這幺難爲情呢?接下來對方好像又在說了些什幺,媽媽一直在聽著。

  [ 你怎幺這幺討厭……我不穿,等你回來我也不……] 媽媽好像很害羞,到底要媽媽穿什幺呢?

  [ 不行,最近小峰要考試……] 我快到期末考試了,媽媽還是最關心我,將近一個月媽媽都沒加班,回家爲我做飯陪我,怕影響我學習。

  [ 等你回來再說吧,不過我晚上必須回家……] 似乎一直在要求媽媽晚上做什幺?是工作嗎?又好像不是。

  [ 嗯……嗯……你同意了?……什幺……補償你?] 對方似乎不再強求媽媽答應什幺了,不過好像又提出了新的要求?

  [ 你怎幺又說這事兒?我不是都說不……] 媽媽的話好像被打斷了。[我一直都在吃藥,你想都別想……] 媽媽的話又一次被打斷了,到底要媽媽答應什幺?

  藥?是避孕藥嗎?媽媽最近好像沒有吃藥呀?對方說的要求與避孕藥有什幺關係呢?

  [ 不行,我不能讓小峰受委屈……] 我?與我有什幺關係?爲什幺我會受委屈呢?

  似乎對方一直在說什幺?過了一會,不知道對方說了什幺,媽媽突然小聲地笑了起來,嬌豔的臉上突然紅了一下嬌嗔地說道:

  [ 答應你也沒用,而且最近也不是我的排……] 答應什幺?而且後面那句話我也沒聽清楚,說到排什幺的時候媽媽突然把說話聲音變小了起。

  我不知道媽媽說的是排什幺?

  接下來媽媽就一直在聽對方說什幺,一直沒說

  話。

  [你怎幺知道下星期就是我的排……那個?] 不知道對方說了什幺,媽媽的聲音突然變得有點大了,好像很吃驚,可能媽媽自己也察覺出了聲音有點大,趕緊又把聲音放小了,同時還不放心的轉頭看了看我,我仍然一幅正在看電視的樣子,媽媽並沒有發現我在偷聽,連續兩次說的排什幺到底是什幺意思呢?。

  這時媽媽一直在聽電話裏說什幺,臉上的表情好像一直在猶豫什幺,中間不知道對方說了什幺,媽媽的臉突然紅了起來,兩條腿也不由自主地來回摩擦,沒

  有拿電話的左手也慢慢的放在兩腿之間,由于媽媽是側坐著,左手被外側大腿擋住,無法看見媽媽的左手在幹什幺,只能看見左手臂上的肌肉不停的在動,好像手指在活動,白皙的臉龐也越發明顯的紅暈起來,眼睛也慢慢得瞇了起來,眼睛中好像起了一層迷霧,水水的,看得我不由得心跳加速。

  就這樣過了一會,媽媽突然臉色一正,左手從兩腿之間擡了出來捂著電話小聲說道:[ 我都說了好幾……我不會爲你懷……]聲音太小了,我又聽不清楚,斷斷

  續續的,對方好像又在要求什幺,媽媽的臉色似乎有些猶豫,不過媽媽始終沒答應。媽媽就這幺一直沈默著沒有再說話,不知道對方又說了些什幺。

  [ 真啰嗦,我穿行了吧……只要你別再提這事……]到底穿什幺呢?有什幺

  衣服要特意穿上呢?看媽媽的臉色似乎又猶豫又羞澀。沈默了一會媽媽突然小聲地笑了起來,臉上越發的紅暈起來,看得我的心髒???的直跳。

  [ 憋了有一斤?你以爲你是種馬呀?……] 媽媽似乎很興奮,又好像害羞著什幺,到底是什幺憋了一斤?與種馬有什幺關係?

  [ 你又開始胡說了……我不聽我不聽……] 什幺又胡說了?媽媽嘴上雖然說不聽,可是仍然微笑著拿著電話。

  只見媽媽兩條勻稱的大腿不聽得來回摩擦,我很奇怪,媽媽老動腿幹什幺?

  媽媽又開始把左手放在兩腿之間不停的動了起來,眼睛也閉了起來,長長的眼睫毛不時輕輕的抖動著,翹挺得鼻尖不知道什幺時候出了一層濛濛的細汗,性感的嘴唇微微的張開,露出皓白的牙齒,嬌嫩的小舌頭還添了一下發乾的嘴唇,難道媽媽很熱嗎?看得我不知不覺就支起了帳篷,頂著好難受,我不知道對方在說什幺,好像媽媽很享受的樣子。

  [你別再說了,我快……] 媽媽輕輕的哼了一句,這時我發現媽媽的左手肌肉收縮的頻譜突然增快了,身體也開始微微的抖了起來。只見媽媽突然把拿電話的右手背捂在嘴上,緊緊著咬著,似乎在壓抑著什幺,媽媽那平滑的腹部不停的起伏,似乎呼吸越來越急促,鼻尖的汗也多了起來,身子也抖著越來越厲害,就這幺過了一會,媽媽的鼻子裏突然悶哼了一聲,身子也不抖了,整個身子都靠在櫃子上,輕輕著喘著氣。

  媽媽在幹什幺呢?好像很疲倦的樣子,打電話也會累嗎?我想不出個所以然,只見媽媽挪開用來捂嘴的右手長呼了一口氣,呼吸也漸漸平穩下來,眼睛也睜開了,那朦胧的眼神讓我不由得癡呆了。

  [你這些話都是從哪兒學來的……] 媽媽嗲嗲地說了一聲,聽得我心裏直癢癢,剛才電話裏對方到底都說了些什幺呢?讓我不由得好奇起來。

  對方似乎在炫耀什幺,媽媽的表情突然羞赧了起來很慌張似地說道:[你胡說,我剛才可沒有達到高……] 可是媽媽話還沒有說完好像就被對方打斷了,過了一會,媽媽突然撲嗤一笑說:

  [ 吹牛,上次也不知道誰不到十分鍾就……] 媽媽還沒說完就停住了,好像對方又在爭辯著什幺。

  什幺不到十分鍾?上次媽媽做什幺了?我的腦子已經開始混亂起來。

  不知道對方又說了什幺,突然媽媽臉色又開始不自然了起來,剛剛褪下的紅暈又浮現在媽媽的臉上

  [ 討厭,誰要給你生……] 說到這裏媽媽的表情突然尴尬了起來,用一種愧疚的眼光看了我一眼,我趕緊裝作專心看電視的樣子。

  媽媽剛才在說什幺呢?怎幺會用那種表情看我呢,我突然恨起自己來,光顧的學習,都學習成了書呆子,心裏隱約覺得剛才媽媽說的是一些男女之類的話,可是剛才說的話我大部分沒有聽懂,而且聲音也太小,很多話的後半部分都聽不清,可是剛才媽媽爲什幺又害羞起來了呢?

  我正在沈思的時候,突然家裏客廳的石英锺開始響了起來,我一看表,不知不覺媽媽的電話已經打了有3個多小時了,媽媽也聽見了鍾聲。

  [ 都十一點多了,快休息吧,明天工作要……] 媽媽的說話聲又被打斷了,媽媽聽了一會電話,臉色又開始紅了起來。

  [ 不行,小峰要考試,我沒時間……] 媽媽聲音太小了,我差點沒聽清。

  [ 不行,叁天後不行,以後再……] 媽媽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又壓小了,叁天後是對方出差回來的時候嗎?

  [ 每次你都說聊天,可每次都……] 。

  聊天嗎?聊天沒什幺呀?媽媽爲什幺要猶豫呢?

  [ 只要你能保證不……我就待一會……] 對方好像做出了什幺承諾,媽媽的聲音也不清楚似乎對方做出了讓步,媽媽好像在擔心什幺,過了一會媽媽說道:

  [ 好吧,你說話要算數,就待一會……] 好像媽媽相信對方的承諾了。

  [ 就這樣吧,太晚了,我要挂電話了,等你回來再說吧!] 說完媽媽就把電話挂了,挂完電話後,媽媽就坐在那裏,似乎既興奮又有點疲乏,輕輕的喘著氣,我偷偷的看了過去,只見媽媽的眼睛微微的瞇著,好像在想著什幺,性感的嘴唇不時地揚起,似乎有什幺值得媽媽期待的事情。

  這時我把電視關掉後對媽媽說道:[媽媽,很晚了,該睡覺了,明天我還要上學呢,你不上班了?]

  媽媽突然激靈了一下子,好像被我嚇了一跳,轉過身來,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沖我笑了笑。

  [ 啊?哦,剛才媽媽在想事情,你剛才說什幺?][ 媽媽,你快去刷牙洗臉吧,你洗完了我好洗,明天還要早起上學呢。][ 小峰,你先去洗吧,等會,我要沖個澡]

  [ 媽媽,都這幺晚了還沖什幺澡呀?]

  [ 你快去洗吧,不要管媽媽,明天早上還要早起上學呢!]我到洗手間刷完牙,洗完臉就回去自己的臥室,媽媽到洗手間把水溫調好先預熱著,然後就到廚房去收拾垃圾準備明天上班順便扔掉。

  回到臥室關上門,我躺在床上,回想起剛才的電話,我一點睏意都沒有,媽媽到底發生了什幺事情呢?回想起剛才媽媽在打電話時的那種嬌豔欲滴的表情,那是和正常同事交談的表情嗎?還有剛才說的那些話,都是什幺意思呢?剛才媽媽一時嘴快,說了什幺[ 討厭,誰要給你生……] 生什幺呢?難道是生孩子?!

  對,只能這幺解釋了,要不然避孕藥是怎幺回事?。

  想到這裏,我的心裏突然猶如

  絞痛一般,感覺要窒息一般痛苦!雖然我專心于學習,並不了解女人的事情,但是社會上的一些現象我是知道的,媽媽可能出軌了,出軌,這個詞就像一股強勁的沖擊波一般打在了我的腦海裏,讓我的腦子一片空白,在我心中媽媽是那幺的純潔如雪,怎幺可能做出這種事情呢?還說要生孩子,媽媽難道想給別的男人生孩子?!。

  雖然剛才媽媽拒絕了,可是看剛才媽媽的表情,那羞澀猶豫的表情,難道媽媽心動了?媽媽!難道你不要我了嗎?你到底怎幺了?你到底怎幺了呀?!一但想到媽媽那賜予了我生命的不可神聖的搖籃會被別的男人那汙穢的東西玷汙,恣意的在裏面遊動,肆無忌憚的侵犯媽媽的身體,孕育著那骯髒的生命,就彷彿看到了那個神秘的邪惡男人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

  不,也許媽媽並沒有出軌,只是和同事開開玩笑,媽媽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我一定要相信媽媽,可是剛才媽媽那欲拒還羞的樣子……我痛苦的摀住了腦袋,我擡起頭看了看放在電腦上的爸爸的照片,我把爸爸的照片拿在手裏,看著爸爸那微笑的表情,我暗暗下定了決心,我一定要調查個水落石出。

  爸爸,你放心,媽媽只屬于這個家庭,只屬于你,只屬于我,我會保護好媽媽和這個家的!我發誓!

  爲了爸爸的笑容,我一定要做到!

  第叁章 媽媽的臥室

  爲了爸爸的笑容,我一定要做到!

  想到這裏我立即下了床,慢慢的把我屋裏門打開了一絲的門縫往客廳裏看去,媽媽剛好收拾好廚房的東西,把窗戶門都關好了,就看見媽媽直接回到自己的臥室,可能以爲我睡覺了,所以媽媽的臥室門並沒有關,因爲媽媽的臥室就是我的隔壁,我趕緊趴在緊靠媽媽臥室的牆面上仔細竊聽著聲音,只聽見隔壁傳來了一聲衣櫃開門的聲音,媽媽要洗澡,應該是要拿洗澡用的浴巾,果然,過了一會兒媽媽拿著一條浴巾走進洗手間裏間的浴室了。

  當淋浴的水聲響起以後,我偷偷的從臥室走了出來,走過客廳,看見媽媽的臥室沒有關門,我走了進去,四周看了看,並沒有發現什幺可疑的東西,我拿開枕頭發現藥瓶還在,藥粒也沒有變少,看來媽媽這段時間真的沒有服用,想起剛才的電話,我不由得開始擔心起來,我悄悄把藥瓶放回枕頭,想了想剛才媽媽的電話,突然想起那個同事一直在強調讓媽媽別忘了穿什幺衣服,是什幺呢,好像媽媽這兩個月時不時地有一些新衣服,以前媽媽從來不捨得花錢買衣服,我問媽媽,媽媽說是單位發的,不用花錢,雖然我不太懂女士衣服,但是感覺這些衣服都不便宜,做工都很精細,可能是單位效益好,連給幹部發衣服都這幺好,我並沒有多想什幺。

  我不由得陷入苦思,那個人到底一直在要求媽媽明天穿什幺呢?而且媽媽還很不好意思的樣子,奇怪,什幺衣服讓媽媽不好意思穿呢?想到這裏我打開媽媽的衣櫃,發現裏面都是媽媽普通時候的衣服和內衣,沒有什幺新鮮的,那些單位發的衣服都讓媽媽仔細的挂在衣櫃裏,都是很正統的外衣,沒有什幺異常呀?媽媽的胸罩和內褲由于以前洗衣服的時候我經常幫忙挂衣服,所以都見過,也都和以前一樣呀?

  我觀察了一會突然發現在疊好的衣服後面似乎有什幺方方正正的東西放在衣櫃深處,我把衣服輕輕的挪開了一點,發現後面有一個塑料袋,塑料袋裏面有叁個包裹著郵遞紙包裝的紙盒子,看上去好像是什幺衣服的包裝盒,我把這叁個盒子拿了出來,發現都是郵遞品,其中有兩個盒子是已經打開的,一個是沒開封的,我拿出那兩個開封的盒子一看,發現封面上都有個身穿性感內衣的美女,應該是模特,不過沒有媽媽身材好,模樣也一般,穿著的內衣款式卻都是十分暴露,看得我一陣臉紅,看樣子這叁件就是電視上說的情趣內衣吧?

  我看了看開過封的兩個郵遞紙盒上面的標籤日期,發現一個是兩個月前的,一個是一個月前的,難道以前晚上媽媽臥屋裏面傳出的衣服聲就是這兩個情趣內衣嗎?我不敢相信,我又拿起那個沒開封的紙盒,通過包裝盒表面的透明薄膜可以看見裏面是一件紫色的情趣內衣,但是不知道是什幺款式的,我發現上面的標簽是叁天前的,而且是從美國寄來的,上面都是英文,我的英文還不錯,上面的標注我都能看懂,我察看了上面的出售價格,生産地點,生産日期,公司名稱,最後發現確實是從國外寄來的,我的心裏不由得思緒萬千,誰會從國外給媽媽買這種情趣內衣呢?難道是那個打電話的神秘人?這件情趣內衣很貴,看來那個人應該很有錢,我很想把那兩件開封的情趣內衣拿出來看看,可是我又不會疊成原樣,萬一讓媽媽發現了怎幺辦?

  我正在猶豫的時候,突然發現洗手間的淋浴聲音消失了,不好,是媽媽要洗完澡了,我趕緊把這叁個包裝盒收到塑料袋裏放回原處,把衣櫃門關好後,我趕緊走出媽媽的臥室,看見洗手間門上的磨沙玻璃隱現出媽媽那婀娜嬌美的身影,看來媽媽在擦乾身體,我趕緊回到自己的臥室,把門微微的開了一條縫,偷偷的觀察客廳的情況。

  過了一會,洗手間的燈光一滅,媽媽裹著浴巾從洗澡間走了出來,濕漉漉的黑髮散落在白皙的肩膀上,嬌嫩的臉蛋飄著一絲紅潤,翹挺的鼻尖一層細細的香汗,未笑生情的大眼睛,再加上右眼下外側的媚痣,清秀大方的媽媽是越看越美豔,那牛奶般光滑的身體雖然被浴巾緊緊著裹著,雪白的乳溝仍然顯示了媽媽雙乳的驕挺,兩個乳頭在胸前的浴巾上尖尖的凸起,看到這裏我立刻感覺渾身滾燙滾燙,口乾舌燥的,奇怪,我怎幺會有這種感覺呢?可是我卻無法控制這種感覺。

  此時媽媽把客廳的燈關掉後走回了自己的臥室,隨手帶了一下門,不過力量很小,門並沒有關死,可能是媽媽覺得我已經睡著了,就沒有在意這個小細節,我悄悄地走了出來,來到媽媽的臥室門口,因爲客廳的燈都關掉了,客廳很黑,正好方便我行動,我緩緩的打開一絲門縫,往屋裏看去。

  因爲開燈的臥室光線較強,客廳是黑的,所以站在亮處的媽媽是不可能發現暗處的我蹲在門縫處偷看的,此時媽媽裹著浴巾正站在床前似乎在想著什幺事情,突然好像想到了什幺,媽媽那驕豔的臉上紅了起來,搖了搖頭,然後走到床前從枕頭下拿出來那瓶快要吃完的避孕藥,沈默的看著手中的藥瓶,不知道在想什幺,我發現媽媽臉上的紅暈越發變深了,媽媽慢慢的把藥瓶放回了枕頭下面,順勢坐在床頭,似乎又神遊天外了,只見媽媽的表情一會羞澀,一會猶豫,似乎想到了什幺事情?媽媽的雙腿又開始不由自主地來回摩擦起來,绯紅的臉龐嬌豔欲滴,我從來沒見過媽媽這種表情,看上去和剛才打電話時的表情有些像,剛才對方到底說了什幺讓媽媽那幺興奮呢?

  看到這裏,我不由得擔心起來,媽媽爲什幺把避孕藥拿起又放下?難道媽媽在猶豫吃不吃避孕藥?剛才在電話裏當那個人提出要求的時候,媽媽好像說過最近不是她的排什幺的話?我不知道什幺意思,不過似乎是因爲這個排什幺不在日期,媽媽就不可能會懷孕,想到這裏,雖然不知道這個排什幺是什幺意思,我猜到只要這個排什幺不到日子就不會懷孕,我鬆了一口氣,不過剛才媽媽又好像說下個星期就是。。。

  我又開始緊張起來,接著我又想到,剛才媽媽把避孕藥放回去,爲什幺要放回去?!叁天後那個人就回來了,我不相信媽媽會出軌,但是如果是真的。。。

  我是說如果是真的話,那媽媽不吃藥會不會出事呢?如果媽媽真的不吃藥的話,那我該怎幺辦呢?我的手不知不覺地緊握起來。

  過了一會媽媽又把藥瓶拿了出來,似乎一直在猶豫什幺,一幅很擔憂的神情,我感覺媽媽似乎有些不想吃避孕藥,好像期待著什幺?媽媽幾次都想把藥瓶放回去,可是手伸到一半又停住了,就這樣擡起又放下,我的心也隨著媽媽手的動作起起落落,緊張得不能呼吸。

  媽媽,你不能這樣呀,你不是還有小峰嗎?你不是最愛我嗎?就在我內心掙紮的時候,媽媽這時轉頭看向了放在床頭櫃上的我的照片,媽媽的眼神很溫柔,媽媽似乎下定了什幺決心,從瓶子裏拿出一個藥粒,放在嘴裏,拿起了放在床頭櫃上的純淨水杯,慢慢的把藥粒嚥了下去,看到這裏我不由得鬆了口氣,看來媽媽的心裏還是有我的,緊接著心裏就像刀絞一般,媽媽吃了避孕藥,無疑就證明了我內心深處不願承認的事實,如果沒有發生那種事的話,爲什幺要吃避孕藥呢?

  想起剛才媽媽猶豫的樣子,這種矛盾的心情讓我痛不欲生,看來媽媽對那個人已經有些沈迷了,不然怎幺會猶豫再叁呢?不行,我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我一定要把媽媽救出火坑,媽媽的身體是神聖不可侵犯的,絕對不能讓別的男人玷汙,我要保護這個家,保護爸爸,最重要的是我要保護媽媽,媽媽是屬于我和爸爸的!直到永遠!

  吃完避孕藥後,媽媽摸了摸發燙的臉蛋,腿也不來回摩擦了,媽媽突然打開床頭櫃的抽屜,拿出了一盒抽取式面巾紙,從裏面抽出了四五張,看到這裏我不由得好奇起來,媽媽拿紙幹什幺?只見媽媽把那幾張面巾紙疊在一起,看起來很厚,媽媽右手拿著面巾紙,左手突然把浴巾下邊挽了起來,露出兩條勻稱的小腿,媽媽要幹什幺?

  我的心突然急速跳了起來,雖然我不知道媽媽要幹什幺?但是我即緊張又期待媽媽的動作,難道我會看到我不該看到的東西嗎?媽媽由于是坐在床上,角度是側對著這門口,我只能看見媽媽靠外側的右腿,靠裏側的美景都被擋住了,媽媽的浴巾漸漸越挽越高,露出了兩條牛奶般光滑的大腿,這時已經快挽到胯部了,我的心隨著浴巾的挽起高度慢慢提到了嗓子眼兒,難道我能看到媽媽的。。。

  !!!

  這時浴巾一直挽到大腿根的位置時停了下來,媽媽往床中央挪了挪,左手按在床上支撐著身體,媽媽的兩條光滑白皙的大腿呈八字撇開,兩條均勻的小腿輕輕的踩在床上,右手拿著面巾紙從從兩條大腿中間伸了進去,,似乎在擦著什幺?隨著右手擦拭的動作,每擦一下,媽媽的身體就會微微抖一下,櫻桃小嘴也微微張開,驕紅的小舌頭輕輕頂住牙齒,皓白的貝齒在燈光下閃爍的潔白的亮光,似乎要發出什幺聲音,但是又被壓抑住了。

  媽媽到底在擦什幺呢?我這個角度被媽媽外側的大腿擋住了,只能在大腿根處看見媽媽的右手背若隱若現的上下擦拭,好像媽媽在擦拭兩腿之間的部位,難道那裏就是女性的私處?!我從來沒有見過女性的私處是什幺樣子的,我只知道我現在腦子一片空白,心髒隨著媽媽的手慢慢起伏急促跳動,我此刻真是心急如焚,可是就是沒辦法看到實際情況。

  媽媽的動作突然停了,將浴巾放了下去,坐直了身體,把右手從兩腿之間拿了出來,此時我看見媽媽右手中的面巾紙在燈光的反射下看上去好像吸收了一些透明發亮的液體,這是什幺液體?尿?不對,不可能是尿,尿也沒有這幺少,而且尿應該帶有顔色,此時面巾紙上的液體看起來不太多,很透明,而且看上去還有些粘稠,液體上還沾有兩根烏黑打卷的毛髮,那是什幺?那是媽媽哪裏的毛髮呢?還有那些液體到底是怎幺回事?難道與剛才媽媽拿著避孕藥想的事情有關係嗎?爲什幺那時候媽媽的雙腿老是來回摩擦呢?到底媽媽在想什幺事情呢?還有那些液體是從哪裏流出來的呢?

  媽媽把面巾紙扔到牆邊的紙簍裏,站了起來,來到大衣櫃打開門,從裏面拿出了一件白色蕾絲胸罩和一件白色棉質內褲,隨手就扔在床上,此時媽媽的目光似乎被什幺事物給吸引住了,我知道,媽媽看的那個方向正是放置那叁個情趣內衣的位置,媽媽輕輕的將那個塑料袋拿了出來,從裏面拿出了那個沒開封的情趣內衣包裝盒,看著裏面那件紫色的情趣內衣,媽媽不由得發起呆來,臉上也生出一絲殷紅,玉手在盒面上輕輕滑動著,似乎在猶豫要不要開封拿出來,難道媽媽要穿上嗎?不,媽媽是不會穿這種暴露的內衣的!絕對不會,可是,另外兩件開過封的情趣內衣是怎幺回事呢?這時我突然想起了以前媽媽打完電話後從臥室裏傳出來的衣櫃聲音,難道就是那兩件開過封的情趣內衣嗎?媽媽如果穿上它。。

  。。。。我趕緊搖了搖頭,強行壓下這個讓我産生罪惡感的念頭。

  看了許久,媽媽輕輕的歎了一口氣,又將包裝盒放回塑料袋,重新放到大衣櫃的深處。剛才媽媽並沒有碰另外兩件情趣內衣,難道我剛才的猜測是錯誤的嗎?對,一定是錯誤的,媽媽怎幺會穿這種衣服呢!我輕輕的鬆了一口氣,但是叁天後呢?我不敢再繼續往下想。

  媽媽把大衣櫃的門關上,然後轉身來到床邊伸手拿起了白色蕾絲胸罩,難道媽媽要開始穿內衣嗎?可是浴巾裏面應該都是光的!難道媽媽現在就要在我面前脫掉浴巾?!我從來沒有看見過媽媽赤裸的身體,那是我的媽媽呀!我有一些惶恐但是又很緊張,我想走開可是雙腿卻紋絲不動,我不知道爲什幺,我要走!我不要看!那是我的媽媽呀!我不能看!腿你倒是動一下呀!!!雖然我極力要擡動我的雙腿,可是身體卻背叛了我,我的眼睛睜大大的望著媽媽的一舉一動。

  媽媽左手一邊用小拇指勾著白色蕾絲胸罩,一邊用另外叁個手指抓住浴巾非常快的往下一拽,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兒,我只來得及看見媽媽那兩個粉紅櫻桃般的乳頭在我眼前一晃,臥室裏的燈光突然消失了,燈光消失後光暗的反差讓我眼睛産生了強烈的不適應感,看著屋裏有些模糊,原來媽媽左手取下浴巾的時候,右手就伸到牆上關燈了,在拉下浴巾的一瞬間,燈也關掉了。

  眼睛逐漸適應黑暗以後,讓我隱約能夠看見一些事物,透過窗簾,薄薄的一層月光照在媽媽那潔白無瑕的身軀上,在幽暗的月光反射下,媽媽的胴體看上去白嫩如霜,晶瑩剔透,就像是仙女下凡一般,驕翹的乳房閃爍著凝脂般的亮光,由于月光被外面建築物遮擋了一部分,只能照在媽媽的上半身,下半身由于沒有光亮讓我無法看個真切。

  媽媽把白色蕾絲胸罩輕輕的戴上,略微調整了一下位置,讓媽媽那深深的乳溝在月光的籠罩下格外顯眼,然後走到了床頭,坐在床上,此時月光已經照不到媽媽的身體,我只能在黑暗中隱約看見媽媽那輕盈纖細的身體輪廓,媽媽調整了一下坐姿,把兩個玉足慢慢穿過白色棉質內褲,由于穿內褲時媽媽需要將大腿彎曲,微微張開的兩個大腿之間,隱隱約約有一小塊緊揪揪,黑幽幽的毛團從我眼前一晃而過,我感覺全身的血液都湧到了頭部一般陣陣發暈,等我回過神的時候媽媽已經把內褲穿好了,媽媽轉身躺下蓋好了被子,整理了一下還未乾透的秀髮,安逸的閉上了眼睛,看上去就像童話中的睡美人一樣唯美,恬靜。

  過了一會從床上慢慢傳出了媽媽那輕勻的呼吸聲,我知道媽媽已經睡著了,我慢慢得把門關上,悄悄地走回自己的臥室,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避孕藥,神秘電話,紫色情趣內衣,沾有透明晶瑩液體的面巾紙,還有那一小塊緊揪揪,黑幽幽的毛團就像幻燈片一樣不停反覆的在我眼前閃過,讓我精疲力盡,卻沒有一絲的睏意。

  叁天,只有叁天時間了,叁天後那個人就會回來,我該做些什幺呢?我又能做些什幺呢?我爲什幺這幺沒用?!我爲什幺這幺弱小?!爸爸!!告訴我!我應該該怎幺做才好?!爸爸!!你說話呀爸爸!!爸爸。。。。。。

  在昏昏沈沈之中喃喃的喊著爸爸,帶著深深的疑問,我疲倦得睡著了。。。

  第四章 第二次鈴聲

  時間總是在不知不覺中就流逝了,這兩天,媽媽仍然照常上班,下班回家做飯,我放學回家後,除了集中精力準備期末考試,再就是暗中觀察媽媽的日常行爲,那個電話這兩天沒有再來過,媽媽的舉動也依舊如昔,就好像什幺事情也沒

  發生過一樣,只是每天晚上媽媽臥室傳出來的藥瓶開蓋聲音證明媽媽開始持續服用避孕藥了,由于臨近期末考試,學習的重擔讓我暫時忘記了我不能忘記的事情。

  第叁天晚上,媽媽仍然在客廳看電視,我寫完作業後,在自己臥室電腦上調試財務軟件,馬上就要完成了,我的心情特別高興,我想以後就算是軟件沒有獲獎,做個軟件工程師也不錯,聽說這個工作工資很高,足夠養活我和媽媽了,有我在,媽媽也可以不用上班了,天天在家爲我做好吃的!天天陪我聊天!天天和我……

  嗯?奇怪?我都想些什幺呀?爲什幺我想到的都是我和媽媽的事情呢?哦,對了,一定是媽媽太勞累了,我是媽媽的兒子嘛,當然關心媽媽啦!所以首先想到的就是我和媽媽兩個人在一起的事情喽!嗯,沒錯!我要永遠和媽媽在一起不分離!

  不過想起剛才的夢想,如果都實現了,那該有多幸福呀……嗯!我一定要讓媽媽幸福!一定!!!

  我對我和媽媽以後的未來充滿了憧憬,我實在是太興奮了,忍不住笑出了聲。

  [ 呤呤呤呤……]

  突如其來的鈴聲把我一下子從幻想中驚醒了過來,就像是一塊大石頭突然砸在了平靜的湖面上,讓我的心裏猛得激靈了一下,由于快期末考試了,繁忙的學習任務和接近結束的軟件調試壓榨著我所有的精力,讓我都快忘了兩天前發生的事了。難道又是那個神秘電話?!我的心一陣發緊。

  媽媽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向走廊走去,走到我臥室門口的時候媽媽還往我這裏看了一眼,看我仍然關著門,讓媽媽安心了不少,我悄悄走到門口偷偷開了一條縫,因爲我的臥室靠向走廊的位置,所以把門打開一點就能看見走廊的情景,媽媽此時已經坐在高台椅上拿起了電話。

  [ 餵……你回來了?] 誰回來了?是那個人嗎?!

  媽媽的聲音並沒有故意壓低,可能是因爲剛才路過我的臥室時看見我的門是關著的,以爲我聽不見吧,媽媽不知道我就躲在門後面。

  [ 嗯……我吃過了。] 好像是問媽媽吃沒吃飯。

  [ 不行,都這幺晚了,你自己去吃吧。] 難道是想讓媽媽陪他吃飯?不過我知道媽媽晚上不喜歡出門。

  [ 你就沒安好心,我才不信呢。] 媽媽驕嬌地說道,讓我很不舒服。

  [ 不行,我不會出去的,你自己去吧。] 我就知道媽媽不會出去的。

  [ 明天?只能聊一會呀,你上回答應我的,不許反悔,正好我也有一些帳務需要整理一下。] 難道媽媽明天真的要晚回來?

  [ 我不想穿,那幺難看……我知道別人看不見,可是……] 穿什幺?是上次說的那件事嗎?難道說的是那件紫色情趣內衣?!

  對方電話裏似乎一直在強調什幺,媽媽的臉色好像因爲什幺事情很爲難的樣子。

  [ 我知道上回答應過你,不過……] 媽媽話還沒說完就被對方打斷了。

  [ 你怎幺還提這事?我都說了不會爲你……算了,我穿你該滿意了吧?不許再提那件事了,聽見沒?] 對方好像對媽媽說了什幺事情?媽媽馬上又同意穿了,到底什幺事情讓媽媽比穿情趣內衣還要擔憂?

  [ 我還沒打開看呢,不知道什幺樣子?] 似乎在問媽媽那件內衣怎幺樣?媽媽穿上那件紫色情趣內衣是什幺樣子的呢?我想一定會比包裝盒封面上的女模特更好看吧?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當年袁姐        情人的同事閨蜜被我玩       跟女同事保持了一段情        女同事晚上發騷       一見锺情的處女同事
暑假破處        我和初戀情人的難忘初夜        大老闆小明星        我和媽媽的一次體驗
我是這樣面試成功的      


f o r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