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0发布:

上了妹妹的肉穴,又上了母亲的双穴

精彩内容:

今天大一的我,每天晚上都得騎車去國中學校載妹妹回來,妹妹在國中當糾察隊,每天下課都穿著一件類似交警的亮光被背心,在學校附近的大馬路口,幫忙指揮交通,雖然都事一些小巷口,不過晚上車流量大,那些國中生晚自習完後,都六點後了,而妹妹正是糾察隊帶頭的隊長

因爲怕妹妹回家晚,所以衰的是我這課少的大學生,本來妹妹都會自己一人走回來,不過最近聽說附近有襲胸之狼,所以在老爸的壓力下,我必須每晚騎著十分鍾的車程,去接妹妹回來。每當晚上要打副本跟團,卻只能無奈的去牽車。今天液如往常一樣,雖有不爽,不過路上還是罵了老爸一聲髒話。
不過隨著半年過去了,我也習慣這每天接送的生活,甚至開始漸漸的前移默化,把妹妹當作是自己的情人那樣,可能因爲我沒交過女朋友吧,正值血氣方剛,每當肉棒癢起只能上網看看情色影片,自己打槍結束。但隨著單獨跟妹妹獨處的時間變多,我們兄妹兩人也開始談心,我不知不覺的開始迷戀妹妹,更開始了我的亂倫之路。

我開始上網看那些兄妹強姦的影片,看著論壇上的亂倫文章,想像自己的妹妹是故事中的人物,這讓我興致勃勃,開始越來越刺激這亂倫情感,我每次意淫妹妹在我床上,被我下體一直猛撞肉臀,插的肉穴淫汁四濺,讓妹妹叫的一聲比一聲大,隨著意淫的快感,讓我每次射精後都得到那種禁忌般的爽感。

我想學那些亂倫文章一樣,不過看看現實生活中,埃,還是算了吧。小說總是美好,裏面的妹妹哪個不是童顔巨乳,看看自己的妹妹,身高160,長像也可愛,帶著一副眼鏡,穿著打扮只能說是清純女生那樣,不過我還是想要跟妹妹亂搞,但我知道不太可能,而妹妹從小對我不錯,,朋友情人般的貼心。

就說身材還好,不過那種自然女生的妩媚嬌柔、輕聲細語,都能讓人心曠神怡,是個人見人喜歡的人。今天早來了,我在路口等著妹妹指揮交通,我看著妹妹的模樣,妹妹一頭短髮,眼鏡不知道何時換了細黑框眼鏡,胸部其實很大,只不過被背心給蓋住,穿著一件珍珠白長裙,腳上則是普通學生鞋,手揮舞著那交通棒,閃爍的紅光把妹妹的鵝蛋臉,照的滿臉通紅,看的我整個傻在那邊。

妹妹叫到「哥哥,發呆阿」,我這才趕緊起身,發現自己竟然盯著妹妹看到出神,妹妹朝我走過來說「一直盯著我這裏看,是等的不耐煩」,我趕緊說道沒有這回事,而起身時剛剛意淫妹妹的畫面,讓我肉棒整個鼓起工作褲,正好被妹看到,妹妹看到笑說「在想甚幺呢? 看到那些國中妹妹,就在想色色的事阿」,笑的妹妹那張粉唇微開,臉頰上一對小酒窩馬上呈現出來。

妹妹就這張鵝蛋臉的酒窩最迷人。我感到一陣臉紅尴尬,好歹我也是個大學生了,對于這種比較黃腔的話題,比較沒啥顧慮,我隨口說「怎可能。」,妹妹把指揮棒敲了我頭一下,說我講話不叁不四,笑著要我幫她拿一些東西到學校裏放,我馬上擺出心不甘情不願的表情「唉呦~就走就好啦」。

原來每天那些義工們的背心和交通棒,都會先放在警衛室,不過最近老是不見,搞得必須每天收集整理好,在拿到學校的另一棟大樓的教室裏放,妹妹是因爲是糾察隊的隊長,所以擁有鑰匙,之前都是警衛幫她拿,不過今天那警衛跑出去摸魚,妹妹見我挺閑,所以叫我幫忙。我抱著一箱裝備,走過圍牆旁的機車棚,繞到小梯上的門口,妹妹開了門,裏面雖沒開燈,不過藉著操場上的大聚光燈,也讓教室裏還算看得清楚,不過那是從裏面往外看才清楚,外面到裏面的話,那因爲玻璃的反光,還有昏暗,啥都看不清楚。

我以爲這教職員房間就是擺這拉,正要隨地一放的時候,妹妹說「還沒到呢?」,看到妹妹在往裏面走,將牆上的一個木門打開,裏面是個小倉庫,放滿學校的東西,我只好哀叫幾聲以表抗議,倉庫上一盞白光燈,裏面還有兩張學生桌併成的桌子,我把那裝備擺在地上,妹妹則說是「辛苦你拉,走吧」,甜甜的聲音讓我只好沒法生氣。

晚上我看著亂倫文章,想像妹妹的模樣,繼續套弄著陰莖,突然我想到那間小倉庫,心中一股淫念而起,而腦海裏盡是我將妹妹壓在那倉庫裏,跟著妹妹做愛。當我射完精冷靜後,想想應該是可行的,就開始我的姦妹計畫。我開始每天陪妹妹去那倉庫,觀察時間地型,等到都掌控狀況後,我才想著下一部計畫。

我先不停的性暗示妹妹,開始跟她討論有關情色的問題,妹妹一開始很驚訝,不過隨著我的唬爛技巧,還是願意跟我聊,我都趁去那小倉庫時,假裝在倉庫門口休息,跟妹妹有一遭沒一遭的瞎聊,妹妹一開始害羞,不過我一直問,妹妹老是打太極,還說我怎幺變這幺色。我看妹妹被我又問又說,講的面紅耳赤,好不嬌羞的模樣,更是想把妹妹那對豪乳,在教職員是裏面不停的搓揉,而意外的那天就這樣來了。

那天外面下了點雨,我正好他媽衰小車發不起來,拿了兩支雨傘說要給妹妹,本來想裝勇,想說雨小,但又怕妹妹感冒,所以在路上急急而行,當我一如往常的抱著紙箱走去進倉庫時,突然雷聲作響、閃電交加,我腦海不停的飛轉著各種亂倫情結,我看妹妹因爲月事剛結束沒幾天,身子還有點疲倦,我說「雨這幺大,撐傘也是淋濕一身,不如晚點走吧」,妹妹坐在倉庫門口的教職員椅上,憑著倉庫裏的一盞白燈透射門口,我看著妹妹那假寐的臉蛋,那頭短髮的右邊浏海,被妹妹整個用手撥到耳後,而露出一對玉頸,身穿一件女學生襯衫,把那對豐滿乳房凸顯出來,一雙黑色半透明絲襪,從那長裙裏深了出來,妹妹翹了個二郎腿。

眼睛閉起的說「打通電話聽之一下家裏吧,這雨不知下多久呢…」,我心中狂喜,報備完後,我故意蹲坐在門邊地上,眼睛盯著看那裙底風光,可惜太按啥都看不到。妹妹瞇眼發現我的視線,急忙罵到「你在看那裏阿?…」,我趕緊起身,雙眼瞪著妹妹,心想過了時間後,這次機會或許就沒了,下一次不知又要等到何時。

我走向妹妹,把半軟肉棒鼓起的工作褲,趁妹妹又閉上眼後,我用下體蹭了一下妹妹臉蛋,妹妹睜眼看了一下,擡頭看著我,滿臉驚恐,我直接把那半軟肉棒挺出褲口,把工作褲拉鍊打開,讓肉棒從內入體露出,就在妹妹臉頰旁邊,非常之近。妹妹已經驚訝的說出不話來,看著我那半軟陰莖,慢慢的 頭,最後撐開包皮露龜頭,妹妹說「妳在幹嘛阿,快穿好褲子,你到底想幹嘛!!」,我雙手強壓妹妹的頭,硬是壓盡我跨下,右手壓著妹妹後腦,左手扶住肉棒根處,拍打著妹妹的嘴、鼻、臉,讓妹妹聞著龜頭腥臭的氣息。

妹妹掙紮掉我的壓制,喊到「你在這樣亂來,我要叫人喔」,早在之前警衛的作息我早就摸清楚了,今天星期五晚上,警衛這時候都會跑去網咖吹冷氣打遊戲摸魚,妹妹看我這樣,開始怕了起來,我開始跟妹妹拉扯,硬是拉進小倉庫,妹妹不停的掙紮狂叫,我順勢把倉庫門關上,整個聲音傳不到外面走廊,雨聲又這幺大,就算有人在教室門外,也很難聽的清楚。

在拉扯中,我在地上硬是把妹妹的短裙給拉掉,妹妹下身剩下絲襪和一件白色內褲,妹妹哭著說「你別這樣,我是你妹阿…這是亂倫阿」,我氣喘籲籲,把自己的褲子脫了,而上衣也被我拖了,好熱,想不到全身都是汗,我挺著肉棒朝妹妹走去,這個小倉庫多大而以,妹妹只能往那桌上擠,我說「妹…讓我爽一次好嗎,我好久就想要妳了,我好癢喔」,妹妹捲曲的身子說「癢不會自己解決喔,還敢對我這樣,爸媽知道不把你打…阿!!!」,話說沒說就被我壓在桌上,硬是把妹妹兩腿扳開,妹妹的雙腿不停的動,我先把妹妹的雙手抓得死死的,硬是全身壓在妹妹身上。

開始亂親那對嘴唇,妹妹滿嘴口水,我吸的好滿足,而肉棒蹭著妹妹內褲私穴,我故不得妹妹願不願意,好想插入,妹妹的身子和屁股在桌上,兒雙腳在桌下,指妹妹上身一起身,就被我重壓下去,反覆幾次,妹妹和我都氣喘籲籲,而妹妹的雙手從推打,亂抓,漸漸有氣無力。跟我想的一樣,月經完後的幾天,果然比較疲勞。我看折騰差不多了,把妹妹的白色內褲脫下,在燈光下姦看著妹妹對這身體,妹妹臉側著我,不願意看我,眼角都是淚,而那頭短髮散亂,襯衫早已經被我亂拉亂扯的整件歪掉,露出白色胸罩,我雙手抓住胸前的襯衫,大力一拉,扣子劈啪霹啪的拉斷,露出那對雪白乳球,乳溝深、奶球圓,忍不住雙手玩弄,肉縫的小穴有點粉紅毛少的,不過陰毛很濃,我把胸罩整個往上拉,頭往胸前,開始吸允玩弄那乳房。

妹妹雙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推著我的胸部,哭著說「這是亂倫阿…等等時間太晚爸媽會來阿,到時候你就…嗚」,我故不上這幺多,拉著妹妹的頭髮往下扯的說「妹,你也不希望家庭破碎吧…,還有媽媽、爸爸阿,你不想要看到他們傷心難過吧?」,妹妹看著我,啜泣說「你威脅阿我,你以爲這次我讓你這樣對我,我不會對別人說嗎?」,我先強吻了一口妹妹的嘴唇,在說「妹…求妳啦,就一次拉,之後我保證都不會在這樣了拉…給我啦」,妹妹兩手用力推了我胸口一下,說「你還敢這樣..」,我也不管了,把妹妹兩只大腿抱在桌子上,肉棒頂著肉穴口,妹妹右手不停的推我的腹部,扭動屁股說「住手拉…不要在這樣啦…被爸媽知道你會被打死啦..嗚」,我說到「你不說、我不說,誰知道阿?」。

顧不得妹妹願不願意,往前一擠,手指摳著小穴,慢慢的動了起來,妹妹嬌喘一聲說「你會後悔的…」,我開始加快速度,妹妹因爲剛剛打鬥的掙紮,所以身體還是很僵硬,肉穴因此很擠很緊,可是沒多少液體,我吐的一點口水抹在手上,慢慢的抽動,又在陰蒂上逗弄,慢慢的小穴漸漸濕潤,過了十分鍾左右,妹妹全身一陣抽續,喊著「啊…」我猜她是高潮了。
這時候我肉棒靠近妹妹小穴用力一挺灌進去,妹妹大叫的一聲「痛阿…!」這時候我抱著妹妹肉棒我就瘋狂抽動,這種強姦的快感,加上我對妹妹 意淫的幾千次的亂倫,兩者相加,那真實的畫面,現在就在我眼前,妹妹就在我前面,妹妹被我被操啜泣聲不斷,一直叫罵我著我說沒良心,居然強姦她,竟然對她做這種事,我一直強調說妹妹太迷人了。

而妹妹隨著我的抽插,雖然是抱著姿勢幹她,不過身體的反應,那小穴又開始漸漸分泌淫液,讓整肉壁又開始黏糊糊的,隨著妹妹的肚子,有節奏的夾擠這我的肉棒,我不停的稱讚妹妹肉穴,妹妹要直叫我不要講,她說她不想聽,我就是偏要說這些變態的話,刺激妹妹,讓她的良知隨著身體上的快感,慢慢的消失,這就是我的計畫。

我學A片那樣,把妹妹的雙腿兩只往左扳,兩只雪白大腿夾在一起,彎曲起來,而屁股則側著我肉棒,這種抽插方法不同于正堂體位,龜頭和肉棒摩擦肉壁理的角度不同,讓妹妹的陰到摩擦産生另一種刺激。幹的妹妹到後來只能悶吭,在倉庫裏被自己的哥哥侵犯,那種不甘心,任那個妹妹都會覺得這是丟臉,不能說出來的事。

肉穴給我的的刺激感太大了,我不停的抽動,扶著妹妹的蠻腰,整個書桌隨著妹妹屁股被我撞動,而搖晃了起來,那啪啪啪聲,還有私處的撲茲聲,我一個緊緊抓住妹妹的短髮,用力一拉,妹妹痛的整個身子緊縮了起來,全身酥軟時,被著拉頭髮的痛楚,讓身體緊繃了一下,陰到肉壁夾的更緊,妹妹看著我喊說「不準射在裏面!!」,我感到龜頭一陣酥麻,我故意挺更進去,抖了幾分鍾後,那股濃精,全部都在妹妹的子宮裏,妹妹子宮也射出一陣陰精,全身攤軟,我放開妹妹的頭髮,妹妹只能哭說「你這…你這…」,在也說不出話來。

過了良久,我看著妹妹肉穴裏頭出來的精液還有處血,妹妹扶著桌子站了起來,問我說有沒有衛生紙,我急忙去門外教室找一包,獨自一人在門外,讓妹妹在裏面擦拭著下體,穿了衣服,整理的了一下。走出來瞪著我,我看妹妹沒說話,就默默跟在她後面,看著妹妹的背影,剛剛就在倉庫裏被我硬上了,老實說有點後悔,妹妹回到家中推說雨大,所以晚回來,而因爲下體的疼痛,所以走起路來有點怪怪的,不過爸媽已經在睡了,所以不知情。

雖然整個時間很短,沒四十分鍾吧,不過還是讓我第一次嘗到女人的快感,我算準妹妹的個性,妹妹絕對不會說,還有身爲女人的矜持,這種亂倫之事,連她自己都不敢想,如同我猜測,兩天過去了,妹妹還是跟平常一樣,不過看我的眼神已經變的很冷淡了,星期一晚上我又去接妹妹,妹妹看了我一下,說她自己去倉庫就好了,雖然妹妹這幺講,我還是偷偷的跟在後面。

趁妹妹放好後,我突然出現在妹妹身後,妹妹嚇了一跳說「你還要這樣…妳要我拆穿你做的好事?」,那眼眶紅了,鼻子酸了,我看的余心不忍,雙腿一跪,大聲的跟妹妹忏悔,妹妹先是看了我一下,最後心軟說「起來吧…你就是這樣亂來」,我看妹妹氣消,就開始下一計畫。我開始講笑話給妹妹聽,讓她開心,妹妹好像知道我真的認錯了,也漸漸的不提這件事,我開始肆無忌憚的亂摸妹妹,先牽小手、摸屁股、親一下臉蛋,都是趁去倉庫的時候才這樣,在家裏絕不對妹妹亂來,妹妹一開始還有躲、閃、甚至罵,到最後,也懶得抵抗了。

那次強姦過後,我開始要求妹妹替我縱慾,妹妹不肯,我說性慾強,妹妹不幫我出出火,我怕我對妹妹又強迫你做不願意的事,妹妹凹不過我,就開始在倉庫裏任我操幹,妹妹說不能內射,我也只有戴套。
有次我在家中,妹妹六日去學校糾察隊開會,我忍的難受,看父親不在,媽媽蹲在廁所裏洗衣服,媽媽蹲下把那對屁股整個擠出一個桃子型狀,穿的一件短褲,我看的肉棒發癢,偷偷的敦在母親身後,把肉棒從母親青蛙腿張開的肉穴下方,擺在上面摩擦,嚇的她轉頭看我。
「你要幹嘛!」
我要母親繼續洗,母親那洗的下去,對我叫我滾,我不依,雙手揉捏乳球,自己腰動起來,磨蹭肉棒,母親嚇的站起來,我把廁所關上,跟她說「爸爸不在,你幫幫我,不然被人發現了..」,母親看著我的肉棒,不說話,我不管母親,拉著她的手幫我套弄,母親套了幾下,不願意,洗了手走了出去,我看怎這樣,急忙把母親拉回來,把門鎖上,母親說「你到底要幹嘛!」,我說我肉棒脹的難受,幫我...,我把母親的頭壓下來,母親不肯幫我吹,用力反抗。

我把肉棒挺到母親嘴邊,母親看著我,還是不張嘴,妳在不快被人發現就完了,我自己來,到時候妳痛我也不管了,母親身子震了一震,想到被強我插肉穴的畫面,只好不甘願的張開嘴巴,開始吸允,那種恥辱,被人家從高處看著,很丟臉。我的肉棒母親口裏吞吐,我不停說用舌頭,母親終于開始像吃冰棒那樣,一直上下吸我陽具,嘴角還流了一點口水,整個陰莖的都是唾液的光澤,隨著母口腔的熱度,還有舌頭的摩擦,那嘴唇吸允的強度,跟插妹妹小穴差不多。

此時我拔出肉棒,自己套了幾下,射在母親的臉上。之後,在浴室母親開始讓我亂來,不是被我摟在以上,吸吮乳房,讓她用成狗爬式捏那屁股,並脫掉她內褲,舌頭舔弄她的小穴,她嘴巴緊閉,整個淫水氾濫下體,這時候我肉棒從母親背後插了進去,開始對我母親侵犯,母親被我幹到翻了白眼她也高潮了一次又一次,濃濃的精液從小穴中流出來。之後我更得寸進尺,在家裏只要母親獨處,母親總逃不過我的騷擾,我趁母親不注意時,把兩手伸進衣服裏面,在廚房裏搓揉著巨乳,母親怕被看到,只能默許我的騷擾,我不停的用肉棒蹭母親的美臀,甚至還要母親學A片那樣,在餐桌下替我吹,當然是沒人的時候,我件件的覺得口交不過瘾了。

我開始在家強插母親肉穴,在學校倉庫用舌頭舔妹妹蜜穴,舔的妹妹淫水直流,讓我指交高潮無數次,每次爽完都比較起妹妹還是母親的表情那個美,反正她們就是滿臉通紅,好不害羞,直到一天在家我幫母親用手指到潮吹後,我把母親摟在身上,把母親全身上下都舔了一遍,包拓肛門跟蜜穴,嘴裏的舌頭懂了開始跟我舌吻,我看差不多了,兩手掐著母親的屁股,我坐在椅上,讓她屁股翹著,肉縫屁眼整個露出,我把她的淫水塗在屁眼上,肉棒慢慢的插入屁眼,痛的的母親咬牙切齒,我要母親忍一下,我開始慢慢的抽動,母親也開始呻吟起來,不過那種扭屁股的模樣,讓我覺得很爽,我加快速度,全身抖動的加速肉棒摩擦直腸,讓母親不停的呻吟,爽的全身無力,最後直接射在屁眼裏,她也直接潮吹,屁眼緊箍肉棒,感覺太爽了。

後來有一次跟母親幹弄被妹妹發現,叁個才一起,這一年來,我總共姦淫母親妹妹無數次,每天都趁那短短的導護義工時間,找母親跟妹妹叁人開倉庫的偷情,我在燈下從後面猛幹妹妹的肉穴,用狗爬式的幹妹妹跟母親,一次又一次的的把她們弄成我的女人,我已經把妹妹母親當成自己的,後來爸爸因病去世,我們叁個直接了當同床,每當大學朋友說交不到女朋友,或者說女朋友不給他碰,我都暗笑,殊不知,家裏母親妹妹就是我最好的兩個情人,從倉庫到家裏,我在家中趁著家裏沒人,找母親跟妹妹床上不停抽插,當你們只能看A片打手槍,我卻有二個可以爽的母親跟妹妹,讓我大學四年,滿足的過的每一天,因爲母親早早就結紮了,所以我不帶套,可以中出,不過妹妹就要戴套了。
我去母親妹妹閨房,然後叁人到在床上,看著母親跟妹妹吹著我的肉棒,我有時候抱著母親的身體抽插,有時候用狗爬式幹著妹妹,母親跟妹妹是我永遠的女人,我自然還有母親跟妹妹這兩個美人兒。母親雖然年紀大了,不過那種熟女風味,被我以前調教的性技巧,依然讓我射了一次又一次,我們叁人從沒對任何人說,這種亂倫關析,讓我更是性奮無比。